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剑三+魔道]徒弟养成攻略 木之云 > 第 24 章

第 24 章

小说:

[剑三+魔道]徒弟养成攻略

作者:

木之云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22

很快的,清谈会就到了第七日。上午继续论道,下午就是小辈们的射箭比赛了。

射箭比赛在室外,温若寒一人坐在最高的高台之上,温晁并其他四大家族比他低一阶,其他人再低一阶。这种座次本就是地位的一种体现,但四大家族都忍了,其他家族更没有话说了。

对于这种下马威,林琼是不在意的,地位这种东西并不是别人给你排出来的,而是凭借个人的实力以及家族或宗门实力奠定的。她的长歌门虽然个人实力还不错,但是能称得上修士的,也不过十几人,在修真界中委实算不上什么大门派。

林琼所在的位置在高台最外侧,视野正佳,正好能看到台下弟子们的英姿。林琼带来五个弟子,只有四个弟子入场,女弟子云岫是不入场的。她这次来岐山是听闻妙手神医温情在这里,慕名而来,想结交一二。故而,早就托人介绍,与温情研习医术去了。本以为她今日也会跟温情探讨一整天的,谁知道她一转眼,就看到云岫走了过来。

云岫坐到她身边,伸手将瓜子盘拿过去,一颗一颗地剥开,放到另一个空盘子里,低眉顺目,嘴角噙笑,很是温柔。但林琼知道,她平日里虽温柔,却没有这般乖顺。

“怎么了?”林琼笑了笑,随手布下一个隔音结界。

云岫将剥好的瓜子递到师傅手边,讨好地笑了一下,趴在她耳边小声将原委一一道出,“教训了个人。”

“温氏的二公子?”林琼斜眼看了台上,就是看起来嚣张跋扈,脸大无脑,长得一点也不像温若寒的温氏二公子。

“嗯,是他。”

“无妨。”她这个弟子本就是个温柔的性子,修行的是相知,主治疗,又跟着学习了万花医术。她一到了不夜天城就着人引荐了温情,两人一见如故,倒是相谈甚欢。云岫如今正在研究的课题是丹田扩充术。

修士修行,便是纳天地灵气为己用。微薄的灵气通过全身上下的毛孔进入,在经脉内汇聚成川,在奇经八脉中流淌后,汇聚于丹田,丹田灵气越积越多,量的变化最终导致质的变化,便是凝结成丹。现如今,但凡修真之人几乎都能结成金丹,但金丹有好有坏,个人实力有高有低,她找了很多人去研究这个问题,后来发现每个人的丹田容积大小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丹田空间大,能容纳的灵力多,结的金丹也大,有的人丹田空间小,他所结成的金丹就小。因而,她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扩充人的丹田,以便于容纳更多的灵力。温情则是对换丹有独特的想法,两人可不就相见恨晚。

两人原本形影不离,今早温情有事离开,她一个人呆着无趣,便想着去找师兄他们一起,谁知,在路上碰到了温晁。那是个跟金光善一路的货色,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云岫厌烦不已,想直接出手教训他。她虽然主修治疗,但是一手剑术也不差,想要教训个人还是容易的。但又怕给师门惹货,不好直接得罪他,便引着人去了温情的医斋,那里有不少重金招募的病患。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一阵扎下去,高阶修士也是一秒放倒,在病患的鬼哭狼嚎中面不改色下刀开膛破肚,教他深刻认识到了什么叫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医者。完了还跟他介绍说,自己的医术虽有很多不足之处,但针灸还算不错,可以帮他扎上几针,有助于通经活络,于修行十分有帮助,把温晁吓得面色发白,狼狈地逃离。

云岫欣赏了会他狼狈奔逃的姿势,方才笑眯眯地把三寸长的银针收起来。她仔细地想了想,还是过来找师傅把事情说明,倒是不怕什么,只是不希望师傅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温家针对了。

林琼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宽心,这点事不值得放在心上。

这时候,台上突然爆发了热烈的叫好声,原是各家要参赛的弟子陆陆续续进场了。每一家最多有十个名额,其他家挑来挑去,这个不要,那个不要,只有他们家满打满算也就是个弟子,能上场的只有四个。

林琼目光一扫,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四位弟子,大弟子孟无咎温和有礼,二弟子飞扬洒脱,老三敦厚沉稳,老五斯文儒雅。明明是连参赛人数都凑不齐的队伍,却偏偏不落半点气势。

“无羡,你去哪里了?刚才让我一通好找。”孟无咎一边笑着向师傅挥手示意,一边问魏无羡。

“不是还没有开始嘛,闲着无聊,就在这附近逛了逛,还认识了一个很好玩的新朋友。”想到那个被他的英俊吓跑的小结巴,魏无羡摸摸下巴,觉得还是很有意思。

“二师兄怕不是迷路了吧?”风煦拉了拉发下来的统一弓箭,闻言调侃道,“昨日也不知是谁,出个门,转眼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还要传信与我,特意去接了回来。”

魏无羡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靠在身姿沉稳如山的风间身上,嘴里嘀咕道,“都怪温家,没事把房子都建成一样的干什么,我哪里认得出来。”

“二师兄你说什么?”风间听到他的嘀咕声,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魏无羡一转头看见蓝忘机,兴高采烈地招呼他,“蓝湛,蓝湛。”

谁知道蓝忘机根本不理他,转身就走,离得他远远地,只当没听到。

“嘿,蓝湛不睬我。”

孟无咎有些诧异,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关系一向是很不错的,现如今,这是闹别扭了?“无羡,你怎么得罪这位蓝二公子啦?”

魏无羡皱着眉,冥思苦想,突然一拍大腿,做恍然大悟状,“我知道了,前几日,我跟聂怀桑,江澄一起去玩,没有带上他,后来却偏偏被他碰上了,他一定是因为这个生气。”

孟无咎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蓝二公子不是这样一个,会计较这种事情的人,但看着魏无羡脸上的笃定,他又不确定了,或许是因为无羡是蓝二公子唯一的朋友,但是无羡的朋友却多的很,因而蓝二公子觉得自己被忽视了?越想越觉得这人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蓝二公子了。孟无咎挥手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赶走,再回头看去,却见原本在身边的魏无羡已经跑到蓝二公子那边去了,堵在他面前,拉拉扯扯的,就是不让对方走开。

孟无咎失笑,魏无羡平日里虽过于活泼,但做起事情来还是很可靠的,尤其是面对师弟师妹的时候,很有师兄的风范,唯有面对蓝二公子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个小孩子,言语行为就更幼稚了。

“蓝湛,蓝湛,你理理我啊。我保证下次聂兄他们下次再叫我去玩,我一定带上你。我发誓。”魏无羡一手拽着他的袖子,轻轻摇晃,一手举起三个手指,做发誓状。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他,在对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肃然道:“让开。”

“我不!”

魏无羡气鼓鼓地说道,见拉袖子不管用,干脆整个人都挂到他的身上去,死赖着就是不下去,撕都撕不下来。看台上的蓝启仁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蓝忘机既生气,又无奈。生气的是这人总是到处沾花惹草,前些时日一个没有看住,居然让聂怀桑带去了烟花柳巷,等他上街找到他们的时候,对方正倚在高楼窗边,与姑娘调笑,他一瞬间就红了眼睛,既愤怒又伤心,他把对方放在心上,对方却视他寻常,跟其他朋友没什么不同,看到他了,也不过打声招呼。蓝忘机当即拂袖而去,他怕自己那一瞬间的怒火伤了被他放在心间上的那个人。

蓝忘机再次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他所喜欢的人喜欢的是女子,这几日便按捺心绪,想着稍稍远离他一些,无奈的是这人总是不断招惹他而不自知,他又实在舍不得看他生气,魏无羡只要软软地求上两句,他多大的气都消了。最终只能放软了声音,说上一句,“别闹!”

魏无羡本就是个会顺杆往上爬的人,见他似乎不生气的,便笑嘻嘻地闹他,跟他说起自己刚刚认识的新朋友。蓝忘机不置可否。

原本小辈们列队之后,长辈们勉励几句,就可以入场比赛了,但今日却有些不寻常。

温若寒一步一步顺着台阶走下来,“十年前与林庄主一战,温某收获颇丰,如今便再讨教一次,也算是给小辈们做个榜样,如何?”话虽是疑问,但语气桀骜霸道,却是不容拒绝的。

被点到名的林琼起身,微笑回应,“既如此,敢不从尔。”十年前,用温家做了踏脚石,现如今,风水轮流转,也成了被别人当作杀鸡儆猴的那个鸡了。只是,世事真的能够如人所愿吗?

场上的形势一触即发,小辈们自动自发地退到了校场的边缘,将场正中的位置空出来。高手对决,可不是能轻易看到的。

青霄飞羽起,即便不用剑,我长歌也可以凭虚御空。林琼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眼温若寒,素手轻捻琴弦,青玉流乍然响起,一曲高山流水倾泻而出。高山不问花柳意,流水却道潇湘情。虽然这一曲伤害不大,却能强化自身音律效果,壮大音域,他们本身比拼的就不是招式,而是气势。而温若寒本身的炎阳烈焰诀已臻至化境,那一身犹如烈日般欲焚毁一切的狂暴气势与音域相撞,就像是一拳打在软软的铁皮,声音不重,却因为两者不停地彼此消耗,拉出一条长长的“吱吱吱”的高频分贝,让在场众人头晕恶心,只恨不得捂住耳朵,好让自己什么也听不到。修为高者还能勉强支撑着,修为低着已是控制不住吐了一口血。

蓝家精通音律,对声音尤为敏感,蓝启仁面色发白,闭着眼睛不看不听,其他蓝家小辈因为魏无羡提早给他们准备了特制的隔音符,倒是还好。孟无咎一看他的符有用,便要了些来,一家一家地在台下派发。

观看之人受气势影响深重,反观比试中的两人,好似全无影响,衣裳不动,发丝不乱。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不说他们会怎样,但在场的众人一定会先遭殃。这对于温氏来说是好事,却不是林琼愿意见到的。

她把青玉流一收,摊开右手,无数的青色剑气纵横,密密麻麻,堆叠在一起,仿若一朵绽放的青莲,“还是不要占用小辈们的时间,让他们及早开始为好。还请温宗主接我一剑。”

温若寒负手而立,神情满是轻松,但心中已将警戒性拉至最高。修真界众人修剑,剑气被当成是仙剑自带的属性,没有人重视,但此刻,林琼手中无剑,但凝聚而成的剑气却恐怖如斯,让在场所有人的仙剑颤抖,隐约有主动出鞘的态势。当真是一剑出,万剑伏。

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林琼手一抬,手中剑气凝成的青莲便化成一道道青色的流光,悄无声息,却犹如万剑齐发,气势浩大。温若寒的佩剑第一次出鞘。那是一把火红色的,跟它的主人一般傲慢的剑。他只轻轻挥出一剑,就像是初学者练习了无数次那样的劈砍动作。高空之中,青色的剑气如莲花一般优雅美丽,红色的剑气如日升时刻破开云层的红霞那般璀璨,当青莲撞上红霞,突然爆发出一片令人炫目的白光,让人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

等到很久以后,众人睁开眼,却发现,场中地两人已经若无其事地回了原来的位置,只在场中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叫人猜不出胜负。

温若寒依旧高深莫测,叫人什么也探测不出来,林琼虽然依旧脸上带笑,但脸色苍白了两分,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便觉得这一场,是林琼输了。幸灾乐祸之余,免不了心惊胆战,若是换成自己对上温若寒,别说只是略输一筹,只怕连命都留不下啊。

【宿主,你干嘛要把自己逼出内伤,你看他们都觉得你输了呢。】

“你不懂,我若是再次跟温若寒平手或者略胜上一点,以后他们还不都过来找我对付温若寒,我一点也不想掺和仙门百家的事情。略输一筹正好,温家放心,仙门百家也不敢看轻了我,毕竟今日换了他们任何一人,下场都不会比我好。日后,我也正好借着闭关疗伤,躲过射日之征。”

“师傅。”云岫有些担心地靠过来,摸了摸她的脉,很是担心。

林琼对她笑了笑,说不碍事。“云岫,别苦着个脸了,你看师兄师弟们都看过来了,笑一笑,不然他们该担心地下不了场了。”

云岫闻言,低着头调整了下面部表情,对着台下露出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示意他们放心,没什么事情。

台下的四位弟子看了云岫的样子,终是将心落到了肚子里。

魏无羡眉飞色舞道,“师傅这么厉害,我们可不能给她丢脸了。今日我们比比看,谁能拿下魁首,给我们长歌长脸。”

“好啊,二师兄,那你可要小心了,平日里你虽然厉害,但今日可就不一定了,我们走着瞧。”风煦随口答应道。风间在一旁点头表示赞许,他的箭术在师兄弟中不算很好,但这不妨碍他给自己定下一个最大的目标。

孟无咎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看师弟们热情高涨,也不好给他们泼冷水,只能满怀心事地入了场。

一场大战刚罢,小辈们正是热血沸腾时,一个个拿出最好的姿态,誓要在射箭场上力压群雄。长辈们正当盛年,风华绝世,而我们青春年少,未来有无限可能。谁说我们的明天,不能像先辈们那般举世瞩目,名传千古。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