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反派醒来后,大佬们争着抢着要宠她 岁岁千 > 第 13 章

第 13 章

小说:

反派醒来后,大佬们争着抢着要宠她

作者:

岁岁千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23

南大一道风景线,杭子书带妹上课。

校园论坛和匿名群里天天都在实时通报他们的地理位置,还有实地导游激情现场讲解二人动态。

杭子书下午没课,早早带雪凝海回到酒店。酒店下有一层儿童乐园,他问雪凝海去不去。

雪凝海喜欢玩,但是不喜欢和一群真孩子玩,上一次她坐旋转木马,旁边一个孩子嚎啕大哭的热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你想玩什么,我带你去?”

雪凝海在本地游乐介绍中,选中了最有名的鬼屋。

“这个游乐场里的鬼屋!”

鬼屋有趣啊,她可以好好观摩学习一下,以后有了新的魔域,就有了免费设计参考。

杭子书在这方面也不把她当做真小孩,雪凝海想去,他立马订票。

两个人抵达游玩乐园时,人有些多。

虽然是周内,但是这个游玩乐园是本地人气很高的娱乐场所。节假日人山人海,周内也都是需要排队的热闹。

两人进来一路上走到鬼屋,遇上的游客很多,大人牵着孩子,年轻学生成双对的,反而是杭子书和雪凝海,成了奇怪的一组。

年纪不大的帅气男孩和可爱的小女孩,别人一看,就只往兄妹猜。顺便夸一夸兄妹颜值巅峰。

杭子书去兑票,雪凝海坐在排椅上等人,她面前很快出现一个肉乎乎的小手,小手里还捏着一根雪糕。

“妹妹,这个给你,你跟我走好不好?”

雪凝海抬眸,她跟前站着一个幼儿园年龄的小男孩,傻乎乎冲她笑。

“不好。”

小男孩的确有些傻兮兮,又把雪糕往她怀里蹭。反复重复:“妹妹不生气,妹妹跟我走。”

雪凝海看一眼就知道,这个小男孩三魂七魄丢了一魂,灵魂残缺,是个傻子。

傻子也就罢了,还被人做成了傀儡。

雪凝海盯着小孩看了两眼,他又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执意要来牵雪凝海。

小后辈还要一会儿才来,她要不要做做好事,把这个小傻子变成自己的傀儡?

他长得干净可爱,不讨人厌,有个可以使唤的小崽子好像不错。

雪凝海索性顺了自己的想法,让小傻子牵着她走。

小傻子脚下一步一丈量,像是给他画好了格子,怎么走都在格子内。

雪凝海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这么差的傀儡术,难怪只能哄小傻子。

小傻子牵着她越走越远,远离人群,偏到一处小路径。

一侧是涂鸦墙,一侧是高高的竹林,遮阴避日地,人走进来,连个影子都投不出来。

游客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在这里隐隐约约听不清楚。

小傻子松开了雪凝海的手,哒哒哒跑到拐弯处,牵出来了一个人。

戴帽子的瘦男人,佝偻着腰,手里抓着一张红色的符纸,狞笑着朝雪凝海走来。

“乖乖,居然捡到上等货,这下子我发了!”

雪凝海无奈叹气。

还以为背后有什么玩意儿呢,一个连引气入体都没有的凡人,手里捏着魔符就自我膨胀了。

“浪费时间。”

雪凝海嘀咕了句,抬手间,对面的瘦男人直接被冰封成冰塑,哐当倒在地上。

红色的符纸飘然落地。

傀儡符,黄色符纸就是普通的道符,不伤人,一时间强行控制罢了。

这红色的血纸,就是魔修们经常用的替换傀儡术。拍符直接进入人体,把人当场练成傀儡,供自己使用。

一个普通凡人,能从哪儿得到这种魔修才有的玩意儿?

雪凝海捻着符纸,抬手指向那瘦男人,直接搜他的魂。

半响,她收回手,打了个响指,人形冰块碎了一地,迅速化成水消失。

居然是个人贩子。与他交易的魔修提供给他傀儡符,只要求此人抓小孩子,一半卖,一半给他做肥料。

这个魔修也有些狡猾,半点气息都没有流露,雪凝海抓不到他的痕迹。

啧。

雪凝海将红色的符纸摇了摇,燃起火瞬间吞噬了符纸。

她看向那个小傻子。

小傻子身上的傀儡术随着术主死亡而消失,但是小傻子就是小傻子,站在那儿傻兮兮的笑。

雪凝海走一步,小傻子跟一步,嘴里还在喊:“妹妹,这个雪糕给你吃,你跟我走。”

“站在这里不许动,靠近我我就灭了你。”雪凝海指了指地上一滩水,“瞧见没,你也会这样。”

小傻子听不懂,又跟了过来,执着地举着雪糕要给她。

这么傻,做她的小傀儡不够格。

雪凝海懒得要这个小傀儡了,转身就走。

背后小傻子亦步亦趋跟着,嘴里不停喊妹妹。

人贩子拐来的小傻子,这么傻在外面会被人再次偷走吧。

雪凝海驻足,觉着自己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魔修,都能为一个一面之缘的小傻子考虑了。

她索性停下转身,定住小傻子不让他动,戳破他的手指。

血流成一条线,小傻子也不痛,呆呆地看着雪凝海。

雪凝海指尖一弹。小傻子的血自动寻着有血缘关系的地方飞去。

没一会儿,确认了位置。

“小傻子,记得你这条命,是本尊救下来的。要感恩戴德啊。”

雪凝海随口说了句,然后拍拍手,小傻子忽地消失在原地。

雪凝海往回走,心中想,她可真是天地间举世无双的大善人,魔修中的翘楚。

离开小角落,铺天盖地都是一股强大的灵气盖顶而来。

灵气中蕴含的暴躁与怒意,直接扭曲了整个气流,让人踏入就充满不舒服。

天空中飞着一只彩色的半透明小蝴蝶,在她头顶打转儿。

寻灵蝶。

雪凝海愣了半天。

与此同时,广播喇叭播报着消息。

“杭家妹妹,杭家妹妹,你的哥哥杭子书在游客服务中心等你,杭家妹妹,请听到广播后,速来游客服务中心。”

“啊……”

她把小后辈忘了。

*

杭子书兑了个票,买了一支冰淇淋的工夫,身后小女孩就不见了。

他起初还以为雪凝海在和他玩闹,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人,再找人时,发现周围根本没有她的痕迹。

杭子书心中猛地一紧,到处开始找人。

越找心中越焦躁,先去游客中心让人广播找人,自己又到处找,一边找,心中一边在想,雪凝海怎么人不见了。

被谁带走了?遇上了什么危险?

还是说有别人认出来了她是谁……

带走她之后呢?

再次见面会不会……

只是她的尸体?

不敢想。

杭子书铁青着脸,手中票卷捏的湿透了。

找到她。必须找到她。

他找人的模样引来了不少人,一听说是他妹妹不见了,不少人都自发的帮忙找小朋友。

可是雪凝海就像是已经不在这里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

杭子书靠人力和普通方式,根本找不到她。

他脚步一停,看了眼自己的掌心。

上一次用寻灵蝶才不到一个月,杭子书顾不得寻灵蝶吸他灵力的需求量,再次点出寻灵蝶去找雪凝海。

只要她在,安全,就足够了。

寻灵蝶不断汲取他身上的灵气,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大量灵气疯狂涌出。

游乐场周围的修道者几乎在同一时刻,被这蕴含着威压的灵气压制,乱作一团。

杭子书闭上眼感应她的存在。

不远处,就在游乐场内,越来越近……

他睁开眼。

雪凝海从小路走过来,一脸轻松。

她身边没有其他人,她也没有任何被控制的痕迹。

杭子书紧紧盯着雪凝海。

她……没有出事。

杭子书紧绷着的心终于放松,寻灵蝶消失,他苍白着脸静静等她走来。

雪凝海走到杭子书的跟前,歪头戳了戳杭子书腰侧。

“哥哥,你脸色不太好哦。”

“去哪儿了?”

雪凝海才不要告诉杭子书自己遇上了什么,只随意说:“看见那边有只好看的蝴蝶,追过去了。”

杭子书没有继续追问,雪凝海也不往下说。

至于抱歉这种话,她才不会说呢。

小后辈自己用灵气来找她的,她又没有凝魂泉,才不要补给他灵气。

大不了就是抓到烤肉了,分他两口好了。

杭子书动用了寻灵蝶,短时间失去了大量的灵气,而游乐场内遮天盖日翻滚的灵气,引来了不少修道者的注意。

杭子书没管那些,牵着雪凝海的手,领她去鬼屋。

雪凝海走了几步,抬头看。

小后辈的额头,脖子,都有了一层薄薄的汗。这肯定不是热的,而是灵气大量流失后所带来的虚弱。

这种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刻闭关,沉心,弥补丢失的灵气。

拖得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好。

而杭子书要是这个时候陪她去鬼屋,在那种环境下,心神虚弱时,最容易让道心不稳。

雪凝海自认为她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至于坏到要让小后辈坏了道心。

好歹也是给她的付出呢。

“哥哥,”快到鬼屋门口,雪凝海拽着杭子书的衣袖,理直气壮说,“我不想玩了。”

杭子书静静看了她一眼。

“不想玩就不玩。”

他也干脆,雪凝海说不玩,立即牵着她转身。

“想玩别的什么,我陪你。”

“不玩了,都不玩了,”雪凝海拽了拽他衣角,“我困了,哥哥,我们回家睡觉吧。”

杭子书沉默片刻,心里还是软了。

雪凝海想玩的眼神没有变,却说不想玩了。只有一个答案,她肯定知道自己灵气大量流失,需要即刻休整。

她……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好。”

*

这一次休整,杭子书休整了足足三天。

雪凝海在期间也问他,怎么没有吃下去瞬间恢复的灵药。

杭子书不知道该怎么给解释,现在和上古不同,现代社会种植灵草的资源很少很少,能种植出来的灵草更少。品相好的,再炼丹中还有损耗,真正能够练成丹药,就是十分之一。

这十分之一的价,承担了全部的成本,一颗说是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他不是吃不起,而是没必要。

宗门要养着上千弟子,他还不是因为对战而受伤。在他自己选择寻灵蝶的那一刻,他就不可能去损耗宗门的资源。

毕竟宗门自己的灵草很少,市面上绝大部分的灵药,都被秦氏集团给垄断了。

要是消耗宗门内部的资源,就要去向秦氏集团购买,中间免不了一些麻烦。

他只能简单解释一句:“我们出门在外,回去拿药就出不来了。”

这个是骗雪凝海,也不算是完全的骗。

宗门现在一直在想要把雪凝海抓回去,审问关于魔修的事情。

如今魔修杀人事件越来越多,不单单是玄门,就连警方都所怀疑,他也接到过来自警方的电话,试探着问这件事,是属于正常人类范畴,还是需要能人异士的地步。

闹得这么大,雪凝海只有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所以绝对不能带着雪凝海回宗门。

雪凝海也不知道理解了没有,这两天杭子书不去上学,她也不出门,天天躺在沙发上看葫芦爷救娃娃。

杭子书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这一次和以往不同,宗门半句话都没有提及雪凝海,而是告诉杭子书,又出事了。

宗门派出去的两个弟子也跟着出事,现在玄门都人心惶惶的,希望杭子书作为宗门少主,出面去抓住一个魔修,平复一下玄门的人心。

这个要求杭子书无法拒绝。

但是这种情况,他不能带上雪凝海,又不能送她去宗门,也不能把她一个人留下。

几乎是在他犹豫的同时,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来自周梦妍的。

周梦妍是他的师妹,也是一个实力很不错的同辈,她主动提出,在杭子书不在的期间,帮忙照顾一下雪凝海。

“师兄,我上次见过雪凝海,她年纪小,我是女生,照顾起来应该挺方便的。师兄把她放在我这里放心就是。”

杭子书想了很久,周梦妍是信得过的同门,让周梦妍来这里照顾几天雪凝海,好像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今天晚上要离开几天,有个姐姐来照顾你,可以吗?”杭子书怕雪凝海抵触,还提到,“你见过的,那天晚上和我一起去找你的姐姐。”

雪凝海还在看手机,闻言抬头。

她记得啊。

那个想杀她的女修。

让她来照顾?啧,有点意思。

“好哦。”

周梦妍来得很快,晚上八点半,她出现在酒店门口,敲响了门。

杭子书已经准备好了,他只拎了个书包,开门后,让周梦妍进来。

“这两天我不在,麻烦你照顾她了。”

周梦妍垂着眸努力不看雪凝海。

“师兄放心,我会的。”

杭子书还是放心不下,叮嘱了好几遍,让雪凝海不要乱跑,老老实实在这里等他回来。

雪凝海乖乖朝杭子书摇了摇手。

“哥哥放心吧。”

等你回来,你的师妹肯定没了。

杭子书离开一个小时,雪凝海还在看手机。

动画片真好看,薯片真好吃。

周梦妍的眼神……真不知道收敛。

啧。

雪凝海感觉到了周梦妍靠近的脚步。

她一动不动。

一张符箓落在她身上。

雪凝海顺从地闭上眼。

嗯,要准备杀她了吗?

藏尸体有些麻烦,还是把她直接融化掉吧。

雪凝海做好了准备,却不想周梦妍拿出了芥子盒,将她收了进去。

咦?

雪凝海觉着有趣,索性继续等着。

不多时,她从芥子盒中被倾倒了出来。

叮铃。

雪凝海睁开了眼。

她倒在一个巨大的石盘上。周围是七八根石柱。

红色的,是血吗?血凝成线,在半空中飘荡成一张网。

周梦妍就站在不远处,在她的身侧,是那几个老修士。

“妖女抓回来了,事不宜迟,开启炼化阵吧。”

“可是就这么把她炼化了,少主哪里怎么办?”有个修士迟疑。

“魔修杀人无数,她是魔尊,理应为魔修承担后果。”

另外一个老修士急不可耐道:“还等什么,她可是魔尊,天生灵体!炼化了她,得到的灵气足够蕴养宗门了。这也算是少主养她一场的报答。”

雪凝海唇抿了抿。

是她低估这些人了。

炼化阵,这可是要把她的灵体彻底打算萃取灵气啊。

周梦妍手放在阵法的眼,对着雪凝海露出了笑脸。

“妖女,去你该去的地方。你早该死了。”

轻飘飘的恶意,扑面而来。

雪凝海看见她手往下一按。

阵眼——开。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