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漫】彭格列boss不想成为港黑大佬 月色清欢 > 第 47 章

第 47 章

小说:

【综漫】彭格列boss不想成为港黑大佬

作者:

月色清欢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5

第二天一早,意识刚刚开始苏醒还未睁开眼睛的太宰治本能性地往身侧抱了过去。

然后满意地抱住了软趴趴的一团。

啊,阿纲真的好软呢,而且毛绒绒的好舒服……

等等,好软?毛绒绒的?

太宰治豁然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和趴在床上那眼睛水汪汪周身橙色毛绒绒的一团对上了视线。

太宰治沉默了。

也许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太对?

谁来告诉他这一团毛绒绒究竟是什么东西?一觉醒来阿纲变成动物了?

被这个想法击中的太宰治忽然觉得这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怎么看这只小动物的瞳色毛色都和沢田纲吉如出一辙,那软趴趴的柔和神情也十分相像。

然后太宰治就一把拽住那只小家伙的后颈皮拎了起来。

可怜的小家伙手脚并用地扑腾着想要逃离太宰治的魔爪,然后在一番挣扎未果后发出了委屈的叫声。

“嗷~”

连声音也这么软趴趴的。太宰治十分嫌弃地瞥了手中的小家伙一眼,将其翻了个个想要仔细确认这到底是什么物种。

阿纲那个家伙就算是要变动物,难道不应该变成只兔子吗?这种不伦不类的家伙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那个异世界的人都是这样的,其实都是动物化形而来的,其实这就是阿纲的本体?

太宰治忽然想起以前无聊时翻过的小说,其中就有读到过关于兽人的设定。然后那些兽人似乎就会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变成本体来着。

脑洞越来越大早已经发散到不知哪里去了的太宰治全然没有注意到手中被他当毛绒玩具把玩的小家伙已经快晕过去了。

沢田纲吉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刚刚睡醒还一脸懵懂的少年坐在床上,手中是他那可怜的大空狮子,此刻正犹如玩具布偶一样揉搓着,都已经变成蚊香眼了。

“纳兹!”一个箭步飞身上前,沢田纲吉这才从太宰治的魔爪之下救出了他可怜的大空狮子。

他不过是去隔壁看了一下狱寺隼人的情况而已,前后加起来不过五分钟,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嗯?阿纲?”太宰治倒是没有在意手中的玩具被夺走,只是有点茫然地看向了沢田纲吉。“你怎么在这里?”

这算是什么问题?沢田纲吉十分无奈。

“我不在这里那应该在哪里?”

然后太宰治默默地指了指沢田纲吉手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大空狮子。

纳兹:这个人类好可怕!

沢田纲吉满脸问号地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狮子,而后又满脸满脸问号地看向了太宰治。

“嘛,这不是传说中的那种……你的本体之类的。”太宰治摊了摊手随口说着。

“本体?”

身为一个昔年的宅男,对所谓兽人设定也有所了解的沢田纲吉连蒙带猜总算是理解了太宰治的意思,顿时变得哭笑不得起来。

“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沢田纲吉一手抱着纳兹另一手弹了一下太宰治的额头。

“难道不是吗?”

虽然从沢田纲吉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但太宰治还是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问了下去。

能够看到沢田纲吉这幅哭笑不得的样子也十分不错啊!

“当然不是。”沢田纲吉当然也清楚太宰治的想法,因此也没有认真地多做解释,只是简单回答道,“它叫纳兹,我的匣兵器。别看它这个样子,纳兹可是一头狮子啊!”

狮子?这么软趴趴的狮子的吗?果然不愧是沢田纲吉的,兔子养出来的狮子就是不一样。

“匣兵器?”内心吐槽着的太宰治并没有漏掉这个重点。

“我的火焰并不是异能力,这一点修治你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沢田纲吉并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见太宰治问起便耐心解释了起来。

太宰治点点头,在这一点上,的确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

“这是一种独特的力量体系,死气之炎。死气之炎有不同的属性,而我的属性就是大空。匣兵器是死气之炎的一种特殊作用方式,因为之前是寄居在匣子里所以被称为匣兵器,不过现在的纳兹寄居在我的指环里。”沢田纲吉伸出那只戴着指环的手向太宰治展示了一下。

“之前的时候我的力量一直在受到限制,纳兹也一直出不来。不过今天早上时我尝试了一下居然成功了。”说到这里的沢田纲吉显而易见地又多了几分喜悦,伸出手怜爱地摸了摸怀中的纳兹。

好久不见了呢,纳兹。

窝在沢田纲吉怀中的大空狮子显然感受到了自家主人的情绪,抬起脑袋十分眷恋地蹭了蹭沢田纲吉。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也许一切并不如他所想象的那样糟糕。

回家,也许并不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事。

想到这些沢田纲吉便不由得喜悦起来。

“喵呜~”

另一道小动物的声音传来,浅黄色毛发的毛绒绒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坐在沢田纲吉脚边蹭了蹭,而后跳上了床。

“嗯?这次是猫吗?也是匣兵器?”太宰治一把捞过了坐在床头拿爪子洗脸的小猫咪,仍是拎着后颈皮举了起来。

“喵!”

因为太宰治动作太过迅速而没能躲开的猫咪生气了,挥舞着爪子试图抓太宰治一脸,却被灵活地躲了开去。

“十分抱歉,十代目。居然睡太久让您亲自去叫我起床,是我的失职。”

房门在此时被打开,穿戴整齐的狱寺隼人出现在了门口,一出现便十分恭敬地鞠躬致歉。

虽然缩水成了小孩子,果然内心还是长大后那个成熟稳重的狱寺隼人啊!如果是以前少年时的狱寺隼人的话,大概早就冲过来摇晃着他的肩膀或者直接土下座道歉了吧?沢田纲吉这样想着。

然而下一秒……

“喵!喵喵!”

猫咪的声音吸引了狱寺隼人的注意,一抬头时看到的就是瓜被别人欺负的画面。

于是……

“喂!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给我放开!”

飞奔过来的狱寺隼人一把夺下了太宰治手中的瓜,却在下一秒被自己的匣兵器抓了一脸。

“啊痛!痛!痛……喂!瓜!我是在救你!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啊!”

顿时化身□□桶的狱寺隼人朝着早已经跳到地上蹭着沢田纲吉裤脚的瓜大吼着。

好吧,请让他收回刚才的想法,自家岚守的心性完完全全就是跟着身体一起缩小了。沢田纲吉无奈地想着。

“喵!”

傲娇的猫咪仿佛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偏过脑袋不去理会狱寺隼人。

“喂!”

“你……是个笨蛋吗?”一旁的太宰治说话了。

“哈?你个混蛋在说什么!而且你到底是谁啊!凭什么在十代目的房间里!”狱寺隼人顿时调转方向朝着太宰治去了。

“猫科动物拎后颈皮它们是不会觉得痛的,而你那种拽尾巴的粗暴方式不被抓才怪。”太宰治伸出食指在狱寺隼人面前晃了晃,从容地科普着。

“另外,这是我的房间。是你们都在我的房间里,懂吗?”

完败。

沢田纲吉不由失笑。他实在是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自家岚守这幅样子了,随着年龄渐长日渐成熟,狱寺隼人就连和他的雨守山本武之间也很少吵吵闹闹了。

还真是怀念啊!这样的隼人。

“你这个……”

眼见狱寺隼人一副撸起袖子就要上的架势,沢田纲吉连忙拦住了他。

虽说是缩水了,但到底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想想昨天在酒吧时那个被摔出去的男人吧!这要是真让这两人打起来,怕不是整间屋子又得被拆了。

嗯……好像顿时回到了在彭格列那些年天天为维修费而头痛的日子了呢!

“十分抱歉,十代目。”毕竟不是小孩子,狱寺隼人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再一次朝着沢田纲吉鞠躬致歉。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啊!明明好不容易才再一次见到十代目,结果昨晚因为太困半路睡着了还是十代目将他抱回来,早上迟迟没起床害十代目担心特地去查看,现在又……

狱寺隼人现在只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都怪这幅小孩子的身体,入江正一他们那几个家伙就不能把一切搞得更靠谱一点吗?为什么穿越还会被缩小身体啊!因为身体缩小而无法控制自己性格的狱寺隼人顿时感觉前途十分黑暗。

“没有关系哦~隼人这样也是十分可爱呢!”沢田纲吉伸手揉了揉狱寺隼人的发顶。

隼人的头发果然是非常柔软啊!手感超好。

“十代目……”狱寺隼人的脸颊泛红起来。

虽然缩小了、性格也有所变化,但他的的确确是27岁的狱寺隼人啊!被十代目这样夸还有亲昵的摸头什么的……好像还挺开心?

也,也是没办法的事吧?他怎么可能拒绝十代目呢?

狱寺隼人昂起头,正对上沢田纲吉看过来的视线,英俊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十代目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