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裕词宫赋 沈意安 > 第二十二章 公主来朝

第二十二章 公主来朝

小说:

裕词宫赋

作者:

沈意安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9

台上勾栏戏子们咿呀持着吴侬软语抻扯着什么南腔北调,戏文里头唱的“霸王铁骨铮铮不肯过江东,噙着悲戚霜雪别了虞姬。”

那虞姬又去了哪?

临着秦淮,商女披了红裳成了虞姬,替她书未完篇章。

“娘娘,那司空盈今早已悄悄进了宫,皇上赐了绛云宫,封为贵嫔,赐锦字为号。”浣宜为姜妩奉上一盏茶,低眉道。

“这嫡公主来朝,怎的如此低调?”晋了美人位的叶清漪已孕三月,正是稳妥了的时候,此时正坐在姜妩一侧,侧目望着浣宜。

“不过是战败国遣来的一件礼物罢了,还想如何高调?”

未等浣宜出声,本是专心望着戏台的姜妩隆起的眉骨动了下,“战败”与“礼物”四字咬得重重,开的是嘲讽的音。

“娘娘说的是。”

叶清漪垂顺了眉,知是自己方才那嫡公主三字触了她逆鳞,便抬头专心看戏去了。

绛云宫主殿内,一女子正倚着窗边,望着那四方的天,进出的媵侍们来来往往搬着行礼好不忙活,唯她静静呆着。

长睫垂下,惊艳眉目寡淡在雾与霜里。

她原是故国君王最璀璨的掌上明珠,拥的是草原上的雄鹰都载不动的骄傲,荡漾碧波浸透了山河,只后来败仗连连,民不聊生,浸软了她铮铮傲骨,愁了眉尖心上。

那日金銮殿前,她望着自己曾最敬重的父王似是一夜之间白了头,负手对她:“盈儿,这是命。”

你是最尊贵的嫡公主,如今国有难,你也应在前头为国分忧。

她听见父王如是说道。

既享国之荣华,岂有不还的道理。

四角的天并不都是蓝的,那边边角角都是金辉,几十载都绘不完飞檐与斗拱的华丽,檐下细细的粉彩藏的皆是斑驳的污秽。

“我司空国十万战士血染黄沙,这债又如何算——”

“这是天命。”

她的父王已在圣旨盖印,丝毫不顾她的祈求话语,而后将圣旨密封,传令下去,已是昭告天下。

司空国主目含怜爱望着他唯一的女儿,他的明珠,他的心尖儿。

他是不舍,但他更是一国之主,一言九鼎的王啊——更痛心颠沛流离的百姓与沙场上的战士。

“盈儿——他在那里。”

只这一句,就将那在草原上策着马丝毫不受所谓女子足不出门习俗约束的司空盈送来了吴国。

那画屏上的吴山啊,远得很,金线绣出来的水啊,软不了也荡不起。

孤雁或是怜她,一路随着和亲队伍送她来了吴国,过了边界,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飞回它的草原去了。

起风了,司空盈仍穿着她那一身故国的衣裳,在这吴宫内显得格格不入,不是她不愿换,而是没人送来。

司空盈自嘲地笑了笑。

她自进了吴国,一路上冷冷亲亲,多的是看她笑话的人。

不过也罢了,她不在乎这些。她在乎的是……

她的陪嫁侍婢娇儿这时匆匆入殿,手上捧着吴国贵嫔应有的制服,司空盈一愣,随即遣了宫人,走至内殿,娇儿一边侍奉她穿衣,一边低声道。

“奴婢打听过了,宫内并无质子的消息,像是无人知晓这事儿一般。”

司空盈眸光一闪而过的是惯有的傲,柳眉狠狠地皱在一起:“质子来朝,不该是无人知晓,除非……”

除非早已被悄悄处理掉了。

啪嗒。

一旁的瓷瓶落地,惊了一室寂静。

有宫人在外高呼何事,娇儿连忙稳住了司空盈,向外喊了一句无事,待那宫人狐疑离去,才顺着主儿:“公主,这里是吴宫。”

司空盈拼命藏住戾气,这一宫的侍婢,不知有多少是那吴佞派来监视的。

“公主放心,这吴国的皇上怕是还不敢将谢世子他……”娇儿没说出下半句,只抬目望着面容狰狞的司空盈。

半响,司空盈才平复了心情,紧绷着脸,明珠映目。

五年春秋眨眼便过,也不知当年那个爬着宫墙头的人在这里过得如何,可还认得她呢?

“公主殿下,你且纵马去,我定能追上你。”那年眸间清明的谢家世子何等肆意潇洒。

后来年方十八的他一身戎装装满血腥,对她仍是纵容的笑:“公主殿下,你且安心纵马去,有我一日,定保你无忧。”

后来,后来。

意气风发的谢世子去了吴国为质,她再也没见过那个总是策马跟在她身后的少年郎。

司空盈换上吴国的服饰,戴上贵嫔的制冠,细细端凝着铜镜中的自己。

她不再是司空国那个肆意妄为的嫡公主了,她是吴国的锦贵嫔。

胸腔左侧肋骨二根一寸处的地方酸得厉害。

晏哥哥,我来寻你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