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惭时 > 肥厨怪客(一)

肥厨怪客(一)

小说: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

惭时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8

【姓名:盛钰】(可见)

【至高楼层:第三层】(可见)

【身份:贪婪王】(不可见)

【技能:贪得无厌】(不可见)

卡牌光辉一闪而过,手心的热度终于缓慢降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头痛欲裂的脑壳。

【玩家所在楼层:第三层楼】

【副本:肥厨怪客。】

盛钰睁眼,艰难的扶着头起身。

周身环境是一个牢房样式的独立空间。

算上那破旧帘布的厕所,面积大致也就三四平方米的样子。值得一提的是‘牢房门’,那一面墙几乎是镂空的,用竖直铁杠一一扎起来,还有不少横七竖八的电线缠绕在铁杠上头。

时不时发出刺啦啦的漏电声响。

隔壁牢房传来呜咽哭泣声,口齿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稍远处传来男人的破口大骂:“明明没有登入游戏,为什么还要把玩家拐到游戏里?我他妈就上过一次线,难不成以后都摆脱不了这个出BUG的游戏了吗?!”

他音量放的很大,相信有不少人都听见了。

当下就有不少人作出回应。

“对,我这周同样没有进楼。”

“天啊……这个游戏是被诅咒的!”

“什么诅咒不诅咒的,封建迷信要不得,我更倾向于黑客改了21层楼的程序。他们这些人估计是恐怖组织派来的,肯定是在搞*屏蔽的关键字*威胁。”

“要*屏蔽的关键字*就去针对联合国啊,为什么要牵连无辜的民众呜呜呜呜……”

许多人真情实感隔着牢房聊起来了。

盛钰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些电网。

伸头向外一看,他人一下子就开始眩晕,脚软的后退好几步,这才勉强缓过神。

用胖子的话来说……这*屏蔽的关键字*也太高了!

这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物,庞大到盛钰甚至都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述。如果硬要说的话,它就像是一座缩小版的金字塔。

最底层的牢房是两两之间距离最远的,再往上走一层,那些牢房地理位置往中心靠拢了些许,依次排列,每一层都是如此。

到了盛钰这一层,他和对面牢房的玩家们相距仅仅不过数百米,彼此之间在干些什么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粗略算去,这次副本得有数万人。

【欢迎来到异次元食堂。】

卡牌传来一阵电子音。

盛钰下意识的举起手腕,看了一眼卡牌。

对面有不少人做与他同样的动作,这个声音应该是全场所有玩家都可以听见的。

异次元食堂是什么地方?

脑海中刚浮现这个问题,电子音适时解惑:

【千年前神明与鬼怪大战过后,双方死伤无数,无奈下签订和平协议。异次元食堂就是和平协议的衍生地域,这里是神明与鬼怪联系的枢纽,这里也没有立场的划分。所有来到异次元食堂的生物,主厨们都会让您宾至如归。】

“神他妈宾至如归给老子宾到牢房里!”

当即就有*屏蔽的关键字*声吐槽。

话音刚落,金字塔最下层忽然传来一声令人牙酸的刺耳磨砺声。向下一看,最底层靠南边的铁门猛的向外掀开——粉尘浮满整个金字塔。

咚、咚咚、咚咚咚……

脚步声由小到大,越临近铁门,那些脚步声就显得越来越急促。等到第一个庞大的怪物推开铁门时,整个金字塔已经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默默注视着怪物,直到它落座。

很快,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来了足足有几百只不明生物。它们有些像最开始的那怪物一样,身躯庞大,看着像野兽。有些则还能勉强看出一个人形来,只不过总是有那么一两个器官在格外不屈生长,例如长到可以绕脖子十几圈的手臂,再例如肩胛骨外扩生生长出一对翅膀。

结合电子音的话,不难想到。

这些正坐在单人餐桌前的不明生物们,有可能是鬼怪,也有可能是神明。

楼上牢房里的人骂了句脏话:“我单知道鬼怪长得磕碜,但我不知道神明长得也这么磕碜。这还叫人怎么愉快的给鬼怪送人头啊。”

一听这个声音,盛钰心中一喜。

他连忙压低声音:“胖子!胖子!”

楼上沉默了几秒钟,随机拔高声调,惊喜道:“盛哥?你就在我楼下,太有缘了。”

盛钰去掉了寒暄步骤,急说:“胖子,你那把菜刀还在身上么。快,你试着划自己一刀。”

胖子傻了:“……你认真的么?”

周边牢房也能听见两人的谈话声。那个原本一直在呜咽的女生终于停下哭泣,沙哑着嗓子说:“你是要他试试自/杀吧?没用的,我刚进副本的时候就试过了,攻击全部无效。”

在她说话的档口,胖子似乎也试了一下,“不行。我菜刀压根就划不上手臂,距离还有两三厘米呢,就被一股看不见的阻力给拦住了。”

又有一个较为粗犷的男声插嘴:“你们看对面,那哥们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一根绳子。吊在那边得有七八分钟了,到现在还在挣扎,一点儿断气的征兆都没有。”

闻言,盛钰眯眼看向对面牢房。

上吊的玩家特征还是蛮明显的,起码从这个方向来看,一眼就能看见。他貌似刚进游戏就开始自缢,吊到现在死不了又下不来,只能徒劳的在那边扑腾,看着又凄惨又滑稽。

粗犷大汉继续说:“既然自/杀不了,那我们可以等副本开始走剧情线。那个时候牢房门肯定会开,到时候你杀我我杀你,大家一起出副本。”

妹子又开始哽咽,像极了用手捂住嘴巴:“可、可是我不敢*屏蔽的关键字*啊……”

“那你就叫敢*屏蔽的关键字*的玩家来杀你。”

那大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言语满是烦躁说:“死在咱们自己人手里好歹还能回现实世界。难道你想下去和那几百个怪物相处?别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屏蔽的关键字*了,直到临死的时候还搞不清自己是被神明杀还是鬼怪杀。”

这话听起来简直太恐怖了。

死亡的镰刀就高高的吊在人们的头顶,不知道哪一分哪一秒就会掉落下来。在残忍割去玩家们头颅的同时,或许有人心中还会抱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幻想着再度睁眼时,会是温暖的房间。

如果不是呢?

如果真的被神明杀*屏蔽的关键字*呢?

盛钰不敢深想下去。

不知道等了多久,等最底层的神明鬼怪们都开始饥肠辘辘敲打餐桌时,一个偌大的身影从大铁门处走了过来,缓慢的挪动步伐。

因为金字塔地型的缘故,数万名玩家都能清晰的看清楚楼底情况,当下就有不少倒吸气声。

那东西勉强算一个人形。正验证了副本名称‘肥厨’二字,他看上去确实很‘肥’。

不,或许不仅仅用一个肥可以涵盖。

乍一眼看上去,不少玩家甚至还以为有坨烂肉滚了进来。

圆滚滚的身躯套在超大码厨师服里头,服装扣子被肥肉崩到最极致。每一步的挪动好似都在试探扣子的极限,看上去随时都要崩掉衣服。

“这*屏蔽的关键字*……是人吗?”

胖子似乎打了个哆嗦,说:“他看上去有好几个我那么大。这得一天吃多少餐才能胖成这样,我怀疑他真的有500、不,600公斤以上!”

那大汉开口:“本来就不是人。”

四周陷入一片沉寂,女生继续抽泣起来。

等肥厨走到铁门对面的高台,他面前的地面忽然凹陷,紧接着一些长方形方桌被拱了出来。让人惊恐的是,那些方桌上无一例外的放满鲜血淋漓的盘子,看的玩家们胃部简直翻了个趟。

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盛钰只是看了一眼,就皱眉撇开了头。

他这个反应还算好的。不少玩家直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霎时间金字塔里什么怪味都有,层层叠加的呕吐物味交缠在一块,再加上盘子里那些不明物种的尸体,场面极其作呕。

砰——

肥厨用力拍了下面前的方桌。

也许是由于金字塔特殊构造的缘故,他的声音很浑厚,还带着回响:“接下来每三十分钟都会有新批次的客人来异次元空间进餐。每一个批次都会有500名神明、鬼怪。白天,你们充当的是帮厨,服务员的角色,在30分钟以内,你们要献上客人们想吃的食物,不然……”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结局实在是太明显。那些饥肠辘辘疯狂拍桌的客人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不献上正确的食物,半个小时一到,很有可能被拿来开胃的就是玩家们自己。

被鬼怪杀死顶多就是眼睛一睁一闭的事儿,但要是不走运的碰见神明客人……

联想带这个可怕的结局,不少玩家瞬间就浑身发颤,尽量缩回了牢房最角落的地方。

然而这起不到什么作用。倏然间一声尖利的哨声,数万牢房的门被随机开启。

“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数恐惧的尖叫声瞬间响彻整个金字塔。

对面那个一直在上吊的玩家终于不吊着了,他‘咚’的一下子摔落在地面。还没有等人反应过来,他的脖子就被肥厨手中的长锁链一把捆住,连人带上吊的绳子一把被拽了下去。

沿路四肢无数次撞击在别的牢房铁门上,发出‘噔噔噔’的巨大声响。

听起来就痛到脚趾蜷缩。

和他有类似遭遇的大约有500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被铁链拽住,被残酷的沿着墙壁往下拖,像极了在蛮横的拖拉货物般。

事实上在游戏早期就混到第三层,大部分人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

有人强硬的掰开那锁链,手起刀落就杀*屏蔽的关键字*自己身旁的玩家。送走了对方以后,他一下子就兴奋了,高声道:“大家都听好了,我们互相下狠手,不要给神明得逞的机……”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锁链就猛的贯穿了他的心脏,一瞬间那鲜血就疯狂喷涌而出。

肥厨动作僵硬的收起锁链,声调依然如初,麻木并且无畏:“我就是神明。”

这四个字几乎直接给了众位玩家当头一棒,打的人头昏脑涨,脚下虚浮。

玩家们敏锐的从中捕捉到威胁的成分:再有相似的行径,同样格杀勿论。

这一下子过后,哪里还有人敢造次。

一个个都乖的跟小鸡仔一样,原本说出去‘你杀我我杀你’的大汉也蔫了,他烦躁的嘟囔说:“要是双方都可以在同一时刻杀了对方就好了。”

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

即便两刀在同一时间捅下去,这两个人同时死亡的几率也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万一不幸的吊住一条命,被神明盯上就完蛋了啊!

不少人忧心忡忡的在牢房里走来走去,一方面庆幸被选上的不是自己。另外一方面他们有开始胆怯,恐惧那迟早要到来的死亡宣判。

“那个眼睛长后脑勺的,那个肯定是鬼怪!”

“像人的那个,对,就是靠门的。我感觉那个像神明,喂——谁碰上她还是抓紧找菜吧。”

“我害怕……求求你们谁过来帮个忙,杀了我吧呜呜呜……”

不断有吵闹声传来。

有人在出主意,有人担惊受怕的只求一死。

盛钰站在牢房门边,唇瓣紧抿。

其实对于他来讲,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毕竟别的玩家分辨不出来神明与鬼怪,但是他可以很轻松的分辨啊。

待会轮到他下去端菜的时候,直接看有哪些怪物在对他示好就行了。等确定了鬼怪的身份之后,说什么也要逼对方杀死他。

这是安全回现实世界最稳妥的法子。

心刚放下一点点,肥厨瞄了一眼*屏蔽的关键字*死的玩家,冷漠开口:“再拽两个人填补空缺。”

这话一出,人们体现出了高度一致的默契。

原本还在激情澎湃谈论事情的玩家同时噤声,下意识的往后退好几步。

嘎达达——胖子牢房传来一声‘操’。

声情并茂,痛彻心扉,泪雨滂沱。

那声‘操’就和一个扇形统计图一样,盛钰愣是在里头听出了许多复杂情感。

还没顾得上同情胖子,忽然他的视线整个凝住,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空白。

有一只手正紧紧抓着他牢房铁杠。

上面缠绕的电线电到人浑身颤抖,盛冬离还是没有放开手。而是死死的咬着牙,小声说:“哥,你别怕……快找尖锐武器、我,我这就送你回现实世界……”

说的再小声也能被神明听见。

肥厨猛的收紧铁链,盛冬离整个人一下子翻转过去,直接悬空摔落在地。

“盛冬离!!!”

盛钰猛的扑向牢房门,某一个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停下来。

见盛冬离没事,他总算略微放心。然而看清前者面前的餐桌以后,盛钰刚松下的那口气梗在了喉头,一下子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该死!怎么正好摔在最像神明的那一桌!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