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BE世界融合了 与天同怒 > 为你血尽

为你血尽

小说:

[综]BE世界融合了

作者:

与天同怒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09

“我已经彻底知晓疮痂菩萨的漏洞了。”

森鸥外冷冷的说到,他的脸上沾满了突然溅起的血液。他对着空气自顾自地解释着,像是正在上课的老师。

“只要是将大脑和*屏蔽的关键字*分离,就不会将伤口转移了。”

“甚至会让疮疤重新生长。”森鸥外看着亲卫队队长的□□上不断蔓延出来的红痕,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森鸥外重新与爱丽丝建立起链接,他偷偷地打开了视觉的共享。他下定决心,这将会是最后一次看到白二黑在他面前受伤。

“爱丽丝酱要去做红皇后一样的事情。”森鸥外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分叉路口,如果说当初同意了夏目漱石关于横滨维护的新构想是决定他一生前行方向的话,今后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决定他人生高度的事情了。

森鸥外作为异能的持有者,他有意发声了,很好的将人形异能力的情感波动压抑到最低,爱丽丝得双手很快就充满了力气,眼神也渐渐的聚焦起来,她开始变得面无表情,只听命令。

“走吧爱丽丝酱,首领已经将自己的亲卫队亲手剪除,我们去为他演奏一曲葬歌。”

爱丽丝有条不紊的将白二黑从她的膝上移开,小心地放到地上。

“接下来恐怕会痛到难挨,将我的小菩萨好好的绑起来,别让他弄伤自己,我向你保证,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因为疮痂菩萨流血了。”

爱丽丝升腾起的情感太过汹涌,以至于她的神色有些许挣扎,她第一次才这种状态下向自己的本题发问。

“林太郎,你真的觉得如今的我们能够战胜首领吗?”

“首领明明耍镰刀,却喜欢慢慢的折磨对手。我们同样拥有疮痂菩萨的庇佑,他会恐惧,他知道我拥有两份两份菩萨的素材,不知道我是否拥有特殊的方法杀掉他。”森鸥外拿出一个白色的帕子,一点点的擦掉皮肤上面的血液。

首领在没有获得疮痂菩萨之前,就已隐隐有了将死之人报复这个由年轻与鲜活主导的世界的欲望。他毫不顾忌的利用自己的权力引发局部的冲突,让整个横滨里世界战火无情地蔓延到早上。

而在首领获得疮痂菩萨之后,他就更加自负于自己重获青春的身体状态。

他曾经辉煌过,建立了让人无法忽视的港口mafia,就算贤明君主到了晚年多少也会做几件昏头事,更何况以纯粹武力攫取富贵的首领。

首领最近是前所未有的易怒易喜的,他随手拍死的忠心手下已经远远多于了森鸥外为达成目标而设置的消灭数额。

这一个如被用铁水浇灌的蚂蚁巢穴一般的港口黑暗角落,崩毁到来的速度早就远远超过了被另外一个命运所期望的。

森鸥外就像一个即将屠龙而成为龙的勇者,或者说他早已经是恶龙的同类,他只是在暗处磨砺了爪牙,凝练了精神,待到皮肉长成就会向盘踞在一堆金币上的年老的恶龙发出挑战。

爱丽丝用公主抱稳稳当当的将白二黑抱起来,爱丽丝明亮又干燥的头发贴到白二黑的脸上,还有几缕缠绕在他的手臂间。

白二黑又嗅到爱丽丝身上的味道了,他觉得无比的熟悉,拥抱带来的温暖又那样的与森鸥外的温度相同。

白二黑假寐着,他调整了呼吸,甚至微微渗出新鲜的汗水,任由爱丽丝将自己绑在一个柔软的病床上。

白二黑感觉到因为爱丽丝转身而让裙摆扬起的风,他微微眯起眼,纤长浓密的睫毛很好的遮挡着他干净亮着的眼白。

爱丽丝所有的颜色都开始破碎,她被召唤到森鸥外的身旁,手牵着手,漂浮在半空中好像正在跳着旋转的舞步,如仙飞行。

等到爱丽丝的影子完全消失之后,白二黑扭了扭骨头,筋骨作响,以一种柔软到不可思议的方式解开了束缚。

白二黑并未感觉到迷惘,他只是想求证而已。

白二黑永远都不会忘记森鸥外对他温柔的笑容。在森鸥外仅仅抛出一个话题的钩子之时,白二黑便迫不及待的主动将疮痂菩萨的链接奉送上去。

森鸥外为首领强制添加在他身上的疮疤,感到心痛与黯然神伤,这样似乎被关心着的感觉,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依恋与期盼。

白二黑这才知道一种类似于家人,或者更加朦胧感情所迸发出来的幸福感。而且森鸥外也告诉他——他也想永远和白二黑一起,一起变得更强大,一起无可拆散。

“过了这么久了,也没有感觉到医生身上有什么疮疤呢。”白二黑当时仰头看着森鸥外,他其实能够感觉到疮痂菩萨庇佑者的远近,他只知道一直在他目光里出现的森医生是从来没有受过伤的。

白二黑直接了当的问着森鸥外,他有限的认知无法想象他们的对话下一步将会走到哪里,但他知道这会是灵魂所渴盼的,他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伤疤转移的很快,医生也就只会痛一小会儿而已。比蝴蝶从窗口飞过的速度快很多。”

“我才不会让我的小菩萨因为我而感到疼痛呢,我是无比珍惜你的。”森鸥外笑起来很好看,当他释放温柔善意的时候,白二黑轻而易举的就被融化了,他有限的词汇量无法准确的形容这种感觉。

“感觉就好像又被医生重新拥抱了一样。”白二黑只得用他目前最温柔的体验来形容听到森鸥外回答的脑内感受,这种温暖味道,直接烘热了整个身躯。

白二黑当时不会说谎,自然也不觉得森鸥外在说谎。或者说在他的认知里,所有生物都不具有能温柔地说着谎言这个属性。

白二黑只见过森鸥外这一个医生,但是广津柳浪的教学视频里面也有详细的演示各种刀具的使用。甚至还有一部分直接的创口手术视频。

手术刀,是医生用的东西吧?白二黑见过的医生只有一个,他现在不在,白二黑陷入了一种来源于第六感的惶恐。

所以白二黑迫切的想要找到森鸥外,证明森鸥外是那一个永远都不会让他疼痛的医生。

港口Mafia大楼的结构其实很简单,白二黑自然是要先去第一次与森鸥外见面的地方尝试找找。

关于潜行白二黑拥有出众的天赋,他在理论上学习了许多,第一次实践时却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白二黑尝试着将自己的脚步跨的大一些,与当初押送他的亲卫队队长如出一辙,他在数数,通过这样的方法,在他倒数到零的时候他找到了首领的办公室。

本来这里应该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即使所有的守卫加起来也羽首领敌不过一招,但是这样的排场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撤掉了这样的排场,是不是撤掉了首领的地位呢?

白二黑根本不清楚这些,也没来得及怎么思考。他的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密集的伤口,他抬起自己的左手臂看了看,大多都是镰刀的划伤。

他的右手突然按住自己的胸口,将自己的上衣撕扯下来,又是那熟悉的手术刀伤。

白二黑向来是无比珍惜自己的生命的,这源于人类基因里面镌刻的本能。但是一旦人的精神持有了某种不可被侵犯的信念,他便会愿意为了这一个结果而选择必然赴死的道路。

白二黑现在只想知道先前毫不犹豫犹如实验一般出现的手术刀伤口,是不是那一个说着愿意永远让他不受疼痛的森医生导致的。

所以忍着流血的疼痛和可能出现的死亡,推开港口Mafia首领办公室那一扇厚重的实木大门是白二黑这一生必须做出的选择。

但是一推开门眼泪就会随着血液一起滚落到尘埃里面,砸在已经爬满了裂纹的大理石地板上。

构筑新的未来的信念,一瞬间崩塌不过也就一个眨眼的事情。

但是森鸥外似乎已经无暇顾及他了,他脸上已然浮现了因为战斗与流血而狰狞到夸张的表情。爱丽丝没有生气的模样就像是被森鸥外完全操纵的傀儡。

白二黑本该趁着无人在乎而转身逃跑的,但是他只是僵在原地。他给自己一生的规划的缘由变成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欺骗,这是他亲眼所见的,他还没学会辩解。

爱丽丝古井无波的眼睛里充满了被撞破的震惊,她嘴巴微微张开,攻击也凝滞了一瞬,放了一个破绽。

首领看准时机,一下子突破了隐处下风的险境,将爱丽丝砸在了白二黑的身边,她根本没有流血,只是爬起来的姿势有一些迟缓。

但是这已经完全足够让首领将森鸥外压制在地,他重新狂笑起来,将镰刀的尖锐砸入森鸥外的喉咙。

“你也背叛了我!你发现了那条狗的异能力漏洞吧?是这里吗?”

“狗?”白二黑几乎是从喉咙里面生生摘出这个字的,他多少还是明白一点点表达侮辱性的词汇,更何况首领满是恶念的浑浊眼睛散射的怨毒无比恶心。

“我以为你好好的让‘狗’保持异能力是为了自己有命!你是想被磨掉脑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白二黑立即冲出去,愤恨的抓着首领已有些破烂的衣服。

“哦,是这个男人给你起的名字可是你杀掉的那只狗的名字,你眼睛里为什么要充满对我的恨?”首领刺破了森鸥外的喉咙,让森鸥外一句话都不可能辩解,他又饶有兴趣的质问白二黑。

“闭嘴……”白二黑松开了抓着首领衣服的手,他的迷惘混合愤怒构筑出前所未有的意志,森鸥外让他接受疮痂菩萨带来的一切的要求被抛之脑后。

白二黑手臂上仍未愈合的伤口突然消失了一半,疮痂菩萨模糊得只剩颜色的虚影笼住了白二黑,这下换做首领捂住伤口了。

首领一下子就苍老了,像被抽走了一魂一魄,他的眼睛更是爬上了无可忽视的白雾,但他牢牢得用无法聚焦的眼睛锁住白二黑的影子。

他最后一次挥舞镰刀,狠狠地剜在白二黑的心口,但他却偏头死不瞑目的对着森鸥外,一下子沙哑破风的嗓音嗤笑着年轻人,他以前也年轻过,但他现在恨鲜活的一切。

他说不出话,却比着口型。

“绝对,不会将不老留给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