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一花一酒锄种田 风初袅 > 第266章:等出去,就成亲

第266章:等出去,就成亲

小说:

一花一酒锄种田

作者:

风初袅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2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一花一酒锄种田最新章节!

待到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分开,陈松的眼睛亮得惊人。

小朵下意识地回避了一下,她有些害怕了,这如野兽一般的目光。

“我再出去找找吃的。”

陈松将小朵放下,狼狈地钻出山洞。

他心里害怕了,有那么一刻,他感觉自己就要化身野兽,将怀里小小的娇娇的小朵给拆腹入骨。

小朵在洞里等了良久,陈松才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上滚动的水珠,湿漉漉的头发,好像这个人刚刚才洗了一个澡。

他举了举手中的鱼,声音里带着些欢快:“我又抓了两条鱼,我们……”

陈松的目光顺着小朵的目光看向火堆旁已经被移开的烤鱼,还有那一竹筒冒着热气的鱼汤。良久,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尴尬地笑了笑:“我忘记我早上已经抓过鱼了,没事,留着中午吃。”

鱼汤果然有些腥,小朵就喝了一口,无论陈松怎么劝,她都不肯再碰一口。烤鱼略微好点,她也只吃了小半。

反而是陈松说不能多吃的山药,被她吃了一小节。

人就是很奇怪,你越吃的少越不容易饿。吃的越多,肠胃蠕动的越快,饿的也越快。

吃完收拾好,陈松将新抓的鱼晾在一边,如果中午找不到路,这就是他的中饭。至于小朵,他等会出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给她吃。

“今天我自己走。”

小朵穿好鞋固执地站在地上,陈松看着她慢慢爬出洞口,无奈一笑。

洞外的空气流动,感觉气息都比山洞里好。

小朵刚走了两步,陈松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将她抱住,圈在怀里:“今天不背你,抱你行吧。”

“啊。”小朵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待她看见陈松狡狯的笑容,又醒悟过来,伸出小拳头在他肩头重重擂了两下:“你干嘛,吓死我了。”

“哈哈哈……”

陈松爽朗的笑声一起,他脚下发力抱着小朵一路狂奔。天空,白云,树木,如倒影般在小朵的眼前略过。

很快,他们就跑到了一株挂满了红色果子和花朵的树下。

“小朵,你看,石榴树。”

正窝在陈松怀里闭着眼睛的小朵闻言仰头去看,一株高大的石榴树近在眼前。火红的花果的挂满了枝头。

这是和她空间里的拿几株石榴树一模一样的一株,同样的高大,同样的开不败的花,结不完的果。

小朵痴痴地看向石榴树,她想她的空间,想小石头小土豆,想花小荷花小叶还有宋英。她想大王庄的孩子,想朝阳院的孩子,想沈家庄旁小庄子里的那群妇人和孩子。

她们好吗?

“陈松,我想她们了。”

小朵抱着陈松的脖子,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惊得陈松手足无措起来。只能抱着小朵在石榴树下转圈:“你别哭啊,我们也许很快就出去了。你看,你看,这石榴树还有好几棵呢,就是我们出不去,等秋天就有石榴吃了。等有空我们再出去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别的果树呢。”

“我不想吃,我家里都有,我就是想回家。”

小朵越哭越觉得委屈,以前多好啊。有空间,有店铺,乡下有房子,城里有宅子。她奋斗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什么都有了,该享受人生了。

突然掉到这么个鬼地方,她要是回不去,难道还要在这里继续从新开始?

早知道要重新开始,拿还不如当初找个地方钻进空间混吃等死,自己还折腾个什么劲。

无助的陈松看着怀里委屈的小朵,也不知道怎么劝才好,他只能抱着个宝贝一样在石榴树丛下来回渡步,口中说着连自己都不能相信的各种甜言蜜语。

当陈松说道,小朵你别怕,我一定带你出去,等出去我们就成亲,生几个孩子的时候。花小朵突然停止了哭泣,睁大红通通的眼睛看着陈松。

“怎么了?”

小朵哭陈松慌,现在小朵不哭,陈松心中也慌,他也不知道该拿这个突然和小孩子的小朵怎么办。

那个可怜小女孩子突然这么依赖他,他很高兴,可她这么一直哭一直哭,他又舍不得。

小朵梦幻般地将手放在陈松的脸颊上,哑声说道:“陈松,我们就在这里成亲吧,生许多孩子,这样我们就不孤单了。”

她是真的喜欢孩子,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她就不会收留照顾大王庄,朝阳院,东山边的孩子。而她,最想要的当然是自己的孩子。

陈松定定地看着怀里的花小朵,她那么好看,就是哭得眼红鼻子红,头发蓬乱也是好看的。他多想如她所愿,现在就给她一个孩子,让她不觉得害怕。

山中的风轻软吹过陈松的发丝,他艰难地咽了口吐沫,轻声道:“等我们出去,我们就成亲。”

小朵呆呆地看着陈松,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在这里成亲,对于她来说,只要她想嫁,哪里都没有区别。

“小朵,我们如果出不去,起码我们还要彼此。可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等我们老了,孩子们怎么办?他们有谁来陪伴?”

说出这些话,陈松觉得自己的眼眶都红了。

他们在这里还有彼此,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强。可如果真的出不去,他们生下孩子,那么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一辈子就在画里,孤单的老去吗?

“陈松……哇……”

这次小朵是真的哭的撕心裂肺的了,这叫什么事啊。

她原本就是带陈松进空间给他治伤的,谁知道会来这个鬼地方。现在陈松是好了,他们出不去了,早知道当初还不如不要这个空间。

她好歹是个有现代头脑的大学生,做什么不行。

有空间固然占了很大的便宜,可她也被空间反噬了,这就是不劳而获的代价。

“别哭了,我一定想办法,真的出不去了,我们不是还有彼此吗?”

陈松坐了下来,一手托着怀里的小朵,一手轻轻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有些凌乱的长发。

他的小朵,跟着他还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呢。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