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们盟主一身正气[穿越] 顾青词 > 十六章

十六章

小说:

我们盟主一身正气[穿越]

作者:

顾青词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7

十六章

新年第一天一大早,阿阮拎着热水敲开了容真真的门,发现容真真竟然罕见的赖床了,他走上前去轻手轻脚的把热水放下,缓步踱到床前。

容真真昨天守夜大概是太累了,眼下有些乌青,轻轻地打着小呼噜,在静谧的屋子里听来像是小猫的声音,跟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相差很大,很少能看到他这么安静乖巧的模样。

燕阮的目光在容真真英俊的面上缓慢的扫过,最后在他露在被子外的脖子上停留下来。

就算是武林绝顶高手,他的脖颈也会和普通人一样是致命之处,他只要伸出手在这个地方轻轻一掰,这个所谓的盟主会在睡梦中就悄无声息的死去。

只要他现在就出手,反正容真真睡得太沉了,压根不会有警惕心。

容真真的手藏在袖子里微微的动了动,似乎真有那么点想动手的意思。

他的眼神沉下来,终于伸出一只手慢慢地向床上沉睡的青年伸去,握拳成爪往他的脖子上招呼。

“盟主,您要起身吗?”

阿阮轻轻拍了拍容真真的被子,小声的问道:“天都亮了。”

容真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瞧见是阿阮后松了口气,懒洋洋的说道:“是小阿阮啊……昨夜不是说了让你今早好好地在房里休息,不用来伺候吗?”

阿阮低头羞涩的挠头:“可是,小的已经习惯每日早起服侍盟主了,到了点自己就醒啦。”

容真真轻笑,大早上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低沉的笑声在屋内听起来很有环绕音效,磁性的声音非常动听。

“现在什么时辰了?”

阿阮乖巧的答道:“快巳时啦。”

卧槽都要九点了?

容真真瞬间清醒了,他自打穿越后被容玉捡回家,每日严苛打骂逼着习武后就再没有超过六点起床,这还是第一次睡到这么晚。

他急急忙忙的站起来穿衣服裤子,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督促他练武早起,但已经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一时半会儿改不掉。

“盟主,您今日还习武吗?”阿阮把热水倒进水盆里,回头问道。

“不了吧,今日怎么说也是过年,不练了。”容真真穿好自己的衣服后熟练地走到脸盆前,豪迈的稀里糊涂照着自己的脸就是一顿搓揉,毫不怜惜自己的脸被搓红,仿佛那就是张牛皮纸。

阿阮在一边看着都替他疼,尽管看了无数次盟主大力搓脸,还是有那么点不习惯。

容真真洗完脸和脖子后又仔细的用盐水刷牙漱口,最后舒服的叹了口气,看到阿阮在一边用乌溜溜的大眼盯着自己看,忽然轻轻一笑,一把拉过阿阮的小手半抱自己怀中,坏笑着问道:“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阿阮被他半抱在怀里,不安的挣动两下,最后还是没敢大动作,却害羞的低下头。

容真真觉得逗弄阿阮真是一件特别好玩的事,他就喜欢这种纯良小白兔害羞挣扎的样子,显得自己像个小流氓。

他在阿阮鼻尖点了点,然后松开他的手回身撅着腚在床上摩挲找着什么,把后背这个致命弱点暴露在阿阮面前。

燕阮气疯了,他最讨厌容真真这小流氓调戏自己,偏偏还每次都不能拒绝,眼见着他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干什么,他就后悔刚才自己一时鬼迷心窍竟然放过他没有把他掐死,不如趁现在就把他弄死好了。

容真真似乎是找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笑眯眯的对阿阮招手:“阿阮,过来。”

他的语气并不算轻佻,反而有些不易察觉的温柔在里头,阿阮不自觉的就照着他说的那样走了过去。

“手伸出来。”容真真神神秘秘的,“快些。”

阿阮懵懵懂懂的也照做,把自己白净的手伸出。

“哟,你这手看着可真娇嫩,伺候我可惜了。”容真真调笑着,然后从背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小锦囊放到他手上,笑着说:“这是给你的压祟钱。”

“压……压祟钱?”阿阮有些茫然,显然不懂这是什么。

容真真以为他没收到过这样的东西,便笑着说道:“是啊,往年每家的孩子过年的时候都会收到长辈给的压祟钱,寓意平平安安又能过一年。”

“我家没有什么小孩,我小时候也就是叔父会给一些,后来我长大了就给弟弟妹妹发,现在你是我们家最小的,又对我照顾的尽心尽力,自然也该有。”

阿阮愣住了,他看着手心里沉甸甸的红色锦囊,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他们西域自然是不过什么春节的,他也从没有收到过这样包含深远祝福寓意的红包,这是第一次。

“打开看看吗?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容真真挠脸,有些不确定的说,“反正我们家萌萌就很喜欢,每次都缠着我多要些。”

阿阮听话的低头拆开锦囊红包,打开后提起来将里头的东西都倒出来,是几颗胖乎乎圆滚滚的金花生金瓜子,个个都做工精致小巧玲珑,金光灿灿的谁看了都喜欢。

“我自己做的,像不像样?”容真真说起来颇为骄傲自得,“从外头买的话还要手工费,我不如拿着金块自己打磨雕琢,不比外头的差。”

阿阮抬手轻轻地戳了戳那胖肚子的花生,仿佛好像能看到里头同样圆滚滚的花生仁,女子和小孩对这种精巧的小玩意简直爱不释手,他作为西域人,什么金银玉石没见过,可这金花生的确太讨喜了。

“真好看。”阿阮感叹道,这些金子怎么说算起来也有一两重,对一个小厮来说算贵重了,他有些心虚道:“可是盟主,这也太多了,小的不敢收。”

容真真浑不在意,“有什么不敢不敢的,你这小孩就是太拘泥了,跟我这么久都学不会放开,这里我说了算,我说你可以拿就可以,快收下,须知从我手里抠钱可不容易。”

阿阮见他这么说也不再推辞,高高兴兴的把那些金花生金瓜子又塞进锦囊中放进怀里,手脚麻利的给容真真系好披风。

他们主仆二人推开门,屋外正是艳阳高照,屋檐上的白雪因天气回暖而融化成水,沿着屋檐往下不住地滴落,容真真站在院中看了好一会儿,“过了今天,又是新的一年。”

“哥,新年快乐呀。”

他轻声呢喃的对着碧色晴空自言自语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句祝福是对谁说的。

走到大堂的时候,容雄飞他们已经坐下了,看起来应该都是刚起身,陆观云院中的那个老头正在忙着给众人盛饭,楚寒若带着三个弟子给大家发放新年符纸,象征一年红红火火。

“大哥!你可算来了!”容萌萌眼睛一亮,忙招手道:“有你的信!”、

这大过年的哪来的信件,容真真走过去接过容萌萌手中的信封,打开草草看完后脸都黑了。

“怎么了?”容雄飞有些紧张,“是不是哪里又出了大事?”

容真真烦躁的把信件扔到一边摇头说:“不是,柳寒月要来了。”

“寒月姐姐?”容雄飞马上就会意了,她同情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我看柳伯伯这是无论如何都打算把他的女儿塞给你了,干脆你就从了算了。”

“你懂什么?”容真真一脸便秘的表情,他现在就想收拾东西辞职跑路,信上说玉剑派柳掌门不日将携自己的几个儿女到盟主府上来拜年,彼此交流一下感情。

说什么来拜年,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还不是因为眼看着柳寒月都十八了婚事还是定不下来,他心里着急,想逼容真真应下来罢了。

“大过年的非得要给人添堵,一点礼貌都没有。”容真真有些生气,“谁家过年不想安生?”

“可是寒月姐姐那么漂亮,她可是武林第一美女呢!”容萌萌格外惋惜,“大哥你干嘛非要喜欢男人呀,寒月姐姐也很好啊。”

容真真阴森森的瞥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要是喜欢,你干嘛不娶了?”

“我还小嘛。”容萌萌理直气壮地说,“十七岁的少年人正是习武练功的好时候,怎么能儿女私情?我过完年还要去找人切磋过招呢,没时间谈情说爱!”

“蠢死你算了。”容真真拿了个水晶包塞嘴里骂道,“我看你就是被商淮那死狐狸给迷了心窍,你除了跟你那破刀有感情,你还能经得起谁忽悠?”

容雄飞幸灾乐祸的笑。

容真真下一秒就毒舌到她头上了:“还有你,你笑个什么?你很有脸吗?作为一个女人,十七了还没个女人样,你看看你身上穿的都是个什么?谁家女娃娃像你一样这么虎?我看你到了十八也是砸我手里的货,保不准将来你对象都要靠上山去绑一个回来。”

“要你管。”容雄飞不屑轻哼,“你还是想想过几日寒月姐姐来了怎么办吧,到时候别真给人逼婚成功了。”

这对兄妹感情好的时候称兄道妹亲热得很,不好的时候比仇人还不如,没掀桌子对打都是看在过年的份上。

陆观云安静的坐在一角喝粥,根本不关心桌上的争吵,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容真真,又想了想那柳寒月的模样,在心里暗暗地摇了摇头。

他二人,不合。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