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豪野犬]隔世相逢 丧仪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小说:

[文豪野犬]隔世相逢

作者:

丧仪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5

“国木田先生!”

灯火通明但寂静的大楼内,敦用力拍打着阻隔在两人之间的窗户,然而于事无补,一墙之隔的国木田独步依旧和一路走来遇见的中原中也等人一样仿佛被隔离在独立的空间里,声音无法传达,里面的人也看不见位于外面的他们,每一场战斗都进行得艰涩,要么如同中原中也、森欧外和尾崎红叶一样与不会受伤和死亡的【自己】的幻影进行永无止境的战斗,要么就和现在的国木田独步一样面临源源不断的敌人,虎爪又一次从完好无损的窗户上重重弹开,敦咬紧了牙,不得不如同之前的数次一样放弃援助陷于困境的同伴。

“请再坚持一下,国木田先生!”

——擒贼先擒王,只有打败了中岛桑那个世界的太宰治,所有人才能得救!

一边这样喊着,敦和泉镜花再次出发向着顶楼的首领办公室奔去——然而,说是要去往顶楼,这栋大楼内的时空却处处是扭曲而混乱的,一不小心就可能徒劳地在原地踏步。走廊的尽头依旧是几团扭曲的光晕,不知道会通向迷宫的哪个地方,少年扭头望向身侧的少女,泉镜花闭眼感知了一下,随即坚定地向着最右边走去。

“这里。”

遵循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少女直觉似乎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们,但现在的情况下相信那个未知的援助者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两人拉住手防止失散,身影瞬间隐没在光晕内。下一秒,另一个夜叉白雪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他们刚刚停留的地方,异能力体人性化地垂首,仿佛是在向什么人传递消息,几秒的停顿后又似乎是得到了回复,锋锐的刀芒直接穿透阻隔了敦和国木田独步的屏障,正持枪苦战的金发青年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刀背击昏,他面前的敌人也随之消散,夜叉白雪抱起他放到监控的死角处,而原地又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国木田独步,随后异能力体抽刀挥斩——

血液飞溅。

而另一边,敦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确实在向着大楼内部深入,逐渐昏暗,开始闪烁的灯光,越发显得沉重压抑的廊面风格和装饰,都给人以一种缓慢增加的心理压力,所有其他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奔跑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在寂静中重重回荡,泉镜花仿佛猫一样轻巧地跑在前面,足尖点地近乎无声,他们在复杂而曲折的岔道口之间来回穿梭,少年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童话,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诡谲疯狂的幻境世界中白兔为她引路,她要去讨伐暴虐的红心皇后,最终推开华丽宫殿的大门,高高在上的掌权者对她露出漆黑的微笑——

“来得真快啊,这个世界的敦君,不,为了区分就叫你中岛君吧。”

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厚重的办公桌后面,双手交叉置于桌面的,是有着和朝夕相处的前辈同样的容貌,和让人毛骨悚然的胆寒笑容的青年。

敦几乎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任何属于人类的气息——宽广的办公室里没有开灯,青年的大半个身体都笼罩在一层阴冷且诡谲的黑暗里,只留一双无机质的鸢色眼珠轻飘飘地从他身上扫过,剥落、脱离感,即使是年幼的孩童也能感知到的可怖——那是粘稠污浊的恶意的集合体,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异物,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名为太宰治的男人,他的敌人。

“中岛桑在哪里?”

敦以愤怒的目光直视着他。

“敦君吗?”棕发青年的笑容不变,“我可爱的部下当然是替我去执行任务啦。”

“中岛桑不是你的工具!”敦忍不住上前一步,“不仅是中岛桑,天人五衰伤害了那么多的人,中岛桑一直说你是温柔的人,他一直相信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究竟是为什么呢?不如中岛君你来猜一猜?”

对方笑眯眯地歪了歪头,依旧没有任何攻击倾向或者其他的举动,就在这时,大门轰然倒塌的声音在敦身后响起,黑色的罗生门冲出烟尘,擦着他的身体向前袭去,只不过还没触碰到攻击对象就在一阵白芒下消散,办公桌后的青年甚至没有改变一下动作,注视着他们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哦呀,这次来的是芥川龙之介君吗?”

“芥川——!”差点在无差别攻击下受到波及的敦不知道自己是该惊喜还是该生气,“你没事——!”

罗生门又一次擦着少年的脸划了过去,这次成功划出一道血痕。

“吵死了,人虎,像你这种会浪费时间和敌人交谈的蠢货究竟是怎么会被太宰先生看上的,”用比往日要低沉数倍的声音,紧皱着眉头,一声黑衣的援兵充满杀气地瞪了敦一眼,“如果你只是来和对面这个家伙谈心过家家的就趁早滚远一点,否则在下不介意先杀了你。”

敦的额角冒出一个十字,觉得自己刚才一瞬间的担心全部喂了狗。

“哈?像你这样永远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我说过很多次了有本事自己去问太宰先生啊!你杀了我看看他会不会选你!”

“什、你想死在下就成全你!”

“嘛,嘛,感情真好啊,但是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眼看气氛逐渐剑拔弩张,太宰的声音慢悠悠地插入两人中间,成功吸引仇恨化解了即将开始的互殴。

“啧,待会再找你算账。”

“你先保证自己那时候还能醒着吧——上了,镜花!”

以一种无声胜有声的“谁和这家伙感情好了”的相看两厌的表情互瞪一眼之后,虽然嘴上放着狠话,但两人还是默契地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呵呵,不错的气势,但是,要陪你们玩耍的可不是我哦——对吧,敦君?”

一瞬间,从心底蔓延上来的寒意让敦极速止住了想要前冲的脚步,从手臂上传来的大力将他一下子扯离原地,几乎是下一秒,深深的斩击痕迹无声在少年刚刚的落脚处出现,划出一道天堑般的沟壑,可以想象如果刚才芥川没有用罗生门把他拉开现在他已经从头到脚被劈成两半了,仅仅是一瞬间而已,敦踉跄着站定,感觉到冷汗已经濡湿了脊背——少年一直避免去想象和中岛敦成为敌人真正兵戎相见的场景,不仅仅是因为那会让他感到痛苦,而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其实知道,自己不会有胜算。

敦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展现真正实力的样子,即使是在进行实战训练时,来自对面的辅导性的攻击也都是恰到好处,说是温柔的指导也不为过,几乎不会让他受伤,十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呢?而现在,他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四下环顾,只有不远处办公桌后的太宰还是微笑着——就好像已经预见了他们的命运。

“上面!”

泉镜花突然高喝了一声,敦下意识地扑过去抱住她就地一滚,眼角的余光被夜叉白雪雪白的衣摆占满,然而下一秒,那曼妙的身姿就被漆黑的光芒毫不留情地撕裂吞噬了,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白发黑衣的青年安静地甩了甩手,夜叉白雪仿佛想要最后回头看一眼的身影就这样消散在空气里,来不及安慰有些怔愣的泉镜花,眼看着对方又轻描淡写地把袭来的罗生门撕裂移来视线,敦在那让人战栗的杀意中把泉镜花往后一推。

“镜花,你保护好自己!”

“敦——!”

眼看少年被一脚狠狠踢到墙上口吐鲜血,泉镜花惊呼出声,下意识地就想冲上前去,就在这时,救兵终于姗姗来迟,铺天盖地的银色罗生门破开一旁的落地窗奔涌而入,芥川龙之介踩着罗生门从室外跃入室内,几乎是立刻就吸引了中岛敦的注意力,视线在搭档脸上一扫,层层叠叠呈防御状的罗生门挡住对方攻击的同时,青年将难得浮现出怒意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太宰。

“...黑衣男。”

“哦,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芥川君,这么快就和妹妹交流完感情了吗?”

没有再回答太宰的问题,罗生门转瞬间束缚住中岛敦的手脚,芥川龙之介在拉着青年跌出窗外以前用充满杀意的眼神深深望了他一眼,仿佛一只已经锁定了猎物的不死不休的狼。

“哎呀,居然把我的敦君拐走了,这可伤脑筋了,我可不是武力派呀。”

嘴上说着苦恼的话,太宰唇边的笑意却加深了些,没有时间去担心芥川龙之介的安危,只能选择相信他的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重新站了起来,超再生不断修复着被踢断的肋骨和受伤的内脏,一旁的芥川啧了一声还是搭了把手。

“嘛——既然敦君不在了...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你了,镜花酱。”

——镜花?!

刚刚站稳的敦惊愕地抬头望去。

“不要命令我。”

伴随着显现的夜叉白雪,出现在太宰身后的确实是他之前在走廊中遇见的和服披发的少女——但是,正因为见过,才能迅速察觉到其中的差异,无论是气质,神态,眸光和语调都带着人的鲜活,周身的气势和凛冽的杀意也更甚,夜叉白雪在下一刻持刀袭来,意识到除了自己之外芥川和泉镜花的异能力都尚未恢复的敦用虎化的手臂堪堪挡下刀刃,被从上面传来的力道逼退一步的同时,正好对上少女抬起的沉静的眼睛。

——她完全保有自己的理智。

敦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为什么要站在那一边?明明那个人对中岛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我会保护敦。”

泉水般冷冽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敦意识到她在和自己说话——好像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以缓慢的语调,少女一字一句地说:

“只要是为了敦,我什么都会去做。”

夜叉白雪再次高高举起了刀。

“所以——”

寒芒一闪,刀刃却瞬间偏离了轨道贴着身体划过,敦愣在原地,瞳孔中映照着太宰嘴角缓缓留下的鲜血,手持匕首从背后透过椅背干脆利落地刺入对方心脏的少女缓缓松开手,声音依旧平静无波。

“所有想要伤害敦的人,都由我来杀掉。”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