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福尔摩斯花瓶小姐 末路狂奔 > 伦敦迷雾

伦敦迷雾

小说:

福尔摩斯花瓶小姐

作者:

末路狂奔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8

“阿西娜?你这着急忙慌的要去哪?”华生打开了铁护栏正看着着急跑出门的阿西娜缓缓问道,歇洛克紧跟在后却似乎并不在意,甚至连看都未看她一眼。

阿西娜大声道:“梅拉斯先生被绑架了,一定是拐骗索菲的那群人做的!”

“你怎么知道?”歇洛克站在台阶上猛地抬头问道,阿西娜却指了指屋里解释:“梅拉斯先生的朋友找了过来,说是去梅拉斯先生家时正看见有人将他从自己的家门口劫走。”

说着阿西娜与华生、歇洛克又走回了屋里,阿西娜一边说一边道:“我刚才给迈克去了电话已经告知了这件事情,正想着去找你们……”

华生连连点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梅拉斯先生既然被那群人带走了定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咱们得赶快找到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歇洛克本正快步向上,一时听了华生夸赞阿西娜做事周到便忽然愣住,他回头看向阿西娜说道:“看来在巴黎的生活让你敏捷了许多啊!阿西娜,相信在未来几个月中你有这样的荣幸与我生活在一起,一定会更为……”

阿西娜听了这话心中便不由一阵紧张,她本该一如既往的做个神经大条的阿西娜,但事关梅拉斯先生的性命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她态度冷淡,只强壮镇定说道:

“快算了吧!我在迈克那也住了许久,你不还是照样称呼我为有头无脑的花瓶小姐吗?我可不觉得你比迈克还要聪明!”说着阿西娜拎起裙摆从歇洛克与华生中间穿行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留给被歧视了的歇洛克。

尽量没有眼神交流,总归是件好事情。

歇洛克歪着头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阿西娜,连连摇头笑道:“连嘲讽的手段也比从前高明太多,想必在巴黎一定交往了几个刻骨铭心的男朋友吧?阿西娜?”

他探着头朝楼上望去,得到的却只有阿西娜清冷的声音驳斥道:“我不像你这个阿波罗,嘴欠得罪了爱神丘比特,恐怕这世上永远也没有女人会喜欢你了!”

“刻薄!”歇洛克微张着嘴惊讶叹道,她如今骂人实在过于刻薄!

一旁的华生却早已忍不住笑出了声道:“阿波罗?这个称呼倒是……哈哈哈!”

歇洛克一边上前一边解释道:“阿西娜(即雅典娜)在希腊神话中是宙斯的第三个孩子,其名字寓意也有第三个孩子这样的意思。而宙斯的第二个孩子……自然就是太阳神阿波罗。在我们小的时候,爸爸和妈咪有时候也会用这样特殊的称呼来打笑我们兄妹。”

“oh god!”华生轻叹一声笑道:“按照这样的排序,那迈克罗夫特岂不是对应着阿波罗的双胞胎姐姐,宙斯的长女,阿尔忒弥斯——处女神?”

歇洛克理了理身上的领带歪头解答道:“没错!我觉得很是符合迈克这个处男!”说着他便露出招牌的客套笑容踏进了房门,只剩下华生一人站在原地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你怎么知道迈克罗夫特还是处男?你又没趴在人家的床底下生活!”

只华生疑惑不解的这会儿功夫,歇洛克与拉尔夫已经结束了寒暄直接进入了正题。

“那人看起来穿着是个绅士模样但却全然不是绅士做法,还有马车里似乎还坐着一个大块头,梅拉斯先生出门时骂骂咧咧的怎么看也都是被挟持走的!”拉尔夫放下手中的茶杯,赶忙说道:“他前几日就与我聊起了您,还说今日会来见您,我得了您的住处地址便急急忙忙赶来了。”

歇洛克坐在沙发上摩挲着嘴唇问道:“尤斯塔斯勋爵,你瞧见的那个绅士,是不是个年轻、英俊的黑高个儿?”

“不!不是!他个子不高,身材也是瘦削……”拉尔夫靠着沙发微微思虑又道:“对了!那人说起话来总是‘咯咯’直笑,我离得算远了也听得很是清楚。”

歇洛克突然起身看着华生道:“若劫走梅拉斯的是哈罗德或许还不至于危及,但这个‘咯咯’直笑的……一定是梅拉斯起先口中的那个猥琐中年男人。”

阿西娜皱眉不解:“为什么他就更为危险了呢?”

“因为他才是主谋,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谋。他们的消息被梅拉斯刊登在了《每日新闻报》上走漏了风声一定会引出无数的麻烦,这时候抓走梅拉斯除了灭口想来不会有别的事情了。”

歇洛克起身走到电话旁,可还没拿起电话却已然响了起来。在这个电话刚刚发明没多久的年代,能用得起电话的家庭屈指可数。在这个时候打这通电话来的人,想来也不难猜测。

“迈克罗夫特,告诉我你该是有点什么消息了吧?否则你的工作状态可就是大大的失责!”

歇洛克抱怨完这两句后便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屋内几人几乎是动也不敢动的看着歇洛克,无不期盼着能得到点好消息。

“啪!”他挂上电话看着华生道:“迈克罗夫特受到了回信,索菲被关在贝纳姆的默特尔兹,我们得赶快去那儿!雷斯垂德已经带着苏格兰场的警察赶去了!”

歇洛克手忙脚乱的拎着大衣,转头看着一旁的哈德森太太道:“去吩咐下人找一辆四轮马车来!”

说罢也不顾仍旧坐在客厅的阿西娜与尤斯塔斯勋爵,便径直下了楼。

他的妹妹阿西娜从来不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到现在歇洛克也是这么认为的!已然成为阿西娜身份的辛韫,自然要保持着原身的兴趣习惯远离这些纷争祸事,虽然她的好奇心没能得到满足,但最起码人身安全得到了满足。

尤斯塔斯勋爵微微站起身,好不容易能同这位美丽的小姐独处,他刚准备开口说改日邀她一起去听音乐会,歇洛克却不知怎么又折返回来。他绕过两人来到办公桌后,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把□□放进了自己的大衣袋。

又转头道:“尤斯塔斯勋爵,我想你没事儿就先回去吧!待在外面总是不安全的,早些回去吧!”说着歇洛克便直接站在了阿西娜的面前将她整个人都挡得严严实实。

任凭尤斯塔斯勋爵踮脚、抬头也再看不见阿西娜的全貌,阿西娜看着歇洛克的背影不禁觉得好笑。

怎么……感觉就是故意针对自己和尤斯塔斯勋爵,不想让他同自己相处、说话呢?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尤斯塔斯勋爵话还没说完便被歇洛克急急推了出去,阿西娜只是笑道:“走好,拉尔夫!”

听见阿西娜亲切叫着尤斯塔斯勋爵的名字,歇洛克更是突然转头十分怪异的看着她,趴在门板上只小声道:“他不适合你!”

阿西娜也小声回道:“我不这么认为!”

“哼~”歇洛克轻哼一声来不及再与她耍贫嘴,只急急忙忙跑下楼就忙着去救人当神探了。

好不容易剩她一人阿西娜也轻松许多,她一路走回了自己的卧室连行李还未收拾她便想着先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才是真的。

可走到箱子前阿西娜却有些情不自禁的拿起了被凶手杰克抢走的那个箱子,她打开箱子……直到此时阿西娜才发现自己的这个箱子里,在堆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上竟然摆放着一张从前没有过的卡片。

“永远别忘记自己的家人!”

这漂亮的花体字绝不是什么普通人就能写出来的水平,凶手杰克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极高的教育水平,这似乎并不该是他能写出来的字体。

阿西娜瘫坐在大床上,脑海里还回忆着杰克跳海前虽说的每一句话。

他转告的信息是否来自于莫里亚蒂?他反复重复着的“家人”到底又是什么意思?他根本不想杀自己却又以对凯瑟琳下手折磨和恐吓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是来自于莫里亚蒂的指使吗?

阿西娜对这一切感到困惑不已,他本该去找歇洛克和迈克罗夫特问个清楚、说个明白的,但一旦提到了那个曾经冒充清洁工的凶手杰克,她就没法再回避自己在巴黎那夜遭到“血玫瑰”猎杀的事情。

自己“借尸还魂”已然是骑虎难下了,可要在福家兄弟面前回溯“还魂记”那可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稍微出现任何一个破绽都会引来他二人的怀疑,想来虽然福家兄弟脑子聪明不会信什么神鬼、还魂之说,但这逻辑链不成立且漏洞百出的逃命往事总归还是装作没发生的好。

那如今看来,莫里亚蒂也只好是自己先小心留意着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