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振夫纲 芝士有营养吗 > 请一天假

请一天假

小说:

振夫纲

作者:

芝士有营养吗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2020-08-09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振夫纲最新章节!

“少爷,今儿个中午,有人在西街是要找一个书生。”此时仇富进来却是这么说道。

方戟一听整个人都是愣住,他早上刚刚下了套,然后让尤田和蔡贵准备说辞,再让仇富负责打听。

但是没想到这大中午的与兄弟几个喝酒吃肉的功夫,那伶花姬就派人来了。

这女人“急色”起来可比男人猛多了呀。方戟只能这么感叹一句。

事实上按照他的预计,起码得有两天才是。

“蔡兄弟。蔡贵?蔡贵!别吃了,干活!”方戟此时是催促了一句。

“不是,少爷,我这刚散下去的人手,你确定没问题?”蔡贵此时却是放下鸡腿,手往衣服上抹了抹,他是没想到少爷突然也转态了。

“打铁趁热嘛。”方戟却是笑道,此时是转头看着柴和。“柴兄弟,今日里发挥一把可有问题?”

“少爷莫要小看人,咱们这个勾当可不是得看即兴发挥嘛。”柴和此时却是笑道。“就是这事情莫要和我家夫人说,柴和虽不至于像尤大哥那般怕嫂子,但是也怕媳妇不让上床的。”

尤田原本喝着酒却是被“中伤”,此时是眼睛瞪大:“姓柴的,说什么呢!”

“这不实话嘛。”方戟此时也是笑了声,这富贵兄弟和柴和听了皆是大笑一声。

“少爷,你要这么说的话,你这几日被赵将军打了的事我可瞒不住了!”这尤田此时“气急败坏”,倒是开始爆料了。

一旁唯唯诺诺的武胜文看了却是眨巴眼睛,倒是没想到这些人这么虎。就是不知道等下他们这些人要做什么。

“好了,喝完这杯,拿下那个女人!”众人打闹完,方戟是端起酒碗,便是示意干杯。

武胜文也跟着举碗,但显然不胜酒力。此时方戟挽上了他的肩膀:“胜文兄弟既然决定跟我们的堆,今天就和我一起看看其他弟兄们的发挥就是。不过可不是做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别吓到了。”

“不瞒少爷,胜文虽苦读圣贤书,但是也喜读一些侠客的志异,并不迂腐。”武胜文虽然看起来胆怯,但是眼里却是有光。

“既如此,走着……”

……

西街。此时的柴和自然是打扮秀气,但是衣着上倒是差了些。剃掉了胡子看起来颇有几分玉面书生的意思。

而一旁表着的字,自然是出自武胜文之手。

尤田此时坐在对面的混沌店前,一边假意吃着混沌一边主持大局。

当然,此时附近的档口都是自己人,这些都是蔡贵的人发展的基业,同时也是为了这个时候“做大戏”做的准备。

至于仇富手底下的“小乞丐”,此时是有意疏导一些人群离开。只要见人上去要饭,臭气熏天的自会有大批人绕路走。

“尤大哥,那个就是打听书生的婢女了、”此时蔡贵经过,也是坐下叫馄饨,而后说道。

“倒是一个小丫头,好骗。让咱上吧。”这蔡贵倒是主动请缨。

“你?算了吧。说谎都说不利索。”尤田示意蔡贵坐下。

“等下看我手势,你就这么喊便是。”

此时撂下银两起身,摇晃着身子就是撞上了那个婢女。

“啊,对不住了姑娘,脚里打滑。”尤田此时倒是赶忙搀扶住这小丫头。

“没事,没事。”

“嗨,老田亏你还说地头蛇呢,自己地头都站不稳。”此时蔡贵却是喊了声。

而周遭的弟兄明显比蔡贵机灵,倒是连忙起哄笑了声。

尤田笑骂了几句,便是要离去。

这婢女听到这些人都与刚刚撞上的人熟悉,便是立马叫住他。

“大哥,大哥。”

“你叫我?”尤田知道这婢女上当,但此时回过身,却是指着自己有些疑问的样子。

方戟和这武胜文在二楼看得清楚,觉得这尤田倒是演技越来越好了些。

“大哥,你在这里很熟?”

“嗨,你看什么吧。”这尤田此时双手交叉在前,那是相当自信的样子:“像是这街上路过的人,我自然不熟,不过谁在这附近摆档子做小买卖倒是知晓的。”

这婢女听了明显是一喜。

“那大哥可知道一个书生,在附近卖字的……”

“卖字的?”尤田此时假意低头琢磨。“你说的该不会是贾书生吧?”

“假书生?”这婢女听了却是一愣。

“嗨,是姓贾的书生,不是假的书生。最近是有个书生来摆摊,但是我都和他说了,这里过路的都是粗人,俗人,哪懂这些,我觉得他迟早得饿死。”这尤田倒是一副八卦模样。

“那这书生在哪?”这婢女听到这里,琢磨着是书生都得去看看才是。

“在……嗨,在那最角落,一个书生脸皮薄,不像这些要生计的都抢了好位子。”

这也是方戟安排的细节,要给柴和赋予一种好欺骗的单纯书生形象。

此时这婢女谢过尤田,是愣自一人照着尤田说的,来到街角,是真的发现一个极不起眼的字画摊子。

此时表出来的多是字。至于画,则只有一副,就是刚刚武胜文“展示”才艺之时画的。

而柴和就是要做出刚画好的样子,把这幅画给挂上去。

伶花姬的贴身婢女显然是符合主子喜好的,自然是通晓字画,此时看到这摊里的一手好字已经是惊讶不已。

再看这幅画,那更是惊为天人。这画是那齐郑的《江山推画图》,在大魏圈子里可是很出名,画的难度一般,但是能临摹的好的却是极少。

“姑娘,是要买字?”

此时的柴和是表现的有些鼓起勇气问话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书生落不下脸面卖字画一般。

“是极是极。”婢女自是点头。

此时看这书生的容貌,这婢女已是有几分脸红。这书生倒是相当俊哩。

当然这婢女没忘了伶花姬的嘱咐,自是要问出那词的主人。

若是眼前这人那是极大可能了,这字和画水平都是极高的……

“那姑娘可要哪个?还是要贾某重新写?”

方戟听了倒是觉得这柴和颇为大胆,要是这女娃子真要他写,那就不好办咯。

当然方戟知道,这婢女会按照他说的做……

“想要公子写词一首。”

此时柴和提笔:“姑娘请说。”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