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神话]变猫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划水的月 > 又穿了

又穿了

小说:

[综神话]变猫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作者:

划水的月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2

红孩儿很心塞,昨天都还是相仿的三寸丁,才过了一夜你就偷偷长大了!

叛徒!

苏甜对上红孩儿几欲喷火的眼神:“我原本比这还高呢,这已经是缩了水了。”

跟你个千八百年都没长过的可不一样!

红孩儿越发像是被戳了肺管子:“你笑话我长不高!”

这是他的心病了,得道的时候年纪还小,还不懂得调整形貌,结果就稳定在一副稚童形象上了!

菩萨也不提醒,恐在她看来,这副样子才更衬那善财童子之名吧!

桌上已经摆好了油条豆浆豆腐脑,刚炸出来的油条外酥里嫩,撕碎了往豆浆里一泡,吸饱了香浓的豆浆,一口下去全是满足。

苏甜尤其喜欢加百列做的豆腐脑,又滑又嫩,加上卤子浇头,她能吃上两碗。

“看你这个样子,就想起你上初中那会儿了。”苏妈宽慰了红孩儿几句,拉着孩子坐下来吃早饭,看着苏甜怀念的说:“那个时候你总是起不来床,天天踩着点儿的赶到学校。”

苏甜想起黑历史,脸一黑,强自挽尊:“那是学校定的早自习时间太早了!天都没亮就得上学去,我那时候还在长身体,需要充足的睡眠!”

“快拉倒吧!”苏妈揭穿她:“你就是晚上看电视看太晚,才会早上起不来!初三那年学校强制住校了,你怎么就再也没迟到过?”

苏甜拿了个茶叶蛋磕开:“宿舍那么多人呢,起床的动静那么大,我又不是没长耳朵。”

江慕白很快带着新买的衣服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昨晚事件的最新进展:“胖和尚把他们带走了,这回那边非得狠狠出一回血不可。”灵能部剥削自己人狠,对外人只能更狠,活脱脱一群周扒皮。

当然,白日梦乡的妖怪们也会得到一定的好处,对此妖怪们很激动,表示再有这样的好事儿千万不能忘了他们。又能活动筋骨又有好处拿,上哪儿找这样的好事儿去!

妲己送给她的礼物,苏甜总算想起来去看一看了。果然就像妲己说的那样,空间面积不大,还堆着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奇花异草金石古董不一而足,都是这么多年里妲己随手把玩过,觉得没意思后又随手丢进来的。

放到现在,随便哪一件拿出去,都能引起轰动。

想想苦哈哈打工挣钱的小青,再看看财大气粗的妲己,同样是妖......

江慕白倒腾了不少灵谷灵植的种子交给她,叮嘱她种在空间里。

然后苏甜就穿了,当着一家人的面儿,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

江慕白那张脸,一瞬间黑成了锅底。

苏甜骤然换了地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

她居然出现在不知名的荒郊野外,举目四顾荒无人烟,倾盆大雨哗哗下。

“这是上什么鬼地方来了?”赶紧从空间里拿出雨伞来,苏甜心里直咒骂自己的坑人天赋。动不动就换地方,自己还掌控不了,这不是坑人是什么!

“咦?”她好像出现了幻听,这哗哗大雨中,怎么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荒野无人,大雨倾盆,婴儿啼哭......这简直就是绝佳的恐怖故事开端啊!苏甜抖了抖,决定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先找个地方避雨是正经的。

走出去没多远,那啼哭声越发明显了。苏甜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的有个孩子呢?闹鬼什么的......她、她堂堂九尾猫,大妖怪!才、才不可能怕什么鬼!

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循着声音找,最后果真在一处荒废的石桌下发现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我天!”苏甜赶紧把孩子抱了出来,一摸襁褓已经半湿了,孩子哭得声嘶力竭,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哪个丧了良心的王八羔子把孩子丢在这儿?”苏甜忍不住破口大骂,不愿意养你别生啊!生了又丢掉,缺德冒烟的!

“阿嚏!”深宫之内某位皇帝一个喷嚏打出来,吓的身边一群人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叫传太医。

还不知道自己这回穿的有点远的苏甜抱着孩子赶路:“手机也没带着,这荒郊野外的,报警都没条件。好孩子不哭啊,等找到了警察叔叔,一定找到你那不负责任的父母,好好惩罚他们!”

湿了的襁褓被她扔空间里了,换了一条绒毯裹着孩子。哭累了的孩子被抱在温暖的怀抱中,贴在她身上听着心跳声,居然安心的睡着了。

“你倒是个心大的!”苏甜笑骂一声,远远地看到前面有了村落,精神一震,快步走上前去。

另一边,好不容易引开了追兵的阿敏回到石桌这儿,却发现藏在这里的孩子不见了,顿时一阵头晕眼花跪倒在地:“小宝!”

随她一道赶来的白衣侠士愤怒的握紧了佩剑:“一定是涂善的人!他们走不远,阿敏姑娘先别哭,我们追上去!”

苏甜可不知道自己抱走了孩子,把人家吓的不轻,知道估计也不会多内疚。那么大的雨那么小的孩子,有点良知的就不会放任小婴儿躺在那里不管吧!

而且,现在明显她自己也吓的不轻,什么玩意儿?大宋?这回不是影视城了,真穿越了?!

村妇看她的眼神也不对,苏甜来之前身上可穿的是江慕白买的衣服,不管多贵的牌子多好的版型设计,夏天的衣服嘛,布料肯定又薄又少的。

所以这荷叶领衬衫加七寸牛仔裤的打扮,叫这时候的人看来,那是不伦不类古古怪怪!

哪有女人这么穿的?看那上衣!脖子那儿露一大片,举着两条白胳膊!瞧那裤子!屁股绷得挺翘露着一截小腿!

加上叫雨水一淋,那衣裳薄薄的贴身上……哎呦呦!就是青楼姐儿都不敢这么穿的呦!

要不是苏甜掏了银子出来,对方是说什么都不肯留她的。看在银子份儿上勉强叫她进屋了,却把自家男人儿子全都撵到别屋里去挤着,不许过来。

妖里妖气的,可别祸害了自家男人!

“婶子,家里有羊奶吗?”苏甜之所以选这家投宿,也是看上人家院里拴着的奶羊了:“烦劳热碗羊奶给孩子吃。”

那村妇早瞅见她怀里的孩子了,虽看不上这女子的轻浮样儿,对孩子她倒是没坏心:“有有有!一会儿就给你送来!”

羊奶果然很快送来了,同时还送来一盆热水。这家的小闺女羞红着脸,几乎不敢去看苏甜的样子。

这保守的古代人呦!苏甜无奈,谢了人家,关上门擦了身,换了身衣裳。

织女给做了不少新衣裳,为防着她再有变大变小的情况,各色衣裳做了一大堆,都收在空间里呢!换洗倒是方便。

她换洗完,孩子也醒了,哑着嗓子哭,勺子送到嘴边就小鸟一样张大嘴,显然是饿坏了。

一小碗羊奶喂下去,小东西吃饱了,咂咂嘴满意的又睡了。

“吃了睡睡了吃,小孩儿没有烦心事儿啊!”苏甜戳戳那小脸蛋儿,忽听外头一阵马蹄声,不多会儿就有人哐哐砸门。

家里男人诚惶诚恐去看,开门就叫人照着胸膛踹了一脚,朝后跌倒在雨水里。

“你们家里来了个抱孩子的女人?”阴冷的言语夹杂着雨声,清楚的被苏甜的耳朵捕捉到。

杂乱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伴着刀鞘碰撞的声音,这些人只怕来者不善。

戴着斗笠的男人一脚踢开了房门,却感觉一股疾风迎面冲来,眼前只觉白影一闪,胸膛一痛,自个儿就倒飞了出去。

他自个儿稀里糊涂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其他人可看的分明。那门一开,里面竟然窜出一只个头奇大的的白色大猫,一扑把自家头儿扑出去,踩着他胸膛借势往上一跃上了房顶,三两跳就不见影子了!

“那、那是猫吗?”好一会儿死寂后,才有人茫然的开口。

“哪有那么大个头的猫?看那个头,说是老虎都不为过了!”猫能把个大活人撞飞出去吗?

那肯定是老虎!还是头白色的老虎!

白虎降世,这是祥瑞之兆啊!

“什么白虎不白虎的!”涂善闻讯,几乎要把这些个废物都抽刀砍了:“本将军问的是孩子!”

这个……

“卑职等查看过,屋中并无女人和孩子。”亲眼看到那女人抱着孩子进门的人不少,就连那家人自己都承认收留了这么一个女人,还把对方给的银子拿出来作证。

可偏偏就是没找到这么一个人,那屋里倒是跑出来一头白虎来……

是白虎吃了人?现场又不见血迹之类,难道是人变成了白虎?

这话他可不敢说,倒是那村子,听说家家户户都开始供奉白虎娘娘了……

不说涂善扑了个空,白玉堂带着阿敏一路打听着消息找到村子时,听到的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白虎娘娘的故事。

“那孩子呢?”阿敏心焦不已,什么白虎娘娘她不关心,她只想知道那孩子是不是小宝!

孩子呢?当然苏甜带走了!拿入水不湿的鲛纱绑在肚腹上,又温暖又舒适,还有大猫遮风挡雨,幸福着呢!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