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离婚前隐婚热搜爆了 阿秦阿秦 > 5. 第五章

5. 第五章

小说:

离婚前隐婚热搜爆了

作者:

阿秦阿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28

两人逐渐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放好,除了日常用品之外,还有一些杂物。

谢钰元这次还带了几本书,还有下部戏的剧本。

卧室里也有一张书桌,他把书本、剧本按照大小严格对齐叠放,在桌子上放得整整齐齐。

傅权霄看到他的动作,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

他们放好所有东西,又把房间收拾整齐。

傅权霄在卧室环视一圈,看到一切都成双成对,拖鞋、水杯、衣服、鞋子,还有盥洗室里的毛巾、牙刷牙杯,他和他的放在一块,成双成对亲密挨在一起。

他们分居两年多,好久不曾这么亲密过。

真好。

这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外面院子里的灯都灭了,一片安静,节目组工作人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起器材,都回去休息了。

失去了收拾东西时弄出的物品碰撞声,也失去了两人收拾东西的到处走动声,卧室里突然奇妙地安静了。

有些奇妙的安静氛围,不是默然的沉寂,而是仿佛带着一丝丝欲言又止、欲拒还迎的暧昧。

他们都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要洗澡睡觉了。

使用同一间浴室,在一间卧室里。

同一张床上。

傅权霄的嗓子有些干,他看向谢钰元:“你……要先洗澡吗?”

“……好。”谢钰元不自在地避开傅权霄的视线,打开衣柜拿了睡衣等东西,进了盥洗室。

过了一会儿,傅权霄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淋浴声,想象着谢钰元此时洗澡的样子,他的脑中自动浮现出一些撩情的画面,呼吸开始急促,口干舌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傅权霄又觉煎熬,又觉享受。

仿佛很慢,又仿佛很快,他听到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下了,又过了一会儿,“咔哒”一声浴室开门声响起,他心中一跳。

谢钰元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

傅权霄看到他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睡衣柔软地贴服在他身上,整个人仿佛还带着沐浴出尘之后的湿润,散发着新鲜可口感。

他湿润的黑发上还滴着水。

傅权霄的目光忍不住跟随着那滴水珠,看着水珠一路顺着他线条优美的下巴、颈窝,滑过他精致的锁骨,最后落进隐见白皙的睡衣领口里面,隐入棉质睡衣深处。

傅权霄呼吸一重,放在桌子上的手微微半握成拳。

谢钰元拿毛巾慢慢地擦着头发,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的神经末梢下意识微微绷紧,像是无意间避开他的视线:“我洗好了……你去吧。”

傅权霄暗暗深呼吸了一下,克制地转过头,他声音沙哑:“好。”

谢钰元去角架上拿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吹风机的呼呼声中,他注意到身后的傅权霄很快进了浴室,稍微松了口气。

吹完头发,谢钰元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看了看床上,两个枕头,一套被子。

他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睡觉,而是坐在桌前看起了下部戏的剧本,写写划划,很快投入到剧本的研读中去。

傅权霄洗了个冷水澡,出来看到谢钰元在看剧本,擦着头发的动作不由顿了顿:“怎么还没睡?”

谢钰元停下笔,看向他:“还不困,我看会儿剧本,你先睡吧。”

傅权霄放下拿着毛巾的手,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快睡吧,剧本可以改天再看。”

见谢钰元还要拒绝,他看了眼床上,意识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又说:“我让他们再拿一套被子进来——我可以打地铺。”

谢钰元听他这样说,连忙说:“不用。”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家院,虽然水电网络等隐形设施都齐全,但地是泥土地,脏、硬,还有些坑洼,他哪能让傅权霄睡地上。

他收好剧本和笔,站起了身:“睡吧。”

傅权霄见他答应,松了口气,去角架上拿吹风机先吹头发。

谢钰元靠在床的最左侧,躺进被子里,这里的床单被褥都是新的,很干净,上面还有好闻的、晒过太阳的味道。

他平躺着,看到房梁上挂了一对小小的红色福袋子,耳边听到傅权霄吹头发的声音,没过多久,吹风机呼呼的声音停下,然后是它被放在角架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是走动声,接着是轻微的“啪嗒”一声,傅权霄关了灯。

谢钰元心跳停滞了一拍。

卧室里一下子全都黑暗下来。

他的呼吸不由有点紧张地变轻,然后感觉到黑暗中傅权霄走了过来,被子的另一边被掀起,紧接着床边一沉,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后,傅权霄躺进了被窝里,睡在床的最右侧。

他仿佛感受到属于对方强烈存在感的热意,无形中侵略了过来。

被窝里都变得热了起来。

非常安静的黑夜,两个人都没说话。

轻浅的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

谢钰元一开始还总是会感知傅权霄的存在,渐渐地,两人都没有其他动作,保持着中间隔着一道的距离,各自睡在床的两侧。

他的心跳渐渐平息,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他的确总是睡眠不足,平常拍戏赶行程,总是无缝进组,常常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还总是会昼夜颠倒。

这档综艺节奏比较慢,也可以规律作息,好不容易可以轻松一点。

谢钰元渐渐睡了过去。

傅权霄平躺着,听到谢钰元的呼吸变得均匀而轻缓,知道他睡着了。

又过了许久。

他等了半天,确定他睡熟了,放在被子底下的手,悄悄地往谢钰元那边伸了伸。

他碰到了谢钰元放在旁边的手,柔软微凉的触感。

傅权霄在被子底下试探性地、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然后心跳极快。

见谢钰元没有动静,他平稳了好几分钟,牵着他的手,扭头看向谢钰元,注视着他安静美好的睡颜轮廓,整颗心都柔软下来。

这样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小心地挪了过去,轻轻地轻轻地把他抱进了怀里。

空荡已久的胸膛,终于被填满了。

傅权霄不敢有其他动作,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

不知不觉,他嗅着谢钰元身上好闻的、初雪一样的气息,安心地睡着了。

.

第二天清晨。

谢钰元还没醒,迷迷糊糊的意识朦脓间,感觉好像有些不大对。

感觉很热,好像还有什么又硬又烫的东西在硌着他。

他的意识逐渐苏醒,有些迷茫地缓缓睁开了眼。

他第一眼看到了傅权霄俊美无俦的脸,闭着眼睛还没睡醒。

紧接着,他迟钝地感觉到自己的腰上被颀长结实的手臂牢牢环抱着,隔着睡衣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手臂上结实的肌肉,热度源源不断地传到他腰上的那一小片肌肤上。

还有那滚烫地抵在自己大腿上的——

谢钰元条件反射地一惊,本能般地推开傅权霄,立刻坐了起来。

傅权霄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正隐隐约约做了美梦,突然感觉一股力道把自己推开,他一下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懵了一会儿。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