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堆雪 鹿珩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回忆

第二百一十三章 回忆

小说:

堆雪

作者:

鹿珩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12

  “谁曾想到你进去了,我们便在屋顶上看着,等你扔出那把火,我和风眠便下去将你的尸体搬走了。”

  闻人稚风说的话虽十分轻松,慕成雪听得却是眼眶一热,何其有幸,能有这两个好友,从为了她与萧琰在镇远王府门前大打出手,又为了她冒险去偷自己的尸体,还没有相认时,便暗中护着自己,想到这里,慕成雪红着的眼眶里满是泪水,生生忍了回去,她慕成雪还没在他俩面前哭过鼻子呢。

  “那我的尸体呢?”慕成雪酸着鼻子问道。

  “葬了。”游泽苍抢话道。

  闻人稚风略带深意的看着游泽苍,没有说话。

  “也好,总算是比烧了好的。”慕成雪说道。

  “妹妹—”

  三人正在亭子里说这话,纪尧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三人相视一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纪尧兄,我们在这里。”闻人稚风放开嗓子喊道,很快,纪尧便循声走来。

  “妹妹,王爷、侯爷,你们都在啊!”纪尧看着三人表情皆是如出一辙的淡定,觉得更加不正常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炎陵侯对自家妹妹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他完全是睿王派来助攻的人,这个睿王才是他要好好研究的对象。

  “哥哥,方才我们说了几句话,哥哥怎么来了?”慕成雪问道。

  “哦,母亲送来了汤,我叫你去喝。”说着又看看旁边两人,尤其是闻人稚风脸上,明晃晃的想要喝几个字,纪尧犹豫之下说道“睿王和炎陵侯也一起吧。”

  “好啊!”闻人稚风第一个迈步走去。

  “睿王,待喝过汤后,我们对弈一句如何?”他要多试试睿王,才能放心。

  慕成雪心中烦着嘀咕,哥哥怎的想起来要和游泽苍下棋,但看着哥哥拿出的是一家之主的气派,倒不像是寒暄、开玩笑。

  “好。”游泽苍回答的很是干脆。

  自从第一日,慕成雪一口气背出了十本书的名字,墨斋便安静了许久,文和公主几个也消停了许多日,因为他们都在忙着背岳夫子给出的那十本书。

  越是临近考试之日,众人越发紧张,墨斋里,寝室内到处都是读书声,到时颇有几分治学严谨,欣欣向荣之势。

  闻人稚风已有三日未出现在墨斋,背书对他来说好比洪水猛兽,没坚持了半日,闻人稚风便回炎陵侯府去了。给岳夫子的事由是,府里新进了一批丫鬟,他得回去瞧瞧,断不能让长相普通的侍女进了他的府里,闻人稚风说得痛心疾首,岳夫子又没把闻人稚风当正经来求学的看待,这一瞧便是三日。

  自萧琰知道了慕成雪曾对他有救命之恩后,来寻慕成雪的次数越发频繁,打着救命恩人的旗号,萧琰给慕成雪送了不少好玩意儿,只是都被慕成雪送回去了。在外人看来,只以为是慕成雪又盯上了萧琰,当着面议论的,背着她议论的全都甚嚣尘上,慕成雪只当听不到,除了上课便在屋内看书。

  宫商角徵羽五人递来的消息都通过纪夫人递进来,怪异的是所有的消息都在兵部尚书季琼身上断了。说起来,季琼是父王的故交。当年出事的时候,季琼还帮镇远王府上下说了不少好话,因此还受牵连被天启帝罚到了西北驻守一年。看在季琼的面子上,季菁娴几次三番找自己的麻烦,慕成雪都没有发作。

  慕成雪此时再想起来,总觉得当时的事是在蹊跷的很,冒天下之大不韪为父王求情,实则是坐实了父王的罪名,又被天启帝贬到西北,驻守一年,当时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情,放到今日来看,慕成雪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偏偏是在季琼身上没了线索。

  这一年他在西北到底做了些什么,慕成雪从未想过,现在却不由得他不去细想,西北消息闭塞,来回便要三个月的时间,想到这里,慕成雪一刻也等不及,写了信便让素儿送回了慕府。

  皇宫泰和殿

  此时的殿内,天启帝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上,殿内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的模样,和天启帝年纪相仿,男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脸上还蓄着络腮胡,看着便是皮糙肉厚,长年在外风吹日晒雨淋的,此人正是兵部尚书季琼,半年前才从西北奉命归来。

  “季琼,你回来已有半年,怎的还是这般邋遢模样?”向来很少打趣的天启帝,竟然拿季琼开玩笑。当年天启帝还只是跟着先皇打江山时,季琼和慕攸等人便和天启帝如兄弟一般。

  “皇上见笑了,臣在西北一年,诸事缠身,哪里还顾得上拾掇自己。”

  “哦?你这是怪罪朕将你贬去西北了?”天启帝的脸沉下来,一副要龙颜大怒的样子。

  只听“扑通”一声,季琼跪倒在地,“皇上息怒,臣不敢。”

  天启帝见状脸上的不悦却化作了笑意,他就是喜欢这种即使身居高位仍然对他诚惶诚恐的臣子,如此他才好控制,像慕攸那般刚正不阿的,怎么能让人喜欢。

  “起身吧。朕只是同你开个玩笑,瞧把你吓得。朕还准备将西北军总防的督军,这般胆量能镇得住西北军吗?”

  此话一出,季琼神色动容,脸上皆是震惊。

  “皇上,这”季琼万万没想到,西北军总防的督军之位和兵部尚书之位加在一起,这是要把他架在火上烤啊!

  “怎么,不愿意?”天启帝问道。

  季琼神色一怔,随即跪下“臣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很好,你放心,有朕在,朕说你可以你就可以。”

  “是,皇上,臣定然不负皇上信任。”季琼再次一拜。

  “起身吧,朕乏了,去歇歇。”说完话,曹祥便快步上前扶着天启帝离去。

  “对了。”天启帝停下脚步,“你的女儿也到婚嫁的年龄了吧?”天启帝转身问道。

  “是,皇上,小女今年正好十三岁。”季琼回道。

  “可有婚配?”

  “还未婚配。”

  “做朕的儿媳如何?”天启帝问道。

  。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