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英美]瘟疫喵 Naja8047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

[综英美]瘟疫喵

作者:

Naja8047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3

巴基觉得自己该问点什么东西,于是他问:“你们需要空调吗?”

小动物们一脸的那是什么?

巴基沉默片刻,转头去了仓库那边,拿起工具,他又问无面鸮:“你要半空的窝还是地上的窝?”后来想想不对,“还是地上吧。”

以无面鸮那个体长,如果放在半空,就算以仓库的挑高它也得怼天花板上。

巴基去工作间挑选了一个不锈钢的什么装备直接给拆了,焊成圆球,打上洞眼,做出笼门,这样就是一个简易的仓鼠球了。

无面鸮还挺满意这个的,第一次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那是只比鹰爪还锋利的漆黑色脚爪,底部深色,上层浅灰,利爪前段则是如墨的,带着幽幽的荧光,仿佛淬过一层毒一般。

它抓住了仓鼠球,“咕咕”转动脑袋打量着,用触手打开门,将杀手鼠塞了进去。

一直很安静的杀手鼠突然就不干了,发出“桀桀!”的尖叫声,无面鸮“咕咕”着松开爪子,不锈钢球掉落到地板上,杀手鼠也不知道接错了哪根神经,立刻开始狂奔,转着不锈钢球在地面上疯狂滚动。

无面鸮咋呼起了翅膀,它像是没搞懂发生了什么,“咕咕”着追了上去,一步一炸羽毛,看上去完全忘记了自己会飞的事情,也没想起来使用触手帮忙。

杀手鼠滚的飞快,无面鸮追的笨拙。

巴基:……

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是好,还是继续做窝吧。

初步估计无面鸮几乎没有完全直立的时候,基本行走靠触手,双爪几乎全天候都处在弯曲蹲下的状态,那么这只猫头鹰的净高度很有可能比他们肉眼观测的更加离谱,也许在1.6米以上,比达米安都高。

巴基不知道鸟类的筑巢标准,就把窝定在了直径一米左右。

鸟的话,能蹲进去就好了?

高度40cm应该够了?

期间达米安进来了一趟,提醒:“还要拉一个横杆,猫头鹰喜欢蹲在高处。”

于是巴基在铺好了地面上的稻草窝之后,又去打造横杆。

……

干活到一半的时候,巴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观望还在追逐仓鼠球的无面鸮,上下看了半天,觉得难以判断,地板上也没有留下脚印。

“咕咕?”

感受到了视线的无面鸮180度回转了脑袋看向巴基。

巴基:“……让我抱抱看你多重。”

“咕???”无面鸮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天生下来就与动物气场不和,以前在军队里也不是没见过那种连训好的母驮马都骑不稳的家伙,不知道是天生气场过弱还是怎么的,再温顺的马一旦被这类人上了后背,都会忍不住摇头晃脑想欺负一下。

巴基怀疑自己大概也属于和动物天生不和的那种。

不是会被动物欺负,而是单纯的无法沟通,尤其是独自面对动物们的时候,那感觉真的是只能互相瞅着,无法达成任何共识。

但他现在不得不过去。

“来,让我称一下。”巴基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把猫头鹰抱住了。

他不会抱猫头鹰,不过就算是会抱的人在也没有意义,没人知道怎么抱净高度1.6米以上的猫头鹰。

巴基完全是凭着直觉行事,就看他将手突然探出去,迅速从猫头鹰的腋下穿过,横过了它的胸前,好在无面鸮够细,他单手也能够圈住,然后猛地发力,以气沉丹田的架势试图把猫头鹰往上举。

“咕咕咕咕咕?????”无面鸮被这一捞给捞得彻底懵逼了,本能的开始扑腾翅膀,顿时就羽毛乱飞。

……

仓库门口,过来拿木板准备钉个狗窝的达米安沉默了。

他真的很想问问这位巴恩斯先生,为什么要试图把一只鸟举高高?

而且鸟根本不配合。

直到最后巴基也没弄懂无面鸮到底有多沉,维度不同真的会使得双方难以沟通,对于重量方面也并非举起来就能直观的感受到,也许对它们的维度来说,根本没有关于“重量”的概念。

巴基尽可能的做了最结实的横杆,离地大概1.2米左右,无面鸮扑腾了一下就稳稳地落了上去,巴基又指了指房顶的横梁。

“那里也可以玩。”

于是无面鸮“咕咕”叫着,把仓鼠球挂了上去。

仓鼠球就在上面摆秋千一样晃来晃去。

整个仓库瞬间就被杀手鼠的尖叫声给占领了,锐利惨叫穿透脑膜,另一种意义上的达成了左耳进右耳出。巴基不得不迅速离开仓库,提着工具往回走,发现达米安已经把狗窝钉好了,正在涂漆,选的是浅绿色的棚顶,墙壁则是嫩黄色的。

ZKR就蹲在一旁,安安静静的摇尾巴,对达米安的好感度以肉眼可见的架势直线上升。

“纳奇呢?”巴基问。

达米安指了指木屋。

炊烟袅袅升起。

巴基愣了愣,好半天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确实他早就从史蒂文写的信上听闻过关于一只会做饭的小黑猫的各种事情,可真当这事情发生在了眼前,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了。

他开门进屋。

食物的香味犹如凝聚成实体,扑面而来包裹住了他的鼻腔。

巴基又是一楞。

桌子上放好了两人份的盐烤小鱼,炸鸡肉条和荞麦面包。

真正的主角是两碗特别的汤,各种蔬菜蘑菇以及鸡腿肉全被切成了只比头发丝略粗的细丝,甚至还有疑似豆腐丝的白线混在其中,再以鸡汤做底,一起炖煮做成了浓汤,再放上一份透明的粉丝。

巴基的肚子突然就叫了起来。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在食物上花费那么多心思,却不能否认这样做出来的食物攻击力效果拔群。

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来的达米安对于纳奇的手艺习以为常,已经落座了,早早蹲在桌子上的纳奇眯起眼睛,一尾巴抽开达米安的脏爪子。

“喵。”去洗手。

“哼!”被威胁了的达米安居然没生气,顶着个气鼓鼓的包子脸就真的去洗手了。

如果有其他鸟崽子在这里一定会被吓到跳起来,并且坚定不移的怀疑自己家的老四被奇怪的东西给附体了。

巴基呆了呆,低头认真的打量起自己刚干活后脏兮兮的爪子,再看看眯着眼睛和自己对视的纳奇,瞬间老实了,直接往洗手池那边走过去。

“它一直这样?”

一大一小凑在一起洗手,三遍起的那种。

搓泡泡的过程中巴基低声问达米安,正在对着洗手液磨牙并认真清理每一个指甲缝的达米安回头瞪了巴基一眼。

“才不是,肯定是因为你的作息情况太差,纳奇才会亲自来管。”

然后他就遭殃了!

因为纳奇在纠正一个人作息习惯的时候,绝对不会允许周边范围内存在反面案例,要不然驱逐,要不然一起早睡早起,天天向上!

不明原因的,巴基感觉到了一丢丢的心虚。

洗完手,围上围巾,食物的温度刚刚好,刚才还滚烫的浓汤现在是温热的,烤鱼皮很脆,内里居然没有凉透,也是刚好的状态。

巴基遗憾的想着,要是史蒂文在场两人可以就着烤鱼喝啤酒,碰个杯。

“喵。”

纳奇叫了一声。

巴基疑惑的抬起脑袋,在同纳奇对视的瞬间就是一个激灵,并迅速收起了那种想法。

喝什么酒,吃饭。

吃完饭自然是巴基和达米安各自洗碗,和其他人不一样,达米安不会因为巴基少了一只手就有什么其他反映,不会帮巴基洗碗,甚至不会在意巴基会不会打碎盘子,完全就是正常生活的状态。

对此巴基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个小孩大包大揽,把场面弄得太过于尴尬。

这里电力供给一般般,巴基习惯了日落而息,而纳奇觉得这是个好习惯,就把达米安也赶去了沙发上睡觉。

铺鸟窝做仓鼠球又折腾了一个巨大的鸟架子。

如此消耗下来,就算是巴基也感觉到了肌肉酸痛,简单冲了个澡之后就躺下了,刚往床上一座,他就觉得不对劲。

床铺有一点点的凹陷,而且很温暖。

???

这可不是会有漂亮姑娘突然凑近来场艳遇的好地方。

巴基立刻警觉起来,顺手抄起旁边的棍子,抬脚勾住被子的边沿,一口气掀开。“呼啦”声中被子随着巴基的力道落地,露出下头藏着的小家伙来。

“喵?”

已经睡着了的纳奇抬起脑袋,在入睡边沿迷迷糊糊的用金色的眼睛看着巴基,它的眼睛在黑夜里显得异常的黑圆,似乎能把周围一切的情绪都吸纳其中。

巴基:“你怎么……?”

纳奇没回应他的问题,而是懒洋洋的在被子里面翻了个身。

和斯塔克相处的那段时间里,纳奇逐渐习惯了睡人被窝的休息方式,现在已经知道怎么打滚不会弄皱斗篷了。

它滚了半圈,侧躺下去,一副悠闲慵懒的模样,轻轻勾了勾黑乎乎的尾巴尖。

巴基僵硬的很,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是公猫还是母猫?”这个角度很微妙,他看不清。

在巴基的感觉中,如果这只猫有了智力,那就该将它当做平等的生物看待,那么如果睡在一起,性别就是需要被注意的事情。

他试图去翻纳奇的后退,被一尾巴抽开了。

小黑猫的战斗力不弱,这一尾巴下去,手背上立刻就是一道鲜明的红痕。

纠结中的巴基没注意到纳奇小小的翻了一个白眼。至今为止,好奇过它的性别的人类不少,但真的很在意并主动探究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夜翼、斯塔克、巴基。

前两个都是不同意义上的“花花公子”,那么巴基呢?

纳奇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人类。

最后巴基也没找到机会窥探纳奇的性别,只能认命的躺下,说服自己也许这只猫刚刚被TNR过,还在缅怀自己的蛋蛋,因此难免有些敏感。

纳奇本能觉得这只两脚兽在想欠揍的事情,动了动爪子。

巴基瞬间乖乖躺好,睡觉。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