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靠穿书点科技树 姬宫湦 > chapter 020

chapter 020

小说:

我靠穿书点科技树

作者:

姬宫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2

而作为负责老师以及总教官的贺准,他翘着腿坐在无人机画面转播室就看得很开心了。

四十架无人机四十个屏,个个都是高清,足以涵盖学生能到达的所有区域,还有超能力波段监测器,可以准确监测到哪个学生使用了外放型能力。

“这个小组一出基地就分散了啊,头这么铁的吗?”站在贺准身后随手搭着椅背的军装男人看到某个转播屏上的画面,笑了笑。

贺准顺着这个人的话往那个分屏上看了一眼,随即了然地哦了一声,“是这个组的话,开局就分开行动也正常。”

“哦?”

那个军装男人——名字叫做季怀光,和贺准算是同一期的战友,只不过贺准在部队里待到退役后被征召到综大当了个老师,他则是早早地就往上升职调职到了这个山里的军事基地,现在已经是这个军事基地三个副基地长之一了。

“这个分组,我称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组。”贺准抬了抬下巴示意季怀光看,“那个随身带着条蛇的,是苗族那边来的,还有那个刘海挡住眼睛的女生,是个小神婆——不是迷信的那种,而是她的能力就是这种的;另外几个的能力还有皮影,二十四节气,针灸,傩舞之类的。”

说到最后,贺准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功能类的能力可真是多种多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啊。”

贺准为了安排训练,已经把每个学生的能力都分析过了一遍。

不过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组的分组还真是不是他故意这样分的,他分组比较随性,一般就按照名单几个寝室拼一下就成了一组,分到最后不知不觉就剩下来了这么几个人,他就索性把剩下来的几个人分到一起。

分完之后一看这能力——哦豁。

如果把梅谱也分到这组去,那这组就是真正的把这届新生里所有跟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关的能力都凑到一起了。真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组。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季怀光眼中闪过思索的神色。

正在贺准和季怀光谈论一开始就自顾自分散行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组的时候,其他学生那的进度也有了变化。

贺准不过是转了一下目光看了一下其他学生的情况,就发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放置的第一处线索已经被人给发现了。

“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快就找到线索了。”贺准嘀咕着把有情况的那个分屏放大。

分屏中显示的画面是有着猫耳猫尾的黑发少年在树枝间穿梭跳跃时,忽然在一根树枝上停住了。

他像猫一样微弓着背,轻盈地落在算不上粗壮的树枝上,稍微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抬起手臂从枝丫间的鸟窝里拿出一张纸条,展开看了一眼后面无表情地合上。

“这个是...强化四组的夏小猫吧。”贺准忍不住咋舌,“这都能看到吗?”

而就在此时,夏小猫就仿佛听到了他的话一样,忽然机敏地转动视线,对上了隐藏在树林间的无人机。

一双琥珀色的猫眼就这样出现在了无人机转播画面的屏幕上。

大体一眼看过去并不会认错这是人类的眼睛,但是细看会发现他的瞳孔并不是圆的,而是略呈现出一种纺锥形的竖瞳。

“猫的特性与特征啊...”贺准看着夏小猫看了一眼无人机后收回视线继续向前,敏捷地从这根树枝上跳到另一根树枝上,身影很快从这个无人机拍摄范围内消失。

具有动物的特征特性这样的能力,在超能力多种多样五花八门的现在其实并不算少见,但是也并不多见。一直以来都维持着一种不多不少的数目

猫化的能力比较泛型,赋予了他猫类的身体柔韧性和肢体强度,敏锐的听力,动态捕捉能力以及夜视能力,也算是一个实用性很强的能力。

而此时,另一边。

颜书正和队友一起往北边走,边走边注意着沿途的环境,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毕竟谁也不知道贺准老师是以什么样的形式藏线索的,又藏在哪里,多注意一下周围总不会有错。

就在颜书抬眼注意四周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树叶间很快地闪过去了一道影子。

因为那道影子实在是闪得太快了,再加上树叶的晃动完全是正常的幅度,看着就像刚刚有一缕风吹过去了一样,颜书一下子也没法确定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刚刚极快地从那片地方经过,还是自己眼花。

她迟疑地开口:

“是不是有什么飞过去了?”

负责信息收集的江自然慢了半拍地回过神,侧耳听了听之后给出肯定的答案,“是人。”

“...除此之外呢?”颜书少有地梗了一下,继续问。

江自然这才想了想,这才补上形容——不过大概是叫不出来人的名字,就直接用特征来说明了,“猫的耳朵,和尾巴。”

“哦!是那个夏小猫吧!”梨绘突然兴奋,“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已经没影了。”颜书回答了一句,目光忽然在不远处一棵树的树干上停住。

她凭借保护地很好的视力发现那颗树的树干上有一个小小的虫洞,洞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她走过去从那个小小的虫洞里抽出一张卷成一条的纸条。

展开。

小组成员们纷纷凑过来,接着都沉默了。

“...所以说为什么要用草书写啊,让我们连线索都看不懂对他有什么好处吗?这图的什么啊!”梨绘发出发自灵魂的疑问。

没错,正如梨绘疑问的那样。

这纸条上的字居然还是用草书写的!龙飞凤舞的样子像极了病历本上医生的字迹,只能勉强看出来这应该是四个字,具体的是什么就很难辨认了。

“后面那个字应该是天。”颜书用右手顺着草书的走势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动作最慢追上来的刘八卦在围成了一圈的人外努力让队友注意到他,颜书听到他的声音,把纸条递给刘八卦,“看看这什么字。”

刘八卦接过纸条,见大家都把目光转到了他身上,掩饰性地咳了一声理了理衣服,展开纸条,看清写在上面的字。

随后他忽然“咦?”了一声,眉头无意识地挑了一下。

“福地洞天?”

六脸懵逼。

福地洞天,原为道家语,指伸到居住的名山胜地,后多比喻风景优美的地方。——这是百科释义

放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就相当于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说。

“那就只能等别人找到然后抢了吗?还是说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姚瞬似乎也对这个信息有点失望的样子,

就在大家都挺失望的时候,颜书沉吟了一下之后问刘八卦,“能卜算吗?”

刘八卦摇头,“条件不够。”

颜书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们,接过刘八卦递回来的纸条收好,一锤定音,“那就继续往前走。”

“没错,卦在北,还没到。”刘八卦打起精神配合地说,心里还在思索着“福地洞天”这几个字到底代表什么。如果真的是毫无意义的,那就没有必要专门写这么一张纸条,还用不容易让人看懂的草书写了。

接着大家又往北走了一段路程,走了有一会儿,江自然忽然停了下来说,“前面有一条瀑布,还有五个人。”

随着他说明情况的声音响起的,是一声凄厉的呼救:

“救命啊——”

“救救我,救救孩子!”

这下都不用江自然说出瀑布那边的人是谁了,梨绘就直接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是韩跃的声音。”

“要过去吗?”梅谱问。

所有人都看向颜书,等她拿主意。

颜书默了默。

——因为有人动脑子拿主意搞分析,自己就索性不动脑子了——她的队友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也许先问了要不要过去,而不是直接就打算过去的梅谱还算是动了一下脑子,但是说实话...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四舍五入一下就相当于整个队伍就只有颜书一个人在全程动脑子。

...你们这个样子我就很想坑一手队友了啊。

在五双眼睛眼巴巴的注视下,虽然忽然心里有点不爽有点想撂担子,但是颜书忍住了,还是谨慎地分析起来。

按照江自然所说的,瀑布那边是五个人。

而每个小组的分组都是六个人一组,单单少了一个人就很可疑。这个救命声可能是陷阱,不见的第六人说不定就藏在什么地方把被求救声吸引过来的人一网打尽,就像一种颜书忘了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的,妖怪拟态出一个遇难的柔弱美女向路过的人求救,然后等人被吸引到附近时张开嘴一口吞下路过的人。

但是如果真的是有同学需要救助,那他们的迟疑就很致命了。

“走吧,保持警惕。”颜书只思考了很短的时间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姚瞬在颜书这样说了之后主动开口,“我先瞬移过去看看。”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