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豪野犬]织田作的写作日常 麻速花 > 回归的第一天

回归的第一天

小说:

[文豪野犬]织田作的写作日常

作者:

麻速花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6

太宰治的哭泣声变得很弱微,大哭一场后气息跟不上呼吸,让他开始不停地抽哽,还时不时的任性撒娇,“虽然不是织田作的错,不对就是织田作的错……”

好的,太宰治说话变得混乱不清,前言不搭后语。他用手揉搓通红的眼角,又收获织田作之助忙手忙脚一通乱弄的道歉和肢体动作。

我和他们坐下。吧台处已经没有老板的踪迹,也是,不管在那个世界老板都很聪明,见气氛不对劲早早上楼。

所以没有调酒师调酒了。在这时太宰治兴奋地举手,小脸上的表情是跃跃欲试,当即立断表态,“我……让我来!哼哼,告诉你们听,我可是有偷偷练习过的,保证能让你们眼前一亮。”

嗯……这种口吻我怎么好像在那里听过。

没有记错的话太宰治之前在说如何制作『新·超人精力火锅』时,表情也是染上了朵朵红晕,兴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

好奇怪,那时是有人在吐槽太宰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好像是很重要的人,冷静又擅于打击太宰无边的想法,是我说话的学习对象。

啊……糟糕,忘记了,在这个世界可能没有碰见过,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果然自己没有什么优点,缺点占太多数不过来。

“真努力啊太宰,我很期待。”你看着太宰治完成了一杯调酒。他端出五颜六色的酒,我仔细盯它看了许久。发觉织田作之助也保持同一个动作后,我与他对视了一秒,在太宰治一脸期待的神情一口饮完。

果然如同想象中的那般难喝,味蕾受到极大的伤害。我敢保证三天内,我都尝不出别的食物味道。宛如岩浆在脑海中爆发,冲击我的天灵盖,在一瞬间我似乎见到了天使。

太宰治走过来坐在我俩中间,双手捧着脸颊眼睛闪闪亮,撑着身子反复扭头观看我和织田作之助的反应,“是不是十分美味,好喝得仿佛见到了天使。”

“嗯,见到天使了。”织田作之助表面淡定看不出此时难受在全身不停翻滚,肚子有一团火般热呼呼的,“真不愧是太宰很厉害。”

我也点头:“的确,这酒真上头,容易让人产生幻觉。”

“啊――织田作的夸奖真动听。好的,我也要喝一口来试试。”太宰治举起酒杯要往肚子里咽。

我和织田作之助连忙阻止:“等一下――”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太宰治直接将酒喷了出来。太宰治就辣出了眼泪,不停地用手扇风,试图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辣意,“哇!好辣!好难喝,织田作为什么还要喝下去!”

我去倒冰水给太宰治,递过时开口:“因为这是太宰做的,那就没有问题,我相信你。”

太宰治接过水杯的手一愣,过了一下子他扬起温柔的笑容,像融化冰山的曦光般,温暖且安适,“谢谢你织田作。”

看见这样表情的太宰,直觉所警告的不安终于停止,我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虽然还没能达到活泼的性格,但总的来说还不算太坏,太宰现在表现的气质隐隐看得出是好的一方面。光终于落在他身上,孤独的黑暗没有将他吞噬。

我为他感到高兴,纵使身处黑暗,他依然能保持最本质的自我,从不被侵蚀。通透聪慧,这就是我最珍惜的友人。每次见到太宰,仿佛就在看自己一样。美好的,丑陋的,令人感到悲伤的,通通化为人性的一部分,被完美的包容了。

“太宰,我曾经后悔过一件事。”我对太宰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把心中所想的东西诉出于口,心情忍不住轻松愉悦,“因为友人的身份我总是恪守与你的距离,我本以为有很多时间陪伴你,看着你成长成熟。却没想到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只能在最后推你一把。”

在太宰治睁大双眼,一眼不可置信的表情里继续述说,“如今已经没有这个芥蒂了。太宰,我后悔没有早点进入你的内心,独留你一人寻找生命的意义。你是个头脑精明的孩子,看到的东西往比一般人更遥远。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孤单。对不起,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啊啊。

太宰治终于明白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为什么不肯放手。原来这个人对我的理解远比我想的深刻来得多。不是什么无聊时代替品,也不是消磨时间的消遣。而是更深入的,接近了内心的深核。

纵使有着另一个世界的记忆,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漫长的时间里,在这一刻自己终于完全理解这一份感情是什么。

友情太冷淡,爱情太暖昧,硬要形容那便只有一个词“灵魂知己”可以勉强概括。

“织田作……”太宰治忍住眼晴泛酸想落泪的冲动,刚想开口却见面前的男人身上浮现出一道金色的光。

自己在『书』上所书写的内容生效了,已经到了要分别的时间。

我打量着自己的变化,再看到太宰治不舍的表情,立刻明白这是他为我所做的,看来是要准备离开。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讲,然而时间不够了。”我对太宰叹了一口气,“太宰你做的事情我知道得差不多,改变世界线代价对你来说不算惩罚,但是你尽量恢复吧。”

“等一下织田作你为什么会知道……”

太宰没说完话被我打断:“我知道的太宰。”

我看向另一个自己对他嘱托:“以后的日子请你的陪陪太宰,他有爱自杀的习惯记得帮他多准备点绷带。”

“我知道了。”织田作之助郑重严肃的点头,“我一定好好看管太宰。”

我也对他点点头,最后在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两人面前化为金色的粒子。

“再见。”

经历了这么多事,有了好素材。这是除了太宰治外最大的收获。

不久之后。

糟糕至极。

不仅要处理芥川君大闹港黑的后事,还得不停的加班工作,首领这位置真糟心。不能透露『书』的存在,把头铁的芥川君忽悠回去可真难。

太宰治单方面宣布这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他的水逆倒霉期,修补世界线的过程实在繁琐枯燥。可是没办法如今能动用『书』力量的人只有他自己,要是让其他人接触到法则的存在,他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在进入这家装饰偏昏黄暖色调咖啡厅后,他先开始惴惴不安。明明是织田作约他来的,然而长时间都没有见到织田作,一星期织田作不曾出现对太宰治来说就是灾难。

太宰治在这段时间里饱受因思念造成心灵的混乱,自己无时无刻想丢下工作投入织田作的怀抱。

这个想法很危险,港口黑手党首领乐不思蜀,只想和最爱的织田作待在一起什么的,听起来就像个笑话一样。但现实真实发生了,太宰治也因为这个缘故,一向严谨的做事风格出现分岔,他被抓住漏洞后,干部中原中也对其进行长时间的嘲讽。

“你的脑子终于生锈降智了吗?”中原中也的评价一针见血,虽然马上就被太宰治气到跳脚就是了。

“这就是对首领不敬的后果。”太宰治嘲笑外加人身攻击加班累到成社畜的港口黑手党劳模。

太宰治从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有机会和织田作成为朋友,。事情发展到现在在太宰治眼中太过戏剧化,像极上不了台面的三流编剧攥写的狗血小说,毫无看点徒增麻烦。

“不对,能和织田作在一起说话,我就很满足了。”太宰治想到自己的友人突然觉得事情还没那么糟糕。啊啊啊,明明计划被另一个织田作搅没了,心底却涌出丝丝的理所当想,想着就这样似乎也不错。

友人很快就赶来,他风尘仆仆,坐在他对面的红发青年平淡的声音亳无起伏感,“太宰今天想去那里玩呢?”

太宰治整个人像一个孩子一样兴奋的大喊:“只要是和织田作在一起,去那里都可以。”

也不知道另一个织田作还好吗?

*****

身体能感受得到阳光的照耀,鼻尖能闻见泥土所散发出的腥臭味,耳朵能听见远处风的声音。

当我站起身的时候,我发现身处的地方是在墓碑的前面。

坟墓被安置在一棵大树之下,这里环境优美,通向这里的草坪已经被踩出了光秃秃的一条路,可以看得出经常有人往这里走。

我的身上没有任何东西,所以没办法及时联络别人:“还是先去找找身处武装侦探社的太宰吧。”

心底做好打算的我立刻就出发离开了墓园,却听到一声颤抖可以称得上惊慌的声音,“织田作先生……”

我看向面前青年,他戴圆框眼镜,嘴角有一颗相当显眼的痣。眼底一片憔悴,看起来睡眠相当不好。嗯……感觉发际线也有点偏高。

“你认识我吗?”我疑惑地眨眨眼睛。

[“是安吾!坂口安吾啊啊啊!!”]

系统的声调猛地拔高。

坂口安吾是谁?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