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流泪猫猫 > 3. 个性名为崩坏吗

3. 个性名为崩坏吗

小说: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作者:

流泪猫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3

在神案旁边蜷缩着睡了一个晚上,清晨刚开始,久见秋生就被元气满满的平安丸强行叫醒了。

“果然在这里啊秋生大人!”

他坐在神案前笑着说:“给秋生大人带了线香呢!”

说着,他把三根香插在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用过的香炉里:“奶奶很久以前告诉过我,这是奶奶的妈妈当年为了给奶奶祈福时用的香呢!”

所以,桌子上那些已经风干变质了很久的贡品,是这个孩子的亲人很久之前上供的么?

所以说,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应该已经过期了的东西吧……?

“这个世道,我恨!”

面不改色吃着过期“食品”的伪·守护灵·久见秋生内心百感交集。

“不过我也有很久没有见过奶奶了。”

平安丸用手指在地上的灰尘上面画啊画:“奶奶是全家对我最好的人了。”

“妈妈和爸爸有哥哥。他们不喜欢我的‘个性’,也不让我接近家中的小狗。”

“爷爷也最喜欢哥哥了。哥哥的个性和爷爷是一样的。”

“拥有预知个性的一个叔叔说,我以后会成为一个‘敌人’。”

“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听见了。”

“很难过啊。”

“超级,超级难过的啊。”

他轻声说。

“平安丸不是说了,想要成为英雄吗?”

久见秋生沉默了很久,终究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他的头:

“秋生我啊,只是一个很弱小很弱小的守护灵。平安丸愿意认可我守护灵的身份,就是在保护我了……这么说来,平安丸已经是秋生的英雄了。所以,接下来就是继续在英雄的路上走下去吧。”

“可是我的大名里有转弧啊。”

“拐个弯才成为英雄?唔……喂喂喂!男子汉大丈夫,多走一段路,感觉也是完全没有什么的吧。”

“嗯。”

“不过绝对不要再烧过期的香了啦!”

“欸?”

“我觉得我不需要专门吃香火啦。过期的香什么的……不知道灵体会不会拉肚子啊。”

“欸欸欸!”

“哈哈哈,骗你的啦。”

“……”

“所以平安丸的大名是转弧咯?”

“是志村转弧——难道姓就不重要了吗?”

“那么平安丸该去上课啦。”

“……”

“嗯?”

“从昨天开始,就放暑假了。”

……万恶的,拥有假期的学生。

久见秋生肉眼可见地蒙上一层名为“嫉妒”的丑恶阴影:“等等……所以为什么会这么早就起来啊!”

“我知道怎么定义‘个性’了,忍不住想和秋生说啊。”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都不叫秋生大人了耶。”

久见秋生嘟囔了一句:

“被幼齿的可爱男孩子称为‘大人’真是诡异的愉悦,不过这种想法……”

唔,果然我是个烂人呢——他又陷入了自我否定的狂潮里。

“那个,秋生大人……”

志村转弧,幼名平安丸,听见他在碎碎念,有些迟疑地轻轻问了一句:“很介意吗?”

……好了,我好了,我被治愈了。

久见秋生满血复活。

真想有人的身体啊!那样,就可以摸一摸小小的平安丸的呆毛了呢……

等等……刹住车,扫黑除恶,罪恶思想不能有。

明显平安丸更喜欢“平安丸”这个名字,而不是“志村转弧”。

而且,平安丸这样总给人以圆滚滚的幼崽形象的名字,实在是……超可爱的啊!

久见秋生正色交叉握住双手:“这件事情完全不重要的,相信我。”

得了,此事以口嫌体正直告终(滑稽)。

“说起来,秋生大人今天看上去气色很好呢。”

……难道阿飘这一类的东西,还有所谓的气色这一说么?久见秋生心中依旧碎碎念,脸上看上去却稳如老狗:“没错,我秋生就是这么弱小的男人。”

志村转弧:“欸欸欸?”

再说“个性”。

一言以蔽之,就像是超能力一样的存在从中国轻庆市诞生了第一个发光的婴儿开始,世界各地的新生儿几乎都纷纷拥有了各式各样(甚至是奇形怪状匪夷所思)的能力。

有的无个性,有的个性用处不大,有的却生来个性便强大而危险。

或者说:不受欢迎。

久见秋生在得知类似于这个世界“设定”的存在,立刻就放弃了自己说不准是什么“后宫热血故事的男主”这样的想法。(话说大龄宅男这种基础条件倒是符合)

毕竟一个合格的后宫热血故事男主,在这种世界里,就应该拥有一个吊打众人的“个性”啊!

而他作为一只废鬼要有什么个性?

个性名为“你打不到我”吗?

在久见秋生得知自己来到的是怎样一个世界后,他毫无诚意地吐槽了一句:“啊……世界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认识到自己不是男主这个事实之后,久见秋生成功地放平了心态:不是男主就不是男主吧。

众所周知,全世界的可怕编剧与脚本师们都是坏人,会对男主(以及男主身边所存在的一切花草树木猫狗鸟鱼,亲人恋人乃至路人等)凶残下手。

所以说不当男主大概也是个好事。

但是……

久见秋生将目光缓缓放在他身边的这个小孩子身上。

强大而不受欢迎的个性,柔软温和的性格,以及孩童所特有的狡黠聪慧。

孤独而执着,想要当英雄什么的……真是宏大的梦想啊……所以说,这,这,这不是男主标配吗?

嗯!看上去相当好攻略的说,所以,现在要做的绝对是抱紧大腿准备和大佬一起走上人生巅峰这样子吧!

久见秋生看平安丸瞬间就用上了看“全村的希望”那样的目光。

万一……他是说,万一,就有哪个妹子感觉他这个站在男主身后的男人(划掉)男鬼,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可以交付一生,谈一场无关灵与肉的结合的柏拉图恋爱呢?

虽然听上去很惨,但是久见秋生在还活着的时候的确是一个可悲的大魔法师。

二十二年都没有开过荤的那种。

唯一一次差点得偿所愿还约到了女装大佬,然后……所以都说了不要问他怎么死的。

被用深沉的目光盯住的平安丸不明所以。

他明显会错了意:“呐……夏日祭就在这个月呢。秋生大人愿意和我一起去看吗?”

“啊。”

久见秋生笑了一下:“愿意是当然愿意的,但是秋生我啊,没有办法离开山神庙太远呢。”

“可这是夏日祭欸,山神也会允许秋生大人离开的吧?”

“那就要等到那一天去问山神了啊。”

这时候久见秋生又感觉自己做鬼相当的不开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日祭!

浴衣,狂欢,烟火,捞金鱼,小吃摊点,最最最重要的是画着美丽妆容,身姿优雅,踩着木屐款款行走的少女们——现在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死了一次变成鬼之后连整整一面墙的手办也都没有了。

弱小,可怜,无助。(还贫穷。)

“山神很温柔啊。”

平安丸靠在神案边上,和久见秋生排排坐在一起:“我许愿有个守护我的灵存在,山神就把秋生大人送来了啊。”

“什么山神大人啊……”

久见秋生苦笑了一句。

当他意识到“糟了我觉得好像要穿帮了”的时候,已经说完了前半句。

……一个谎言果然要无数个谎言来掩饰,古人诚不我欺。

“才不是山神大人,是秋生大人我自己要来的。山神……”

久见秋生费劲地想着山神在传说中的形象:“那是个很坏的糟老头子。”

如果世间此方真的有山神,那么他估计要告久见秋生无礼诽谤: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

但是相信久见秋生的平安丸接受起这件事时简直毫无违和感:“果然是慈祥的老爷爷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说肯德基呢。

“所以说,应该是可以的吧?放秋生大人在夏日祭的时候和我一起出来玩之类的。”

“越是美丽的女人心肠越是歹毒,不对等等串戏了。修改一下就是:越是看上去慈祥的老人,越是奸诈狡猾!绝对没错!”

“……”

平安丸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想了想感觉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于是只好接受了(???)这个设定。

一人一鬼在山神庙里躺下,看外面雨后留下的水迹。

草叶都被洗刷得干干净净,上面还有晶莹剔透的露珠。今天来时,平安丸穿的是一双黑色的木屐,上面有白色的系带,由于走过了在雨天里变得松软的泥地,沾了一些灰色的泥浆。

“秋生大人。”

平安丸忽然闷闷地说道:“今天我的个性又暴走了。”

“暴走?”

“就是不受控制地伤害自己和别人。”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很丑。”

久见秋生没有放在心上,随随便便地“嗯”了一句。

平安丸古怪地笑了一下,咬着唇角慢慢把自己的长袖卷起来。

他在夏日里也穿长袖原本就是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

久见秋生的目光顺着他消瘦的双手往上看。

他原本没有注意到平安丸的胳膊发生了什么,但是当被提醒了以后,却感觉那双胳膊上面累累的伤痕极度刺眼。

那双手臂的小臂内侧皮肤干裂粗糙,有的地方甚至露出几丝血红,是皲裂的皮肤下面,所想要保护而未能保护到的血肉。

有的地方应该是曾经流过血,所以现在结了痂。有的地方是曾经结了痂,然后现在痂掉了,新长出来的,苍白的,格格不入的皮肤。

平安丸忽然把卷起的袖子放下来。

“不要再看了……”他的嘴唇抿得更紧,几乎失去了血色。

于是久见秋生从善如流地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嘴唇上。

他的嘴唇很干。

是由于“崩坏”这种个性导致的后遗症么?

他有心想说“多喝沸水”来滑稽一下气氛,但是不知为何又说不出来——喂,原来做鬼也是有“鼻子一酸”这种奇怪的感觉的啊——不过等等,有个问题。

他只是一个弱小可怜有无助的阿飘而已,那么,鼻子在哪里?

这种问题在这个时候想果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久见秋生认真思考后开始胡说八道:“是因为拥有这种个性的平安丸很强大,所以说个性才会暴走——”

“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带上王冠啊。”

“……是哦。”

他的个性分明更像是,生来即背负的枷锁。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