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网王之当我成功嫖了凤凰以后 柚目有兮 > 第 18 章

第 18 章

小说:

网王之当我成功嫖了凤凰以后

作者:

柚目有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5

这一个新年,平等院凤凰是在南里家过的,晚上吃过荞麦面后,南里的父母便出门初诣——即为除夕夜钟声响起后,进入神社参拜,祈求新的一年全家幸福平安。

而平等院和南里,则出门去打了网球,也算是为新的一年庆祝一番吧,等练习结束后,南里看向正在喝水的平等院凤凰,“凤凰,明天一早去迎接日出吧。”日本的新年有着去海边或是山上迎接初日的习俗,人们相信,拜祭新年的第一次日出,自己的愿望就能实现,并能健康平安,得到新的灵气。

“那要早点起吧,”平等院凤凰笑道,“你能起来?”

“你不能喊我吗?”对于自己喜欢赖床的毛病,南里毫无办法,所以在这种时候依赖平等院是没错的。

“好吧好吧,真没办法。”平等院凤凰耸耸肩,“那就回去吧,早点睡觉明天就早点起床。”

第二天四点钟,平等院凤凰把南里喊了起来,两个人换好衣服去了神奈川的海边,来的有些早,海天连接的地方朦朦胧胧的,海风捎带着的凉意让两个人顿时又清醒了不少,附近的海滩也有很多人在等着日出。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天空似乎有点儿亮了。放眼望去,海天的连接处微微露出橙黄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橙黄色不断扩散,并越来越浓,当太阳整个浮出海面,绚烂的阳光照亮了蓝湛湛的大海,也好像照亮了每个人的内心。霎时间,那辽阔无垠的天空和大海,一下子就布满了耀眼的金光。

平等院和南里双手合十许下了各自的愿望,金发的青年很快便睁开了眼,除了象征性的祝福家人和朋友健康快乐以外,平等院没有任何其他想要许下的愿望,如果神明真的好用,那么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苦难了。

不管是夺取世界还是夺取人,平等院凤凰都希望靠自己的力量来实现。他深灰色的眸子映着身旁闭目的人,对方的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像镀了一层金光,寂光会许什么愿望呢?平等院凤凰有些好奇。

南里睁开眼,看向身旁的平等院,笑道,“闭眼的时候就感受到你的视线了,怎么了嘛?”

“好奇你许的什么愿望。”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吧?”南里无奈的回道。

“只要不是上天摘星星一类的,”平等院凤凰认真的看着南里,保证道,“你说出来,我就帮你实现了。”

“有关一个孩子的,”南里笑道,“我和妈妈过几天要去看望他,你要一起去吗?”

“好啊,反正没什么事做。”平等院凤凰耸耸肩,“只要不嫌弃我是个外人就好。”

南里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怎么会,凤凰怎么可能是外人呢。”他伸手拍拍平等院凤凰的脑袋,“我们是搭档啊。”

搭档吗?其实还想再进一步的,两个人同时在心里补充着。

新年过后,南里他们便去了东京金井综合病院,幸村精市的病房有些吵闹,带他们来的护士小姐告诉他们,这个孩子很受小孩的欢迎,所以经常有小朋友来找他玩,“好啦,不要在哥哥的病房里玩闹了,可以出来咯。”

一窝蜂涌出来的几个孩子差点撞到南里,幸好平等院凤凰反应迅速的把人拉过来,不然那个小朋友可能就被撞倒了,“一点礼貌都没有,瞎跑什么!”

“谢谢了,凤凰。”南里寂光被平等院压低声音的抱怨逗笑了,明明是很担心孩子被撞到,结果还要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来,未免太可爱了点。

幸村精市已经站起身迎接了,昨晚在电话里,妈妈有说过南里家会来探望,说起南里奈和南里寂光,幸村精市还是很有印象的,因为双方的妈妈很熟悉,所以连带着寂光都会经常来做客,他小时候还是很喜欢这个哥哥的,不过对方国一的时候搬家,他就再没见过了。

“小精市越长越帅了,四年没见,都已经这么高了啊。”南里奈很热情的上去抱了一下,转瞬间的拥抱既不过分亲昵也消散了四年没见的生疏气,幸村精市笑容加深了些,“南里阿姨,寂光哥哥......”他看向跟在南里寂光旁边的金发青年,不知道该称呼什么。

平等院平时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因为南里在旁边,所以凶悍就收敛了不少,他开口介绍着自己,“平等院凤凰。”

“是我的双打搭档,”南里笑道,“精市,新年快乐,这是年玉~”他将事先准备好的压岁钱拿了出来,白色的纸包上印着漂亮的鲤鱼旗。

“非常感谢,”幸村精市接过长辈递来的压岁钱,“寂光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年前回来的神奈川。”南里寂光笑道,“不过之后还要回京都上学的。”

“这样啊,能回来就好,”幸村精市坐在病床上,视线看着手里拿着的年玉,“是京都的牧之藤吗?”

“嗯,是牧之藤。”

“一直听说那里高中部的网球很不错。”幸村精市打起精神,“如果我身体好的话,一定会和哥哥打网球试试看的。”

“是很严重的病吗?”平等院凤凰突然就开了口。

幸村精市抬眼看了看平等院,对方眼睛里带着些许审视的意味,看上去格外的不好相处,不过幸村只是笑笑,“是神经炎的病,经常会身体发麻而已。”其实不能说而已,有时候病发,疼的就像是全身被碾压一样。

“无药可救了吗?”

“凤凰!”南里皱眉打断了平等院凤凰的话,“你在说什么啊!”

“医生说可以做手术试试看。”幸村精市撑着笑容,这个他并不认识的人恶劣的揭开了他的伤疤,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风凉话呢?

平等院凤凰拍了拍南里的肩膀,“你跟阿姨出去,我和他聊两句。”他轻声哄着自己的搭档。

“你要聊什么?”南里警惕的看着平等院凤凰,对方现在身上的恶劣已经快要实质化了,“精市是病人。”

“我知道他是病人啊!”平等院凤凰推着南里出去,“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很想和这个小弟弟聊两句,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不发脾气,不打人,放心吧!”

你倒是知道自己的缺点,南里寂光抱臂看着关上的病房门,冷哼一声,南里奈有些担心,“凤凰他想和精市聊什么?”

“没事的妈妈,你放心吧,”南里寂光安慰着妈妈,“凤凰他知道分寸的。”真的知道吗?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凤凰平时开导人非打即骂,牧之藤网球部的人都被他骂怕了,希望他不要这么对待精市啊......

在外面等了一会,平等院凤凰就把门打开走了出来,见到南里的脸色,他有些嫌弃,“好啦,你冷着脸做什么?我还能打人吗?”

“精市,凤凰对你说什么了?有没有打你骂你,你和我说。”南里寂光没有去管平等院凤凰,而是上下打量了幸村精市,少年穿着病服有些纤细,不过没有什么异常。

“呵呵......没事的,”幸村精市笑道,“平等院前辈没有做什么,只是和我......”诡异的停顿后,幸村继续说道,“和我讲了讲道理......”

“你看啊,我是那种粗鲁的人吗!”平等院有些委屈的把南里扯了过来,“我现在又没拿球拍,想打人也找不到道具嘛。”

“网球拍又不是用来打人的!”南里这才松了口气。

等告别了幸村精市回去的时候,南里还是好奇的问了出来,“你和精市到底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啊,”平等院耸耸肩,“就是告诉他夺取世界的觉悟而已。”

“夺取世界?”

“是啊,没有觉悟怎么夺取世界!我还蛮欣赏那个小子的,”平等院凤凰掏出手机,“今天下午去找种岛吧。”

平等院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在南里面前提到种岛的名字,要知道,以前他都很看不顺眼嘚嘚瑟瑟的种岛修二,仗着一个幼驯染的身份就以为能和他这个双打搭档平起平坐,别做梦了!

“喂,种岛,下午滚出来打网球。”

昨晚熬夜拼了一个海船模型,种岛修二其实现在还在被窝里躺着睡觉,但是平等院的电话谁敢不接,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种岛修二还是拖着入江奏多打着哈欠找到了平等院凤凰。

“什么啊,不是打网球嘛,干嘛要来我们立海大的校门口啊?”种岛修二懒懒散散的看着立海大的校门。

“是啊,平等院,”入江奏多也很意外,“来立海大做什么呢?”

“凤凰说要把立海大的国中网球部打一遍......”南里寂光轻声解释道。

平等院凤凰哼了一声,“走了,打网球去!”

所以说,我们立海大的后辈们是怎么惹到牧之藤的猛兽的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