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我靠怼人成为最强 甜禾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小说:

[综]我靠怼人成为最强

作者:

甜禾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22

花奈子和白兰从便利店走出来。

“啊,棉花糖简直是人间美味。”

花奈子看着抱着三袋棉花糖吃个不停的白兰,颇有些无语。

“你不嫌齁吗?”

白兰摇摇头,“花花要来尝一尝吗?这个蔓越莓新口味真的很好吃。”他用那吃过棉花糖变得更甜腻的嗓音开口。

花奈子看了眼递过来的棉花糖,拒绝了对方,“你自己留着吃吧。”

白兰脸上那惋惜的神情看的花奈子颇有些无语。

你那一脸我错过了人间至宝的表情是什么鬼?

刚刚在与那位林太郎先生分别后,白兰就捂着自己的肚子说自己快要饿出胃病了。

港真,我又不是没有给你吃东西,要这么可怜样吗?

在花奈子好脾气的询问他想吃什么后,对方喜笑颜开:“棉花糖。”

呵,棉花糖。

棉花糖能顶饭吗?

“如果不吃棉花糖,我大概就要在这个清晨死去了。”白兰低头,长长的眼睫颤动不停,嗓音里充满了失落。

或是因为外国人的原因,白兰的肌肤很白。甚至都有些苍白了,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

倒像有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样。

花奈子微蠕嘴皮,还是带着对方去买了几袋。

棉花糖而已,她还付得起钱。

在看到对方挑了最贵的棉花糖品牌后,花奈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方:“你还真是会挑啊。”

对方回了花奈子一个无辜至极的纯良表情。

结账的时候,花奈子心简直在滴血。

听着耳边吧唧吧唧咀嚼棉花糖的声音,花奈子微微有些烦躁。加上彻夜的通宵,使得她现在有些太阳穴酸胀,脑袋里嗡嗡响。

她抬头揉了揉太阳穴。“如果你没有什么想吃了的话,就跟我去警局叭。”

白兰愣住,捏在手里的棉花糖掉落在地上都浑然不知。他张张嘴,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要丢下我了吗?”

那双平日里泛着狡黠的紫琉璃眸子此时里面布满惊愕与难过。

花奈子仿佛看到白兰的身后有一对耳朵耷拉下来,尾巴也垂落一副丧气的样子。

就像是个被主人抛弃无家可归的丧犬。

花奈子定定的看了对方一眼开口,“但是你也不可能在我家住一辈子的,白兰。”

她理性的分析着,“我们也不是很熟,你也不能一直这么下去的。”粉色的眼眸直直看着对方,“你还有家人。”

白兰没有说话,只是棉花糖的袋子被他捏的褶皱不堪。

“去了警局我会跟警察解释一下你不是偷渡黑户的。”花奈子低头顺了把自己鬓角处的头发,不再去看对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

之后,白兰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跟在花奈子身后,一直到警局门口。

警察抬头看了眼沉默的白兰,“所以这是你在河边捡到的?”

“嗯。”花奈子看了眼白兰,继续跟警察聊天。“他所有的东西都在来的时候被小偷**走了。”

警察怜悯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白兰,指着表格右下角:“小姑娘你签下字吧。”

花奈子弯腰在纸上签出自己的名字,起身看向白兰嘱咐道:“应该过不了多久,警察就会联系你的家人的。”

走出门的时候,花奈子顿了下,“以后你会觉得什么都比不过家人的,那么再见。”

白兰睫毛轻颤,看着花奈子渐渐远去的背影,眸底涌动着暗流。

花奈子走出警局深呼出一口气,总算是解决了一件心头惆怅的事情。虽然这样对白兰的理想不太好,但是他也不可能在没有证件的情况下在横滨活下去啊。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对方刚刚那被抛弃可怜的样子,花奈子停住脚步。脸上的笑意减淡,心底涌上异样的情绪。

干嘛那么可怜啊,明明他们也是刚认识不是吗?搞得自己好像是个渣女一样。

花奈子摇摇头,将那些情绪压下去。还是回家睡一觉和甜心多聊聊天好了,毕竟自己回来一趟也不容易。

就在花奈子向前迈步的那一刻,

砰——

身后的警局突然炸裂开来,熊熊火焰燃烧不断将警局吞噬掉。热浪向花奈子袭来,花奈子被这一冲击怼的向前好几步。

“唔……”花奈子稳住身体向后看去,“到底怎么了。”在看到警局的惨状后,花奈子瞳孔瞬间缩小。

眼前闪过白兰向自己递棉花糖的样子,对方讨她喜欢的笑容在花奈子眼前碎裂化为光点消失。

似乎以前也有过这样熟悉的一段场景。

冉冉升起的火焰,路边被轰炸成废墟的店铺。数不尽的车辆玻璃在瞬间崩坏碎裂,地上缓缓流淌的血液,人们悲痛欲绝的哭喊声。

场景卡带,最终定格在碎落一地的油画彩铅上。

“花奈子,活下去。”女人哽咽的声音响彻在花奈子耳畔。

花奈子咬牙,向燃烧着熊熊火焰的警局奔去。不时有警员从火场里跑出来,见花奈子与他们相反方向专朝火场里钻。

“喂你,里面太危险了不要进去!!!”

花奈子被揪住胳膊,她侧头问着警察:“里边怎么回事?”

警员刚想解释,警察局里再次传出炸裂声音来。

从火场里迎面走来一位雄壮的人影,那人手掌心举着两团火焰,“哈哈,真是狼狈啊。还想拘留老子,做你们的美梦去吧。”

说着,他将左掌心的火焰甩向另一边。一辆汽车被火焰燃烧,汽油被火焰点燃再次迸裂出惊恐的声音。

花奈子眯起眼,仔细观察着那人的五官。黑色发丝,右脸有一道贯穿的伤痕。

是前段时间**银行后逃逸的敌人,警方已经通缉他小半个月了。

没想到他居然躲到横滨来了。

横滨不受**管控,确实是个好躲藏的地方。想必今天也是因为犯了事被横滨的警察逮回来,结果一怒之下爆发了吧。

花奈子上前一步刚想动作,回想起非职业英雄不允许在公众场合使用个性的规定。

她犹豫了下,被处在火场当中的敌人吸引过去注意力。

“喂横滨的懦弱警察们,快点给老子准备辆车。不然我就烧了她。”敌人左手勾着一个小女孩儿的脖子,右手扬起一团火焰往女孩儿脸边靠近。

女孩儿害怕的往后躲闪,却被敌人狠狠打了一巴掌。

“老实点。”敌人冷言冷语。

不能等规定了。

花奈子抿紧下唇,脸上重新扬起怡然的笑容。向前迈了一步吸引着敌人的注意力,“这位大哥看起来好眼熟啊。”

“啊?”

花奈子笑意更浓,见对方脸上的警惕在看到自己人畜无害的样子后变得放松。

“或者说让人记忆深刻啊。”花奈子慢慢靠近着对方。

“警告你别过来。”男子见花奈子没有停脚,手上的火焰又往人质的脖颈处靠近。

花奈子轻笑,“您这样对待一位无辜女孩儿,不知道您在医院的女朋友会怎么想呢?”

敌人愣住,“你怎么知道。”

花奈子抓住这个机会,粉色眼瞳与对方惊愕的眸子对上视线,红唇一开一合:“把女孩儿放开,自己揍自己一拳。”

在男子听从自己个性松开女孩儿的脖颈的时候,花奈子猛地抓过女孩儿带进自己怀里,连忙向后跑去。

在将女孩儿交给旁边的警察后,嘱咐着他们:“快点离开这里。”

敌人捂住脸倒吸一口冷气,右脸肿起嘴角流血。显然是被自己那一拳揍得不轻。

“有点儿东西啊,小姑娘。”

花奈子绷紧全身的肌肉,面上春风和煦的笑着:“您也很有意思啊,我说什么您都听。”

敌人脸部扭曲,“宰了你。”他掌心扬起火焰向花奈子袭来,花奈子侧身闪躲着,不断避开对方的攻击。

“您就这点本事吗?”花奈子轻笑,在敌人的软肋上插刀。

“也是难为你从东京逃到横滨来了啊,想必过程也很难吧。”

敌人想起之前那个陌生人跟自己说的话,“我赋予你力量,你就尽管的去大闹一场吧。”

他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谁说我才这点本事啊。”

蓦地,对方右手掌心的火焰收缩做一团,他抬掌拍进自己的身体里。

花奈子怔住,看着对方痛苦的大喊。敌人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化成了全身都燃烧着火焰的怪物。

肌肤被火焰遮盖掩去,五官只留着两个空洞的大窟窿。那两个黑洞里攸的冒出精光,“让我们来好好玩一下吧,小姑娘。”敌人那夸张起伏的语调,听的让人颤栗。

花奈子怔在原地,手脚冰冷,寒意窜上她的脊背带给她深深的麻意。

那敌人的样子她再熟悉不过了。

十年前的某一天,她也遇到了一个将自己燃烧的敌人。

那一天……

“躲开啊,花花!”白兰窜出来将花奈子扑倒。一团巨大的火焰贴着他的脊背袭向后边的大树。

“嘶”白兰忍住背后的灼烧感看向怀里的花奈子,“没事吧花花?”

对方那嘶哑咧嘴的样子拉回花奈子的注意力,“白兰?”

“是哦。”白兰柔和的笑着。

花奈子恍惚了下,抬头看向前方又是一团火焰向他们两个袭来。“啧。”花奈子抱着白兰往左边滚去避开那团火焰,但还是衣角被烧到。

她环顾四周,没有任何道具可以用得上。横滨也因为自制管理,英雄一般根本进不来。

该怎么办……

她的个性在对上这种并不占优势。

“怎么小姑娘,不敢来了吗?”焰人歪头看着隐忍的花奈子,嘲笑着对方。

“要不要哥哥——噗。”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飞来的一根钢管捅.到警局废墟里。身上的火焰在地上造成流动火,不断向花奈子这边涌来。

“哪根葱啊,敢在横滨撒野。”浮在空中脚踩大石块的中也冷眼看着地上狼狈的敌人。

“中也酱。”花奈子轻声喃语,看着中也脚踹着碎石踢向敌人。

下一秒感觉身上传来热度,是太宰将他的外套搭了上来。

“花花的走光只有我能看。”太宰一本正经的说着。

花奈子:“……我谢谢你。”

“不客气。”太宰轻笑,视线落在白兰搭在花奈子腰部的手上。神情微变,一把将白兰的手甩开。

像是护犊子一样将花奈子挡在身后,“你这个男狐狸精干嘛勾引我们花花!”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