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越之长公主有吉 萧翡妃 > 第345章 死无对证1

第345章 死无对证1

小说:

穿越之长公主有吉

作者:

萧翡妃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09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穿越之长公主有吉最新章节!

沐妧心感不妙,面上却很镇定,与丰钧一起行礼:“见过父皇(皇上)!”

沐战封神情难辨:“起来吧!”

沐妧与丰钧:“谢父皇(皇上)!”

后丰钧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此时他还是丰国吴王,享有一国王爷的尊荣。

沐妧走到曹淑妃面前行了一礼,曹淑妃带着亲切的笑意:“长公主多礼了,以后便免了吧!”

沐妧没有打哈哈的心思,道谢完了便要离去,曹淑妃道:“到底是年轻,长公主的面色极好!上了年纪便不行了,一夜失眠便面容憔悴得不成样子,当真是令人羡慕。”

沐妧:“淑妃娘娘无忧无虑,自然也无失眠一说,芳龄永驻!”

曹淑妃哈哈笑了两声:“长公主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一路走来也累了,快坐下吧!”

现在示好来得及吗?死丫头今儿便是你的死期,好日子到头了!

司昭仪眼底的幸灾乐祸溢出面颊,整个人神采焕发,光彩照人。

沐妧心下了然,两位嬷嬷的死又有什么新的进展,而不利于她的证据?

沐战封看着站在面前的肖庆:“你接着说,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全部说出来。”

咯咯···你来得晚了,大戏已经拉开大幕了!

沐妧:你妹!来得早或者晚了有区别吗?

咯咯···来早了了解的多,应对起来相对来说也简单。

沐妧:没有区别!关键之人还是游帝!不管幕后之人准备了什么,游帝的态度至关重要。

肖庆看了沐妧一眼,心下诧异,长公主还真是厉害,祸事临头,居然临危不惧,且孤身前去虎穴之中查找真相。

“回皇上!臣自接到此案,便一刻也不敢懈怠,两位嬷嬷之死另有蹊跷,天灵穴处被人以两寸来长的银针所刺,最终导致死亡!”

众人哗然,昨日验尸,千御医与锦衣卫的人共同查探,结论皆是中砒霜而亡,为何今日又多出来一项?

凶手与两位嬷嬷有何深仇大恨,居然要连着两番下死手?

沐战封面无表情:“你接着说,还有何发现?”

咯咯···此是千御医最先发现,你去证实,并无公开,锦衣卫也未曾说明,此番说出岂不自打嘴巴?

沐妧:先别着急,看看肖庆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咯咯···感觉猫着大事!

沐战封眉峰一竖:“为何当天未曾发现禀告?”

肖庆跪于地上:“此是臣等失职,请皇上责罚!”

沐战封:“便先记着,你接着往下说!”

肖庆:“据臣等调查,两位嬷嬷生前并未出过星宸宫,一应用度吃穿皆在星宸宫内,砒霜是涂抹于碗碟之上,并非是直接下入到汤中。”

“碗碟是由一个叫杏儿的小宫女所掌管,出入之前经过三人之手,臣等皆一一排查,只杏儿一人的嫌疑最大。这是杏儿的供词,臣等不敢做主,请皇上决断!”

“至于那银针是何人所致,是臣等无能,还未有所头绪!请皇上责罚!”

申犳花将供词呈给沐战封,众人屏住呼吸,肖庆无法做主的事情,定关乎长公主。

若是一般官宦,查有实证,便无皇上亲许,肖庆会眼都不眨一下,便会令锦衣卫抄家。

因为一旦有实证落实,便罪无可恕,皇上不会在意,一个犯错的朝臣的死活。

沐战封逐句看去,后看了一眼神情自若的沐妧,连带扫了一眼各自装老实的众人,心如明镜。

沐妧被那一眼看得心底发凉,凡是接触过碗碟的宫女太监,他们皆查过,那个叫杏儿的小宫女根本未曾下过砒霜。

看来锦衣卫所的二把手——肖庆便是幕后黑手掌控锦衣卫所的人选之一?

也有另外一个可能,便是确实有实证,但是肖庆之下的人员做调查,而肖庆只是被蒙蔽了双眼,据实而告!

咯咯···昨夜此人有那么大的把柄在你手上,仍敢得罪你,看来背后的靠山很强硬,你所猜测的另外一种可能极为假的。

沐妧:也许那小明子昨夜便死于刺客之手,有关人员全部灭亡,查无此证。

咯咯···那么今儿这个局怕是没那么好破!

沐战封将供词递给申犳花:“拿给长公主一看!”

众人的双眼皆盯着申犳花,申犳花从容的走到沐妧面前,恭敬的呈上证词:“长公主请过目!”

沐妧接过证词:“多谢申公公!”

大吉伸长脖子,与沐妧一同看着供词,越看心肺越炸裂,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将沐妧直接诋毁成为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特么蠢猪也要瞻前顾后,想清楚后果再做,太可恨了!

沐妧: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咯咯···没有王法天道,幕后黑手这是要一举灭了你,以绝后患啊!

沐妧:我是那么好灭的人吗?镇定!

咯咯···不过有人证有铁证,如何自证清白?

沐妧:山人自有妙计!

沐妧忽然起身,气急将供词一下摔在肖庆的面上:“谁给你的胆子,敢诬陷本公主?”

肖庆武功高超,因在御书房内皇上面前,毫无防备,也想不到长公主如此胆大,会直接动手。

一时被供词打个正着,不可置信的瞪着长公主,失声道:“长公主,皇上面前岂可如此无礼?”

沐妧气极而笑:“你们都将脏污盆扣到本公主的头上了,还要让本公主忍气吞声?呵呵···天下有如此好事吗?再说了,此地为御书房,是父皇做主,还有一众为我着想的长辈兄弟,本公主怕什么?”

“你背后指使之人是谁?那个人证杏儿又在何处?你们锦衣卫当真是胆大妄为,杏儿是星宸宫的人,为何被你们带走,我这个主人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后委屈巴巴的看着沐战封:“父皇,你可要替阿妧做主啊!这些人不将阿妧放在眼里,便是没有将父皇放在哪心上!”

肖庆:“······”

感觉是在吃土,谁能想到长公主一介女流做事说话会如此果决狠辣,依照供词,正常人想的会是如何反驳,而非是将调查之人拉下马。

结果长公主却反其道而行,不问供词证人,直接问罪审案之人,将罪责一盆子扣下,乱打一耙。

丰钧微微低头,眼底皆是笑意,长公主这一招快刀斩乱麻极好,人是你锦衣卫带走的,供词也是由锦衣卫一手所审,若错了,直接找锦衣卫便是。

众人:“······”

长公主好嚣张,气焰高涨,无法无边,皇上怎么也不好管管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