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鬼舞辻富江[综鬼灭之刃] 海忱鬼 > 血鬼群栖(十三)

血鬼群栖(十三)

小说:

鬼舞辻富江[综鬼灭之刃]

作者:

海忱鬼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4

富江完全没有掩饰的想法,理所当然地就说出了答案,还一副等待夸奖的模样。

蝴蝶忍的嘴角抽了抽,原本紧张的心情也被她这么一句话搅合没了。

尽管富江说的是大实话,可谁会相信这样一句看似自恋的话就是导致整个蝴蝶屋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都精神萎靡的罪魁祸首呢?

因为过于迷恋她,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那得要是童话故事中有爱情魔药的黑魔女吧。

蝴蝶忍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不忍心拆穿富江,看见小姑娘正为此感到得意的样子,心中反而产生了一种慈祥的长辈滤镜,也完全忘了富江的年纪其实比她大(几轮都不止),而且已为人妇。

如果是以往,蝴蝶忍可能还会顺着她的话夸赞一下她,满足一下小姑娘,但现在情况实在是危急,她也只能叹了口气说:“那我再继续检测一下是不是有什么致幻成分……打扰你了,富江小姐。为了安全起见,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饮食哦?你也不用害怕,我一定会尽快解决的。”

富江歪着头眨眨眼,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她在说什么啊?什么致幻成分?富江疑惑地想。这倒是十分稀奇的体验……

在以往,无论究竟是不是富江的错,其他人都会在最后把所有的责任和罪过都推在她头上,就仿佛自己只是完全的受害者,所有的鬼迷心窍都是源于她的引诱。

真是可笑。

口口声声地骂着她是怪物,可究竟什么才是怪物呢?

人们总是把她称作为怪物,但在她眼中,普通人才是怪物,对强者卑躬屈膝,把弱者当作食物,不明白自己是何等的愚昧,只会羡慕别人,嫉妒别人,一直若无其事的背叛别人,这样的人不该被称为是怪物吗?*

富江习惯了被背叛,也习惯了在追究过错的时候被责怪,她知道蝴蝶忍是怀疑到了自己,原本按照她以往的经验,她又要经历一次死亡了,可蝴蝶忍的态度让她感到十分意外。

为什么会这样反过来安慰她呢?

她看着蝴蝶忍的背影,明明穿着那样如同蝴蝶翅膀般艳丽的羽织,性格却是相反的沉稳,明明身形比她还要矮小,年龄也比她小,却意外的能给人安全感。

什,什么啊,这种女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啊。富江下意识地伸手捧住了自己的脸颊,原本白皙的脸颊薄薄的染上了一层绯色,指缝间都能感受些微的热气。

她,她肯定没有自己受欢迎,长得明明也还算不错,到底是怎么会养成这样的性格的?

……也不坏就是了。

富江看着她要走,下意识地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蝴蝶忍疑惑地回头看向她,耐心地问:“怎么了?”

富江在伸出手之后就感到懊悔,但看着对方包容又温和的紫色眼眸,即便知道她可能对于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她以往见过的那些人看待她的眼光中总会投注着欲望、迷恋、憎恨、嫉妒之类的情感,而蝴蝶忍在注视着她的时候却只有平静。

但话语梗在喉头,她的手指紧了紧,最终还是小声开口道:“会被人憎恨的。”

蝴蝶忍听见了,却并没有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疑惑地“嗯?”了一声。

富江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蝴蝶忍听还是说给自己听了,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脸上又挂起了自己熟悉的笑容,她笑道:“不,没什么,我记错了。”

蝴蝶忍半知半解地点了点头,离开了——她还急着去检测那些生病的人的血液中是否有什么特殊成分,还要查出‘疫病’的源头呢。

富江一个人跪坐在原地,低垂着眼,半晌也没有动弹一下。

她早就习惯了孤独,也早就决定了要一个人过活。与其相信别人,又在将来可以预见的某一天被背叛,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孤身一人。

和她做朋友……是会被人憎恨的。

*

富江一回到自己的居所,就听说蝴蝶屋又来了几个伤患,听说还是新一期进鬼杀队,最近一段时间却风头十足的几位少年人。

她并没有刻意打听这些消息,但蝴蝶屋的那几个幼女护理人员却总是会跟她分享消息——毕竟其他人都很忙,来了新伤患就更忙了,如果因为闲聊而影响到别人的工作就不好了,只有富江最闲,可以听她们唠嗑。

尽管富江好奇心并不重,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倒还不如去溜达两圈。富江对于强者、地位尊贵的人、富有的人都很感兴趣,虽然这些小少年都不具备,但好歹也算是潜力股,去看看也无妨。

她收拾好了后就出门,到了少年人们在的房间门口。

富江敲了敲门,却并没有人应答,送来这里的伤患大多数都是重伤,否则在藤之家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再次起航了,想来屋内的人也是如此,不回应可能是仍处于昏厥状态吧?

没有人理会,她就直接推开了门,小心翼翼地朝里探头,却正好和一双蓝色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猪头人。

是不是人她不知道,猪头的下半身都盖在了被子下,只露出来一个灰色的野猪头。

大概是听到了她进来的动静,猪头还转头看向了她,两个大眼珠子直直的对着她。富江差点就要尖叫出声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再定睛一看,她才发现这个野猪头大概是个头套或者面具,里面装的应该还是个人类。

……什么毛病啊?富江心里纳闷,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习惯性地想要搭讪。

“为什么要戴上这种头套呢?”她走到床边,好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猪头人没有搭理她,富江嘴角的笑都变得有些僵硬了,但还是又问道:“真是厉害呀,你们鬼杀队的剑士,能在战场上表现的那么勇敢,我一直都很崇拜呢。”

事不过三,如果这个猪头人还不理她,她就走了。她富江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忽视过?!以往都是其他人上赶着只求多和她说一句话,这家伙倒好,一直都不搭理她,真是让人生气。

……还是说他其实是个哑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

富江在心里为他开脱的时候,他却下一秒就大声笑道:“哈哈哈!那是当然了!老子是最强的!”

富江:???这人有毛病吧?

虽然能从他的声音听出来他的确是个年纪还不大的少年,但是这性格怎么感觉有点弱智呢?

嘴平伊之助心里却没有想那么多,他最开始没有搭理富江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小嘴叭叭叭的有点烦,而且她的长相也让嘴平伊之助陷入沉思。

不如说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人都会让他恍惚那么一瞬间,并不是因为他有多颜控,只是因为他在那田蜘蛛山,濒死之际在走马灯里看到了一个美貌又温柔的女人。

他不记得那是谁,也不知道对方和他是什么关系,就连长相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模糊了,可在那时带给他的感触却仍旧十分深刻。

那是谁呢?……会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吗?但蝴蝶忍也很有可能……除了有点矮小这一点。

他的性格也真是显而易见,,只要夸他、顺毛摸就可以很轻易地赢得好感,富江又道:“这段时间您就好好在蝴蝶屋养伤吧,这边还有专门的复健项目呢,虽然受伤了可能做不到像原本那样好,但好好养伤就会恢复的。”

她以为自己是在安慰,嘴平伊之助反而被她这句话激怒,不服气地道:“老子当然能做到最好!别小看我,不然我把你□□摘下来!*”

富江的脸彻底冷了下来,她原本就是因为闲着没事干才过来的,好心安慰他却反过来被这么说,虽然能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不舒服。

这反倒激起了她的好胜欲,她冷笑一声:“就凭你?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不,连脸都不敢露出来,只敢缩在头套里的胆小鬼?”

‘胆小鬼’这个词也精准地戳中了嘴平伊之助的敏感点,他本就因为自己在那田蜘蛛山上的时候表现不佳而感到抑郁,现在被富江把整个伤疤都揭开来,在愤怒的同时又自责。

他本就容易中激将法,听到这话立刻坐起身,紧紧地咬着牙关瞪着她,一字一句犹如从牙缝中挤出来:“臭女人,和老子打一架!”

这女人刚刚和现在真是两幅面貌,上一秒还装得一副温柔的模样,现在就双手环胸一脸冷艳。而且她身上的斗气给他带来的感觉也有点不好……甚至是不详。

她的身上并没有杀气,却时时刻刻都像是在叫嚣着……

杀了我?

嘴平伊之助都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了。如果不是本大爷心智坚定,估计也要被这个怪异的婆娘迷惑过去。他心想。

打一架?你一个鬼杀队的剑士找一个柔弱无辜的美貌少女打一架?你怎么这么能呢?以己之长攻他人之短你也不害臊啊?富江难掩自己的一脸震撼,但也不想退缩,呵呵冷笑一声:“你怎么不来跟我比美呢?”

局势僵持不下。

“伊之助!”从门外冲进来的红发少年喝止,似乎是要劝架的架势,却还是没能阻止嘴平伊之助的动作。

他叫嚣着:“俺会怕你?!比就比!就算是这种软弱又没用的东西,老子也一定会赢!”他一把摘下了猪头套。

……草,还真挺美的。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