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主网王综漫]今天也在打网球 想的太多 > 全国大赛(二)

全国大赛(二)

小说:

[主网王综漫]今天也在打网球

作者:

想的太多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3

等到森凌叶一行人找到青学和比嘉中的比赛场地时,第四场比赛刚刚结束。

几人迎面碰到了青学的海堂。

“幸村教练?”

听到海堂的称呼,幸村笑得温柔,“集训已经结束了,叫我幸村就好。”

海堂向幸村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还是十分谢谢你之前的指导。”之前集训的时候,虽然幸村组的训练是最累最苦的,但是海堂能够感觉自己的进步。虽然他们在不同的学校,在球场上便是对手,但是幸村却丝毫没有藏私,一针见血的指出他们的不足之处,给出意见,并针对他们的弱点加大训练量。而这些在比赛中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等海堂过去,森凌叶歪着头打趣道,“精市的魅力还真大啊,这是又多了一个小迷弟?”

“小叶这是羡慕了?”幸村故作沉思,“也对,这样的幸福你好像还没体验过,那就羡慕吧。”

K.O!

森凌叶顿觉胸口被狠狠的差了一刀,“哼,谁会在意这种事。”

刚到场边,森凌叶就被比嘉中教练的骂声吓了一跳。

“你们这些令人羞耻的家伙,到底在干什么,每个人都一样,竟然往我脸上抹黑。话说回来,竟然让一年级的给打败了。为了赢,不就是要不择手段的么?”

“不要被青学的小子们吓住了,如果对方是两个人的话,你们就要让他们见识下能敌过三个人的气势!”

“想要明刀明枪的去比么?你们这些垃圾!”

“这就是比嘉中的教练?”虽然不知道之前的比赛过程,但是在球场上就这样谩骂自己的队员,这样的教练还真是差劲。

森凌叶也见过许多球队的教练,无论是冰帝的榊教练、城成湘南的华村教练、六角中的老爹还是青学的龙崎教练,都是十分有人格魅力让人尊敬的。但是场中的这个人,真是打破了森凌叶对教练的认知。

没等他感叹完,比嘉中的教练就被不知从哪来的一颗球击中肚子,坐在了指导席上。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从比嘉中的队伍中走出,对着教练说道:“请您坐到最后一刻,甲乙女监督。”

“柳,那是谁?”真田问道。

“他就是比嘉中网球部的部长,木手永四郎。”

“真是个危险的家伙。”虽然觉得对方的教练有些过分,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用网球打人,让森凌叶十分不喜。

“木手永四郎,是将冲绳的比嘉中首次引领上全国大赛的大功臣。作为选手之一的他,实力不容置疑,部员对他的信赖也很深厚。在九州大赛上,他打败了各校的王牌,那家伙的别名被叫做‘刺客’!”

不知什么时候,乾站在了柳的身边,“你们已经结束比赛了么?可真快啊。”

“是你们太慢了。”

“只是稍稍花了点时间。”

森凌叶实在不想听两人毫无营养的寒暄,讲到一半就不讲了真的好难受啊。“所以,为什么会是‘刺客’呢?”

“因为那份大胆和迅捷攻击对手要害的打球方式,所以被这样喻为。”

这样啊,森凌叶点点头,那还真是很符合他暴力的球风啊。

“第五场比赛,第一单打,比嘉中木手永四郎,青春学园手冢国光。”

隔着球网,木手将手中的球拍猛地朝手冢的右肩挥下并出言挑衅。但手冢只是转头看了看,面不改色,镇定的推开球拍,应下木手的挑战。

真田皱着眉头,“也太难看了。”

“按照一贯的剧情套路,木手这样刚出场就挑衅的,最后一定会被教做人的。”森凌叶一本正经的说道。

比赛一开始,木手直接用出了“缩地法”。

“这就是冲绳武术和网球结合的产物么?”不管看几次,森凌叶总觉得好神奇。“这种一步就到网前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火影忍者》里的忍术变成了现实一样。”

“精市快看,这个好像瞬身术一样。”

“那个是影分身么?”

“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这么像是幻术的对决。”

“柳不是说‘缩地法’只能是前后移动么?木手分明是前后左右到处跑,简直是无CD的闪现。”

幸村有些头疼的揉揉太阳穴,他是不是应该警告赤也,少带着小叶一起看漫画打游戏。让森凌叶这么一说,他都要不能直视木手和手冢的比赛了。

“你还真是不华丽啊,森。”

听到这声线,不用回头,森凌叶都知道是迹部来了。

“难道你没看过《JUMP》没玩过格斗游戏?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面对迹部的讽刺森凌叶立刻反击了回去,“所以,你也很不华丽!”

“本大爷才不会做那么不华丽的事”

“那你还真是可怜,缺少了多少精神享受。”

真田及时的打断了他们,“你们怎么过来了?”

“手冢回归的第一战,我自然是要来看的。你们不也是一样。”

“这你可就猜错了。”森凌叶向另一边指了指,“也就只有你整天想着手冢,我们是来看比嘉中的武术网球的。”

迹部的表情,让森凌叶笑得十分肆意。虽然一开始是为了看所谓的冲绳武术,但真的到了这里,看的到底是什么就说不定了。不过这种事,他才不会说出来。

慈郎一看到熟悉的队服,立刻从迹部身后冒出头来,“文太呢?怎么没看见他?”

森凌叶想了想,“他应该和桑原去商店买吃的了。”

“好吧。”没见到丸井,慈郎又缩了回去,打了个哈欠后开始寻找睡觉的地方。

向日一头黑线,“你不是才刚睡醒么?”

“可是我又想睡觉了。”

忍足无奈的看着慈郎,这场比赛的胜者将是他们下一场比赛的对手,迹部把他们带过来,是为了让他们看比赛的。

场中,木手自信的对手冢放话,“这些雕虫小技,对我毫无用处。”

“手冢居然被压制住了么?这也太奇怪了些?”

“手冢当然没这么弱,他还在试探。”真田牢牢的盯着手冢的身影,“你看他的眼神,那是狩猎者在盯着猎物的眼神。”

有么?森凌叶仔细的端详着手冢的脸,“弦一郎,你到底是怎么从手冢那张万年冰山的脸上看出这些的?”他怎么觉得,手冢看起来没啥变化,果然是他还修炼的不够么?

球拍划过地面,扬起的尘沙干扰了手冢的视线。没能及时回击这一球,木手再度赢下一局。“真遗憾啊,手冢国光。下次应该乖乖的听别人的忠告,我为了赢会不择手段的。”

真田十分看不上木手的行为,“他以为这样的手段就能赢过手冢么,未免也太天真了些。”

幸村有些意外,“手冢,是生气了么?”对于情绪的变化,幸村向来十分敏感。无论是之前遇到的手冢,还是青年军集训时的那段相处,幸村都没见过手冢的情绪有过波动。

“看来,他要认真了。”真田有些期待,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完全状态的手冢了呢。就让他见识一下,治好手伤全力比赛的手冢吧。

木手还在为之前的胜利沾沾自喜,下一刻,就被手冢的回击吓懵。看着手冢所向披靡的样子,森凌叶有些不能确定的问道,“他这是进入了‘千锤百炼之极致’么?”

“应该是错不了了,将‘无我之境’爆发的全部力量集中在左手上,能够将威力回旋之类的双倍回击,而且也能将无我副作用的疲劳降到最低,就只有这三扇大门中的第二扇了。这才是手冢的真正实力啊。”

迹部站起身,一言不发的离开。冰帝的其他人见状,也跟了上去。

“迹部的脸色有些难看啊。”

“被手冢的表现刺激到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一。”

幸村也开口道:“我们也走吧,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

虽然一路上都没什么表现,但森凌叶觉得,被手冢刺激到的可不止一人。从回到学校后,真田异常亢奋的拉人去打比赛就可见一斑。

森凌叶有些担心的和幸村说道,“弦一郎这样没问题么?”

幸村笑吟吟的看着森凌叶,“剑道讲求一往无前,不管遇到什么,都会一剑斩之。你对弦一郎有信心一点。”

“也是哦。”森凌叶抓抓头发。“他不是那么脆弱的人,或许今天的比赛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

“既然你还有空想东想西,就来陪我打一场吧。”

诶?

“说起来,我们也好久没正式打过比赛了。”幸村脱下外套拿出球拍,“就让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吧。”

好吧,森凌叶认命的跟上。所以,被手冢刺激到的已经不止是迹部和真田了么?

躺在椅子上,森凌叶恍恍惚惚,过了一会儿才看清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人都结束了比赛,都在旁边看着他。

“感觉怎么样。”幸村把水杯递给他,“要我喂你么?”

迎着笑容可掬的幸村,森凌叶一瞬间耳朵就红了,“我我自己来。”

丸井把手伸过去,捏了捏森凌叶的耳朵,“好烫哦,小叶子。”

森凌叶羞恼的拍掉丸井的手,惹得切原在一旁偷笑。

柳把刚才做好的数据图拿给森凌叶看,“凌叶这段时间的进步还是很大。”

“可惜,还是输了。”虽然有些失落,但森凌叶又觉得在意料之中。果然,现在的他还是克服不了五感全失的状态。

仁王搭着森凌叶的肩,“你最后可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本来以森凌叶的状态是接不到那一球的,但是就在下一秒,森凌叶却令人惊讶的出现在了球的落点。只是有点可惜,没有掌握好力道,球狠狠地砸在了球网上,没有过去。

“打得不错。”真田也开口说道。

“真的么?”森凌叶猛地抬起头,眼睛发亮的看着幸村。

“当然。”说实话,时候回想起来,幸村也有点不敢确定,如果这已经被自己判定不能被回击的球真的过了网,站在后场的他来得及到网前么。

想到这,幸村问道:“小叶,最后一球你是怎么知道球会在那里出现。”

森凌叶想了想,那个时候,幸村已经用出了他的Yips,看不到球的影子,听不到球划过的声音,甚至连球拍都不知道是否还在手中。他的世界是那么的黑暗,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呢?

“就是感觉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和我说话。”

“声音?”切原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听起来这么灵异呢。

“对,他一直在和我说,到右边去,到右边去。”

顿了一下,森凌叶笑了起来,“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拼命的向那边跑。然后就听到他在说‘快了,就快到了,就是这里,打它!’”

“然后呢?”

森凌叶耸了下肩膀,“然后,我也不知道了,精市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吗?”

众人陷入了沉思,“这或许是你精神力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也有可能是你的第六感。”

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出现的时间太短了,不仅是幸村,就连柳也不能确定。

“不如这样,从明天开始,我们天天打一场。如果这种状态可以稳定出现的话,不就知道为什么了?”幸村如此建议到。

森凌叶咽了下口水,“好。”虽然被灭五感真的不好受,但是他也想知道最后的答案。外一被灭着灭着自己就习惯了呢?万一自己从此找到了打败幸村的方法呢。人总是要有梦想的,为了最后的收获,这点付出不算什么。

“虽然吧……”

“什么?”森凌叶有些疑惑的看着吞吞吐吐的丸井。

仁王几人对视了一眼,一脸坏笑。桑原拿着一杯装着如紫水晶般经营剔透的不明液体,来到了森凌叶的面前。

“小叶啊,虽然你刚和部长进行了激烈的比赛,但是,该有的流程还是不能少的。”

森凌叶胸口一痛,没想到老实人桑原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叶子,输了比赛就要喝,谁都跑不掉的,你快喝吧。”丸井笑嘻嘻的看着森凌叶,“这一杯看起来很正常,没准很好喝的。”

森凌叶狠狠地瞪了丸井一眼,真有他说的这么简单,自己为什么不喝。

“小叶,你之前看我们喝不是很开心吗,噗哩。”

“森前辈,我们都喝了,你可不能搞特殊!”

就连柳生也加入了催喝大军。

柳从桑原手中拿过营养汁放在森凌叶手中,“凌叶,我也想知道你的数据。”

森凌叶转向幸村和真田,可惜,他们一个把头转到一边,另一个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好吧,看来友谊的小船暂时翻了。

知道这一杯怎么也逃不掉,有些手抖的把杯子递到嘴边,森凌叶眼睛一闭,把心一横,他们喝了好几天不也活蹦乱跳的么。

来吧,营养汁!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