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快穿之女魔君的动图集 约等于灵 > 第25章 魔王大佬兔25

第25章 魔王大佬兔25

小说:

快穿之女魔君的动图集

作者:

约等于灵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4

胡建很明智的准备了满满一桌子佳肴,不光是烧鸡,还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松花小肚儿,什锦苏盘……

灸洛砸吧砸吧嘴,嗯!水的味道还挺香!

她一脸悠闲的从头吃到尾,胡建乖乖的站在一旁帮她斟酒添菜,压根没提过坐下与她同吃,待她吃饱喝足后,胡建递上了找来的药,那是一把特质的熏香,胡建很骄傲的炫耀说:“别看不起眼,就这香哪怕只点上一根,那熏倒十来个壮汉都不是问题。”

灸洛还算满意的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再做停留,抬腿便要走,而胡建却突然追上去,有些犹豫的叫住了她:“那个……女大侠,敢问您是哪路来的高人啊?”

已经走到门口的灸洛脚步稍稍一顿,冷冷的用眼角的余光瞪了一眼站在身侧的胡建:“滚。”

“好嘞!”

……

灸洛一路来到城南的紫云观,她原本还以为会看到一个香火鼎盛的道观,可是却没想这道观位置十分荒凉,竟在人迹罕至的荒山深处,而且大门紧闭,一副闲人莫进的架势。

灸洛绕过道观正门,未免打草惊蛇她还特意沿着山路绕了大半个山头来到了道观的后方。

只见她身手敏捷的爬上了四米多高的围墙,在墙头上谨慎的只露出半个头观察着道观里的情况。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道观里竟没几个人在,灸洛观察了半天也只看看三个小道士坐在院中闲聊。

灸洛静待了许久,之后动作利索的翻墙而入,招呼都不打的直接用金针撂倒了院中的三个小道士,其中最年长的也不过十几岁的样子,此刻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怒道:“何人竟敢擅闯紫云观!”

灸洛也不理他,而是一间房一间房的搜索有可能余下的道士,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别的道士,只是在踹开最后一间寮房的木门时,令人意外的见到了她此刻最想见到的老熟人--田炜。

田炜那日被桃应的水剑伤到的地方还未痊愈,他身上缠着一圈圈的麻布条,躺在那熟睡,当他被灸洛的踹门声惊醒时,睡意未退的他只来的及怒喝一声:“谁?!”就又“咚”的一声砸回到床板上去了。

灸洛非常满意的看着田炜胸口的四五根金针,果然这田炜还是有点道行的,这金针扎一般人都是一根见效,可是扎他们这些道士总要用上好几根才行。

田炜在那骂骂咧咧的嚷着妖孽大胆,灸洛充耳不闻的上前在他脸上慢悠悠的又补了几根金针,她很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她这么做真不是听不惯对方的说辞,她就只是想扎着玩而已。

灸洛丢下田炜又在道观里仔细检查了一遍,等确认了再无其他道士后,她再次回到了田炜所在的寮房,然后嘴角带着笑意慢悠悠的走到田炜的床前,亮出了手中的一把锋利的匕首。

刀刃反射着寒光,一点点的接近着田炜,田炜惊恐的睁大双眼却只能从喉头里发出“唔唔”声。

只见,手起刀落……

田炜的头发被剃了!

灸洛就那么慢条斯理的一点点帮田炜剃头发,直到田炜的大脑袋光溜溜的都能反光了,灸洛才心满意足的收起了匕首,然后,拿出了胡建给她的迷香,反正不用也是浪费,干脆借着烛火点燃了香,在田炜的头顶上仔仔细细的烫了九个香疤。

全部搞定后,灸洛拍了拍手说道:“俗话说这和尚的戒疤越多表示资历越深,这九个疤可不是一般的和尚所能拥有的,怎么着也得是个住持,这么看来本王还帮你升官了,不过这谢谢就当本王好心免了吧。”

田炜:……

谢你个头啊!道士要毛的戒疤啊?!

田炜的眼中硬是逼出了屈辱的泪光,可惜灸洛没看到,因为她还要忙着去给院子里的三个小道士剃头呢。

等到三个小道士全都眼泪汪汪的顶着和尚头了,灸洛才算吐出了胸口的一口浊气,有些意犹未尽的晃出了紫云观。

曾彪明明告诉过她,这道观里少说也有十来个道士,她今日来却只逮到四个。

亏得她为了以防万一,做了两手准备,自从知道道士祸害山中妖族之事的那天起,她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在桃应那住着的两天就一直琢磨着要收拾收拾这些臭道士。

她将一切都计划好了,今日前来原本是打算杀了那帮道士的,可是就在她刚刚爬在墙头上看见道士心中沸腾起杀意的瞬间,手臂内侧的桃花印记竟突然灼热到有些刺痛,而印记旁随之出现了一行鲜红的小字:

【不可杀生,否则此次所得皆作废。】

那刺眼的红字就像是一种警示,她前生做魔君时虽然杀伐太重,可那时谁敢管她!而且她从不主动杀人,她向来杀的都是想杀她之人,在她的概念了敌人既已起了杀心就不存在饶恕,饶恕只会为自己留下后患。

她虽知道凤翊他们那些自诩不凡的仙家最反对的就是杀戮,却没想到竟会这样监视着她,并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威胁她。

灸洛咬着牙心里攥着火却无处发泄,她静静的怒视着那院子里身穿黑色道袍的身影,她向来不善,可一想到那些道士所为就觉得这气不出不行。

但是她又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坏了自己的重生大事,灸洛就那么纠结着在墙头上考虑了很久,最终她还是妥协了。

不过,她灸洛可不是就这么算了的人,不杀生是不杀生,但既然来了怎么可能不恶心一趟那些道士,那不是她的风格。

只是亏得她又是拿曾彪疯狂练金针,又是大老远的找胡建借迷魂香,虽然金针和迷魂香都用上了,可她总觉得这结果实在是有点浪费了她这些天的辛苦。

回到灵秀山,灸洛仍旧在兔子洞没看到梓若的爹娘,她找去狼妖的山洞,那三个家伙终归是听她的,灸洛抱着希望,可以在他们那边得到那两只失踪兔妖的消息。

狼洞的位置其实算是很隐蔽了,周围的树木将狼洞遮的还算严实,平时也很少很有什么人往这山上跑,所以当灸洛来到山洞远处,她怎么也想不到在洞前会那么热闹!

热闹到惨不忍睹的地步……

≈≈≈≈≈≈0

呜呜……没有票票突然像是单机了,大大们抛弃灵子了吗?灵子去剃头好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