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寂寞的清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悔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悔恨

小说: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作者:

寂寞的清泉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1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最新章节!

许兰因洗漱完,带着赵星辰去了上房。

丫头刚把棉帘子掀开,许兰亭就跑了过来,笑道,“姐姐,你知道嘉嘉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她一直笑一直笑,问她,她就把猫娘亲和鸭娘亲举给我看,还使劲亲它们。”

闽嘉也走了过来,她一手举着大猫咪玩偶,一手举着大鸭子玩偶,笑得眼睛都弯了。她给许兰因示意着,嘴里还“啊”了两声。

许兰因明白了她的意思。

许兰因把几个孩子拉到罗汉床边坐下,笑道,“我知道嘉儿为什么高兴。因为他爹爹告诉她,她的娘亲是好娘亲,好妻子,她美丽,温柔,贤慧,知礼,还颇有学问……”

一旁的刘妈妈又凑趣道,“我家大奶奶还会弹琴,会做诗,是才女。”

许兰因又遗憾道,“若我早些跟她结识就好了,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手帕交。”

许兰亭又自觉搞明白了,赶紧说道,“我知道了,嘉嘉的娘亲是才女加美女。怪不得嘉嘉这么俊又这么聪明,原来有个那么好的娘亲呀。”

赵星辰要实诚些,问道,“嘉姐姐的娘亲那么美,有我姑姑美吗?”

刘妈妈笑道,“我家大奶奶跟许姑娘一样漂亮。”

赵星辰了然道,“哦,那的确是个大美女。”

这孩子真是养家了,真舍不得把他还回去。许兰因拎了拎他的小耳朵笑道,“你个小人精,还知道‘的确’,不简单呢。”

几人都大乐起来,闽嘉居然发出了“咯咯”的声音。虽然短促,众人都听到了。

饭后,许兰因似是跟刘妈妈闲聊,都是引着刘妈妈说安氏之前的各种好。刘妈妈已经知道大奶奶是被人陷害,也知道闽嘉喜欢听那些话,全都捡着好话说。

刘妈妈是闽府的奴才,调给闽嘉当乳娘的时候,安氏同闽户已经有了隔阂,又经常被大夫人找茬,几乎日日以泪洗面。现在想来,真是个可怜人。她想破头皮想着安氏的各种好,再夹杂着各种夸张讲出来。

加上许兰亭和赵星辰两个捧哏的,安氏的光辉形象越来越高大上。

只不过,那些陷害、报仇之类的话都没讲,那属于绝密,仅限于昨天在场的几个人知道。

闽嘉觉得幸福极了,她什么都不做,只看着许兰因和刘妈妈说话,小表情得意得不行。意思是,你们谁的娘亲都比不上我娘亲。

这一天在都欢笑声中渡过。华灯初上,闽户来了。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来,无颜面对闺女,也不好意思面对许兰因。但闺女不得不看,他还是厚着脸皮来了。

他又有了黑眼圈,神绪也不高。但看到笑得开心的闺女,还是强打起精神装作高兴的样子。

许兰亭和赵星辰向闽户汇报闽嘉今天两次笑出了声,说了好几个“啊”字。又汇报今天他们听了什么话,再一次讴歌赞美了闽嘉的娘亲。

闽户听得频频点头,不住地说,“我闺女真能干……嗯,她母亲非常贤慧,对的,是这样……”

爹爹又一次证明娘亲的好,让闽嘉高兴得有些手足无措。

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闺女,闽户心如刀割般难受。

饭后,许兰因带着掌棋同闽户一起去了外书房,给闽户催眠。

在外书房坐定,清风上了茶,见主子似乎有话不想让自己听见,就默默退下。

闽户昨天彻夜未眠。

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博学,多才,睿智,有众多好品质,还仕途顺畅,几乎得所有人赏识……可是,昨天他才知道自己就是个傻子,被一个内宅妇人牵着鼻子走了那么多年。他还辜负了最亲近的人,错怪妻子,忽视女儿,害得她们一死一病……

若不是许姑娘会催眠,让嘉儿还原那个真实情景,他会冤枉妻子一辈子,无辜的妻子还会永远背负那个骂名。

自己枉为丈夫,枉为父亲!

而且,自己最无能的表现还让许姑娘看到了……

他眼里盛满浓浓的哀伤,说道,“许姑娘,若是你能给我记忆重组就好了,我宁愿忘了这一切……”又摇摇头叹道,“记忆重组只是自欺人,不能改变事实,不能让人死而复生,不能抹去我犯下的错误。若我当初对安氏稍稍耐心一些,多听听她的感受,多安慰安慰她,她也不会活得那么辛苦和无助。遇到那件难事她不会马上上吊,会等到我回家,把真相告诉我,让我替他洗清冤屈……她那么决绝,一定是认为我不会信她,她百口莫辩……我为官几年,破了那么多桩案子,替许多人洗刷不白之屈,却让我的妻子含冤上吊。若不是许姑娘,屈死的她还会继续背负那份耻辱……我无能!我对不起诗诗,对不起嘉儿……”

安诗诗,是安氏的闺名。

闽户悔恨不已,掩面呜咽起来。

许兰因没有说话,是得让他多痛一痛。

闽户继续叙说着,安氏当初如何说小文氏对她的荷责,自己如何不相信,安氏如何越来越沉默,两人只新婚的一个多月琴瑟合鸣,之后渐行渐远……

随着闽户的描述,许兰因的眼前出一个满眼愁苦的美丽少妇,被继婆婆无故训斥,被下人鄙视,被丈夫无视,只得对着小小的嘉儿垂泪。在如花的年纪,那么屈辱地死去……

古代媳妇不易,古代豪门媳妇更不易,有个恶婆婆又不被丈夫理解的古代豪门媳妇就更更不易了。

闽户讲完了,才后知后觉自己是对着一个姑娘讲自己的“家丑”和“不堪过往”,自己还哭了。他羞得不好意思抬头,用手抚着前额,遮住自己的视线,也想遮住许兰因看到他的窘迫。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许兰因起身说道,“闽大人请倚在靠枕上,闭上眼睛,放轻松……”

许兰因这次把个人情绪带进了给病人的治疗当中,没有开导闽户。她虽然没有见过安诗诗,却实在是同情她。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