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陈情之轮回 午后半夏 >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说:

陈情之轮回

作者:

午后半夏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3

听学还未曾开始,便先闹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是跟着金子轩一起过来的几个门生,竟然无缘无故的成了哑巴,其实最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蓝二公子给他们下的禁言术。

这几个门生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也没法子。

却万万没想到,这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却没解开,这才有些着急起来,金子轩更是亲自询问了蓝家现任的家主,泽芜君蓝曦臣。

对方摇头告诉他,这并非是蓝家禁言术所造成的,倒像是被人用灵气封住了嘴巴一样,只是这种法子,先前从未见过,他也无法解开。

于是乎,

金家的几个门生就这样成了不能说的哑巴,惹得其他世家弟子议论纷纷,都说定是平日里不修口德,如今才有这样的恶报。

“阿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解开他们身上的穴道?”别人不清楚,魏婴还能不知道吗?笑着问慕莲说道。

慕莲一想到金家,就是掩不住的厌恶,“我最讨厌金家的狗不分场合的乱吠了,所以就小惩大诫一番,等听学过后,他们的穴道就会自动的解开。”其实若是有可能的话,慕莲还真的打算让他们做一辈子的哑巴。

只是侧头看了看魏婴,还是算了。

魏婴听到慕莲这话,不由的有些咂舌,听学结束,那不就是最少也要三个月吗?

这可真是……自作自受。

知道他们并没有真的哑巴,魏婴很快就把那些人抛到了脑后去,冲慕莲撒娇道,“阿姐,我晚上想吃你做的莲花酥,还有麻辣水煮鱼。”

“可是我们采买的东西里,好像没有鱼。”慕莲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

魏婴顿时来劲了,忙道:“我已经查探过了,后山就有鱼,我已经和聂兄江兄约好,等一会儿就去捉鱼。”

“行吧,晚上就给你做水煮鱼。”慕莲点点头说道。

“果然阿姐最好了。”魏婴笑的灿烂,“那,阿姐,你能多做一些吗?我想带两个朋友过来。”

慕莲答应的爽快,“可以啊!”不过想了想,又叮嘱说道,“我记得蓝氏家规里,是禁止杀生的,等会你们去后山捉鱼的时候,记得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被阿湛给抓到,不然阿姐也不好包庇你。”

“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小古板抓到的。”魏婴拍着胸脯保证说道,仿佛是什么自豪的事情一般。

就这一点上,慕莲是从来都不担心的,阿婴他天资聪颖,这些年虽然贪图玩乐了一些,但在课业上,是从来都不松懈的,修习的春风化雨诀已经颇有火候,也不是她自夸。

同龄人之中,绝对没人能比得过阿婴。

哪怕是被倍受仙门百家赞誉的蓝忘机也一样。

……

魏婴前脚才离开,后脚蓝忘机也来了。

“阿湛,你来可有事?”慕莲在看到蓝湛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的。

她的这个未婚夫,诚然就像是魏婴所说的那般,是个顽固的小古板,蓝氏家规更是已经刻进他的骨血里,他们虽有婚约,但到底没有成婚,若是没事的话,他是断然不会主动来她的院子里的。

蓝湛捏着避尘的手,微微有点紧,抿了一下唇瓣,才开口说:“心中有疑,想要问清楚。”

“先进来吧。”慕莲虽然看着大大咧咧,但她心里跟明镜一样,转念一想,蓝忘机虽然不爱说话,但人其实是很聪明的,这个时候过来,怕是为了那件事。

果不其然,

蓝湛就是为了那几个金家门生而来的。

他问的虽然含蓄,不过慕莲答的却明白,“没错,就是我做的。既是这般不会说话,那就干脆不要说了。”

侧头看到蓝湛的眉头似乎微微的蹙了蹙,便又补了一句:“安啦,只是三个月不能说话而已,死不了的。”

蓝湛闻言,也没再开口。

慕莲实在有些不擅长应对蓝湛这种她说了十多句,对方才回几个字的性格,而她也不是蓝曦臣那个读弟机,能从蓝湛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知道他的想法,但若是开口赶人的话,似乎又有些不妥。

心下一时有些烦躁。

蓝湛悄悄的看了一眼慕莲,见她的眉眼间,似乎有一丝不耐烦,心下有点慌也有点委屈,嘴唇也抿了抿。

两人相对无言。

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眉宇间隐隐的委屈,心下有些纳罕,开口问:“忘机,你,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事。”蓝湛摇了摇头。

这个表情,怎么可能是没事。

蓝曦臣在心里轻轻的摇了摇头,只是自家弟弟既然不想说,他也不好勉强,只能转了话题,“你来寻我,可是有什么事?”

蓝湛便也把金家门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竟是如此。”蓝曦臣这才恍然大悟。

“兄长。”蓝湛想了想,开口说道。

蓝曦臣做为读弟机,秒懂了蓝湛的意思,含笑道:“放心,不会告诉其他人。“反正只是三个月,也算是小惩大诫了。

想了想,又说:”慕姑娘也是护着你。”语气微微带了些笑意。

听到这话,蓝湛的心绪一时乱了几分,耳尖也泛起一抹微红:“兄长。”声音里似乎带了些许讨饶。

“好了,不打趣你了。”蓝曦臣脸上的笑容比刚才绚烂了一些,说起来他也已经你很久都没有看到表情这样生动的忘机,果然,当初为他定下和慕姑娘的婚约,是对的。

慕姑娘的性格随性活泼,能言善语,和忘机刚好互补。

又道:“此次听学,魏公子也在,慕姑娘一时半刻,也不会离开云深不知处。虽有男女大防,但你和慕姑娘有婚约在身,适宜的去慕姑娘那边走动一二,也是名正言顺。”

他观慕姑娘对忘机虽好,但也只是把忘机当成朋友一般,并没有开窍,倒是自家弟弟……

“是,兄长。”

蓝湛垂着眸子,应答下来,虽声音平静,但越发绯红的耳朵,却昭示了他不一样的心思。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