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那个条纹衫小孩 非薹 > 万圣节番外(下)-游乐园部分

万圣节番外(下)-游乐园部分

小说:

[综]那个条纹衫小孩

作者:

非薹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09

万圣节番外(下)

时间:10月31日 17:28(万圣节前夜)

坐标:横滨游乐园

“人很多啊。”

织田作推着南瓜婴儿车站在检票口旁,回头看看售票处几乎望不到头的长队,发自内心地感慨了一句:“能在网上抢到票实在是很幸运的事。”

“快看天上,”幸介忽然大喊一声,“有烟花!”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抬头望去。

他们算是赶巧,正好在开始检票的时间点抵达,暮色四合的天空中升起一簇簇明晃晃的光——是万圣节游园的开幕礼花。

“南瓜!”灰姑娘咲乐坐在南瓜婴儿车里兴奋地拍着护栏。

“唔哇——还有蝙蝠,好厉害!”优揪着自己的蝙蝠斗篷两边拉起来晃晃。

死神打扮的真嗣把面具摘下来方便扩大视野:“死神呢死神呢……啊!在那里!”

“真的……都好好看!”小精灵克巳捂着嘴不由赞叹说。

他感觉到四个小男孩正兴奋地拉扯着自己的披风,也知道只要低下头就能看见一双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里面一定盛了漫天花火。

“织田作…?”有谁在他身后迟疑地唤了一声。

织田作闻声转过身去——这个时候,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三个人,没有困难地排除掉两个后,就只剩下……

“弗。”

头戴荆环,右眼嵌花的白衣少年独立于昏暮之中。镣铐加身,伤痕累累,眼神却干净澈亮。

听到回应时,天使雌雄莫辨的精致面容上绽放出温暖的笑容,比那金色的花朵更加灿烂,好像留住了黄昏的最后一抹残阳。

“让你久等了,罗宾汉先生。”

给咖喱店大叔打工向他租用的棕色马夹,用一千只千纸鹤和裁缝店老奶奶换来的粗麻布绿披风,男孩们手制的弹弓,还有Frisk亲自选购的绿色小圆帽,上面插着一根漂亮的羽毛。

——织田作人生中第一次收到万圣节礼物,来自一群半大的孩子。

即使闭上眼任由孩子们打扮自己,他也知道是优和真嗣从两边拉起他的胳膊,为他穿上马夹的是克巳,紧接着幸介给他披上披风,然后把一根弹弓塞进他的手里。

最后的最后,由咲乐为他戴上那顶插着羽毛的罗宾汉圆帽。

织田作之助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当他听他们说打工时的有趣经历,还有裁缝铺奶奶看到一千只千纸鹤时的欢喜表情,男孩们比赛做弹弓居然输给了最不会玩弹弓的克巳,圆帽上的羽毛是优之前爬到附近一棵树上摘风筝时在鸟窝里偶然发现的……

这样或那样的颠三倒四的话语汇成潮水,如果他坐在书桌前,或许会随着笔尖落下一口气流泻出来。

罗宾汉几步上前,信手解下身上的披风为他披上。对这个青年而言只堪堪及大腿的披风几乎要把小小的天使整个裹在里边,只露出一张小小的脸。

Frisk愣了愣。

风吹过,织田作伸手捏住自己将要飞起的帽檐。

他低声说:“小心着凉。”

莫名的,觉得这副模样不能被人看到。

Frisk这才意识到自己穿得确实少了些。虽然并不是那么怕冷的体质,但是披风还残留着织田作的体温,套在身上暖乎乎的。

天使抓紧披风,一边轻拍罗宾汉的手臂示意他蹲下来。

然后天使摘下那顶圆帽子,撩开罗宾汉的赤色的额发,轻轻吻在他的额前。

“天使与你同在,罗宾汉先生。”

“祝你一生愉快。”

***

时间:17:45

“砰——!”

伴随着一声*屏蔽的关键字*响,猩红的血洒在粗粗浇筑的水泥地上,男人满脸不可置信地向后仰倒,破落风箱似的,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气声,瞳孔放大,身体逐渐冰凉,生命中最后的记忆片段永远定格在了猫耳少年那张徒有冷漠的姣好容颜上。

“以为自己是知情人就可以逃过一劫?开什么玩笑……”太宰治的眼神空洞虚妄,他喃喃着接连开了好几*屏蔽的关键字*,直到血泊漫到脚前,才退后几步,索然无味地把打空了*屏蔽的关键字*的手*屏蔽的关键字*丢到一旁。

他脱下华丽的长外套,将衬衫的袖口往上折到手肘,在尸/体身上摸索了一阵,从极不起眼的位置摸出几枚黑漆漆的小东西来,丢到地上漫不经心地抬脚碾碎。

身穿黑红主调贵族礼服,外罩黑色立领蝠翼披风的芥川龙之介站在他身后,神色似有不甘:“太宰先生,这种工作交给我来就……”

太宰治置若罔闻,面无表情地与他擦肩而过。皮鞋踢踏在地上,发出单调沉闷的“哒哒”声。直到走到拷问室的门口,他冷不丁喊了声:“芥川。”

“是!”芥川龙之介下意识绷紧身体,整个人站得笔直。

太宰治重新披上外套:“滨海二号仓库那边的军/火就交给你了,带多少人自己决定。”

“别给他们任何报信机会。”

“可是您——”芥川猛一回身,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被拦腰截断,霎那间双脚像是被钉在原地般无法挪移追赶。

……

那只眼睛。

真的还属于人类吗?

芥川龙之介脊背发凉,眼睁睁看着太宰治扭头离开,彻底没入无边黑暗。

***

时间:19:35

“喂喂,这已经是第几发了……”

“二,二十五……”

“太恐怖了吧,他真的有失误过吗?”

“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发是偏靶,好像就……”

“哇啊,又是正中红心,蒙上眼睛都没用吗?”

“是怪物吧,绝对。”

“不,是罗宾汉。如果是罗宾汉就能解释通。”

“你清醒一点——罗宾汉是用弓箭的啊!”

“重点在这里吗?!”

“时代变了,大人!”

“大人个头啊!在演哪门子江户时代剧啊喂!”

织田作把玩具□□放回原处,又把眼罩摘下,从面色铁青的老板手中接过那个大号的黑猫玩偶。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拿走的不只是这只几乎和Frisk等身高的黑猫,还有一本万圣节限定的童话绘本,一块南瓜外形的儿童腕表,一只圆滚滚的小蝙蝠,一包仙女棒,一个糖果大礼包。

如果不是老板限定每个孩子只能拿走一个礼物,他还能再拿更多。

这老板也是血亏,前脚刚送走一波把网球当*屏蔽的关键字*使还准得可怕的少年,后脚又来了一个能把玩具*屏蔽的关键字*使得和真*屏蔽的关键字*似的年轻人,只能增加限制条件止损,不然早就不得不提前收摊了。

Frisk仰头看看织田作怀里的那只黑猫,突然叫了声织田作。他戳戳黑猫软和厚实的脸:“回去之后,我们给黑猫先生缠上绷带吧。”

“哦,好啊。”

织田作没有追问,他听到对方的手机在响。

Frisk从上衣内侧的暗兜里把手机掏出来,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太宰治。

他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嗯,是的,在“*屏蔽的关键字*与万圣节”的摊位……唉?好的,我知道了……现在立刻过去。”Frisk表情复杂地挂断了电话。

“有工作?”织田作问。

“不,太宰先生也来游乐园玩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好像被堵在门口脱不开身,我去找他。”

想着要给人留点面子的Frisk直接把这个家伙被妹子们包围抢着合照才寸步难行的事实给模糊处理了。

“织田作先带着大家去玩吧,不用等我们没关系。”Frisk冲他们挥了挥手,突然间仿佛想起什么,小跑过去把那只黑猫玩偶抱下来。

然后毫无征兆地凭空消失了踪影。

传送到大门附近小巷子的里,他抱着黑猫往外探了个头,一眼望见门口女性扎堆的包围圈,心想肯定是太宰治无疑了。

嗯,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

他站在包围圈外深吸了一口气,用和弗少女无比接近的声音中气十足地喊:“阿治哥哥——!”

这一瞬间,包围圈内外的女性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扭头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谁?这个孩子……”

“刚才是叫了修治先生的名字吗?”

“好可爱!看那个翅膀耳朵,是小天使吗?”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天使……但是为什么披着披风?”

“那只黑猫和修治先生真像呢!”

“啊真的!”

Frisk知道太宰治对外常用的假名是“津岛修治”。

绝对是这家伙没跑了。

拿起大号黑猫挡在身前,一股脑扎进人群冲到最中心,感觉猛地撞上了什么东西时才堪堪停下来。抬起头来就看见太宰治那张隐含戏谑的笑脸。

“啊啦啊啦……这不是弗酱吗?”

少年故作无奈地笑了笑,对一旁想要和他拍照留念的女巫打扮小姑娘说了声抱歉,把那只因为身高问题尾巴拖地好半天了的可怜黑猫从Frisk怀里拯救出来,然后一脸宠溺地摸摸他的脑袋。

“真是的!不是说好了买完冰淇淋很快就会回来的吗?”Frisk气鼓鼓地拿小拳头砸在太宰治身上,“结果居然背着我,在这里和其他的漂亮小姐姐谈情说爱!”

“大骗子!”捶。

“讨厌鬼!”再捶。

“浪费绷带的大坏蛋——!”捶捶捶。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有谁突然小声说了句。

“他还带着*屏蔽的关键字*,我的天……黑猫殿下和他的圈养天使……画面,画面自动跳出来了……”一个恶魔打扮的妹子兴奋到颤抖。

“快住脑啊,这还只是个孩子啊!!”背着正经大翅膀的白衣天使一脸崩溃地摇着他的肩膀。

“我好了,已经一滴也没有了……”一个死亡护士打扮的妹子冷静地捂住喷血的鼻子,精准仰倒在同伴怀里。

“你说的一滴原来是这个吗?!”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叫救护车吗?!”

“哎呀呀……痛痛痛……”太宰治很自然地接过妹控万人迷兄长的人设,主动配合着降低姿态示弱讨饶。

【——如果他向你示弱了,一定不能轻易原谅他哦!必须要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啊——还没有听懂吗?那么你就这么做好了。】

【一定要重重地哼一声,然后插着腰把脸扭开。】

Frisk故作骄矜地哼了声,将脸扭到别处。

【大声宣布你的惩罚!越严重越好!】

“今天晚上都不想看见阿治了!”

“弗要一个人吃冰淇淋,一个人玩游戏,一个人看大南瓜!”

【然后偷偷用眼角余光观察他。】

喂,那边的太宰治,不要憋笑了,快给我说点什么啊!

“呀……那这可真是糟糕了啊……”

太宰治一脸苦恼地在他跟前蹲下,肩膀却轻轻颤着,明显就是想笑。

“一想到要和弗酱分开一整个晚上,我的心都碎成一片片了。”他牵起Frisk披风下没有镣铐束缚的那只手,将它轻轻安放在自己心口上。

“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弗酱?”

【等到你觉得差不多的时候,要表现出宽宏大量的一面,不能让人觉得你在无理取闹,趁这个时候当然要狠狠敲他一笔!让他再也不敢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两个三色冰淇淋球,不,三个!”

“还有可丽饼!”

“还有,还有……”

Frisk的话头突然顿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太宰垂首轻吻他的手背。少年柔软如花朵的唇瓣若蜻蜓点水,触之即离。

四下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抽气声。

“还有一个,来自黑猫的契约之吻……”太宰治接着之前的话头说下去,巧笑嫣然地温柔低喃,“我说的对吗?天使阁下。”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

“再也不用担心会和我分开了哦,弗酱。”

真是……不要随便给自己加戏啊。

Frisk表情纠结了一下,脑中具现化的调情选项在疯狂闪烁。

不行,忍住,不可以,保持决心。

这人设要hold不住了…!

在旁观者的眼中,天使俏生生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OHHHHHH——!“

“No more me——!!”

“修治先生是神仙吗?!”

“小天使害羞了我天哪!这对也太可爱了吧?!”

“急救包,急救包在哪里!”

“扶老娘起来,老娘还能接着磕!”

Frisk抓住混乱间隙二话不说拉起太宰就跑。可气的是这家伙临走了居然还有闲心和小姐姐们道别,

我也想和小姐姐们深情道别。泪目。

“弗酱刚才演得真好呢。”太宰治被拉扯着恶趣味地笑笑,“是和爱丽丝学的吗?”

“知道了就不要在后边缀问号啊。”Frisk下意识吐槽了一句。

“而且现在你想说的也不是这个吧?”

太宰治嘴角的笑意淡了几分,眼神也变得可怕起来:“有不安分的家伙在游乐园里放了定时炸/弹。”

Frisk表情严肃起来:“在哪。”

太宰治历历细数炸/弹的藏身地点,每说出一个Frisk的心就下沉一分,等说到最后游园歌舞团的巨大南瓜头时,脸色更是糟糕。

“当然——大部分已经被我拆掉了,”太宰治晃晃手,对这种跌宕起伏的大喘气说话方式很是心水,“这种劣质的*屏蔽的关键字*游戏,无论是目的还是手段一眼就能看得分明啊。”

“但是大南瓜里的成吨TNT一定是受始作俑者的控制,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下,等到人最多的时候一口气引爆……”

太宰治无声做了个“boom”的口型。

“港黑和游乐园可是有合作关系的,给那些与会来宾专门派发了游乐园的豪华门票。”

“如果让爆/炸发生……”

“后果不堪设想。”Frisk顺着他的话接下去道。

他问:“还剩哪里的炸/弹没有解决?”

“只是一个南瓜的话,你不可能这么着急吧。”

直接下命令让他一把火烧了就没了,根本不需要浪费那么多时间。

太宰治有些困扰地拿手指戳戳额头:“果然瞒不过弗酱呢。”

他轻笑着说:“——是摩天轮哦。”

Frisk突然想起来之前看到的摩天轮开放通告。

因万圣节前夜人流量大,摩天轮仅对情侣和婚姻伴侣开放。

无结婚证件者和情侣票者可以想办法使工作人员信服,裁判五人,三票通过即可入内,全票通过摩天轮免费搭乘,并且在达到顶端时会提供五分钟特别停留时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炸/弹应该是在摩天轮的支架中心轴上。只能拜托弗酱帮忙烧掉了哪。”太宰治无奈地摊了摊手。

“所以——”

太宰治凑到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来做我的一夜伴侣吧,弗酱~”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