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流泪猫猫 > 9. 天神罪恶之锁链

9. 天神罪恶之锁链

小说: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作者:

流泪猫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3

相泽消太不再理会久见秋生,毕竟每一次英雄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从来都是不缺少的,他要从现在就习惯(雾)。

那个被拍到了照片的高中生瞬间神色便狰狞了起来——这是来自于痛苦的狰狞,而不是来源于凶狠:“要不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才不会被勒索!”

要是把那两个不良送到警察局去,那么为什么他这一段时间一只被勒索呢?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才会忍受着他们的勒索的啊!

就算是删掉终端上的照片,谁又能确定他们电脑上没有?或许他们一出警察局就会将那些照片传到网上,然后他的脸面就要什么都不剩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痛苦地蹲下来捂住头。

就算是转学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

……这倒是一件十分难办的事情。

相泽消太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解决办法,到最后还是选择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我只能明白敲诈勒索的那一部分内容,剩下的事交给警察更好一些。”

“如果你是英雄的话,我一定要投诉你!”

“……我不是。”

相泽消太从没感觉自己还没有拿到正式英雄执照是一件好事,直到今天。

他现在心情更加不好了。

老师让他在这座与无数普通小镇一样的城镇里寻找的,到底是什么呢?

难不成是一肚子气吗?

习惯了啊,当英雄所必须忍受的委屈。

早有准备。

从警察局出来,离开那两个梗着脖子的不良以及哭哭啼啼的男子高中生,相泽消太已经找不到刚才在巷口晃了一晃就不见了的热心群众了。(久见秋生:???)

雄英开学就在明天,而他回程的电车买的就是接下来那一班的,如果说在这接下来的短短两个小时里他还没有找到所谓“需要寻找的东西”,那么大概就是找不到了;坐在电车月台提供给旅人的凳子上,相泽消太把护目镜收了起来,眯着眼睛养神。

不过找不到好像也没有什么——他感觉自己这个样子很好。

也正在此时此刻,他忽然听见了剧烈**的声音从这个城镇的中心传来。

什么在**?

刚才还懒洋洋的少年气势忽然一变,握紧了自己脖子上缠绕着的,用碳纤维和特殊合金编制而成的“拘捕武器”,跳上房顶飞速往那边冲去。

久见秋生看见他心里所想的“敌人”把那几个高中生送到警察局,这才安心地往平安丸的学校晃悠。

现在已经是放学的时刻了,不过今天应该是平安丸值日,所以出来的晚一点。

“啊,真是烦**,为什么幼稚园开学会比小学和初中还早呢?”

他躲在角落里看着平安丸的老师把平安丸引到校门口,敷衍而害怕地低声说了一句:“回家要小心”,就把他丢在了路边。

……尽管被这样敷衍,平安丸还是认真地在点头啊。

就算是其实……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回家的时候安全不安全,也对这份虚假的祝福认真点头。

久见秋生看见他忍不住在左顾右盼。

他当然知道他在找谁——他从后面弯腰忽然拍了拍心不在焉的平安丸的肩膀:“不要再看啦,在你身后哦。”

“呜哇……秋生大人又开我的玩笑了。”

“欸欸欸?男孩子要勇敢啦。”

“摸头。”

“……回去再摸好么?”

“不好,现在就要。”

“啊,孩子真是不讲道理的生物啊。”

平安丸只是抿着嘴唇笑。

他很聪明——这聪明就包括他已经发现了,每当他做出这幅表情的时候,他的秋生大人是很难拒绝他的请求的。

“……真是拿小孩子毫无办法。”

久见秋生只好蹲下身来:“只准摸一下……拜托!也不要拉我的面具系带啦!都说了,扯不掉的!”

“可是总要尝试一下嘛。”

“都尝试了很多次了。”

久见秋生被他摸了一下头之后站起来,嚷嚷道:“知难而退可是现代人应该拥有的良好品质啊!”

知难而退什么的……要知道逃避可耻但是又用不是吗?

他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比如,他不是什么山神也不是守护灵,却顶着这个名头招摇撞骗。不过这种事只是道德上的小小瑕疵,发生在他这样的烂人身上,当然是正常的啦……

“不要再想啦……”

他的话没能说到第二句,瞳孔便骤然放大。

甚至在之后,身后城镇传来的巨大声音也没能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想捂住平安丸的眼。

他是一个惯常于逃避的人,以及,就算是不能逃避,也要带着别人逃避。

久见秋生其实很害怕血。

大概是自己在死去的时候被巨大的钢筋水泥刺穿身体的缘故,那时候他流了很多血。所以某个意义上,在久见秋生的眼里,血总是被他与死亡连接在一起。

而此时此刻,也不过是让这种感觉更强了一些。

在他面前,是一个恶魔的屠宰场。

大概是被市区的**吸引住了目光,没有英雄注意到,在这个城市某个小小的角落,发生了这样的一场**。

**者像是欣赏着名画一样,把美丽的少女死去的,扭曲的身体钉死在柱子浮起的雕像上面,让她也成为一座不会笑,不会反应,死去的雕塑。

而在柱子所围着的大片广场上,曾经鲜活的人们看上去不过是睡着了——如果忽略掉他们身上,或者说身体旁边四溅的血液的话。

他们死在那里,安安静静。

在他们中间,有四把椅子,面向四面,分别绑着四个人,像是已经画地为牢的陷阱,等待着**所耐心等待的孩子颤抖着踏进来。

他们的身体抽搐着,还没有死透。

而牵着平安丸转过转角的久见秋生站在那里,像是打开了罪恶的封印的潘多拉,被巨大的恶意吞噬。

如果说鬼也有血液的话,那么现在他的血液大概已经冻结了,甚至在不知何处结了冰。

“哎呀。”

欣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场景,**者笑了起来:“我是少准备了一张椅子吗?”

伴随着皮鞋走过沾满血的地面时发出的黏腻声响,那个长相文雅的中年男子一步一步走到久见秋生面前。

他身上一点血液也没有,只有手中沾满人体血肉的钩子昭示着他绝不无辜:“志村,应该是这个姓吧?”

旋即,他竟然对着久见秋生温文尔雅地笑了起来:“是意外来客……不过,若是做成平安年代的雕像或许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也是收获呢。”

久见秋生忽然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松开了。

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也被拨拉开。

一无所知的孩子已经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

他太聪慧了,已经闻到了悲哀的灾难所具有的气息,于是选择睁开眼睛。

如果再给他选择一次的机会,或许他不会选择这样轻易地睁开眼睛。

但是拉开的弓除非断掉终究会把箭羽飞射出去,就像是神王手中的昆古尼尔,命运滑向终点是一种无言描述的必然。

“爷爷?”

“爸爸?”

“妈妈?”

“哥哥?”

孩童的嘴唇抖动,轻轻吐出这四个词。

“啊咧啊咧~已经认出来了呢。”

文雅的男人对着志村转弧礼仪优雅地鞠了一躬:“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时间了,不过在此之前,请容许我——解决一下打扰我们友好交流的可怜雕像吧。”

钩子戳进久见秋生的身体里,没有带出血,只是让他的身体像是泡沫一样消散。

本来就不稳定的身体构造根本无法支撑住这种伤害。

男人试图像久见秋生一样握住平安丸的手,然而却像是被烫到一样缩回手。

他的手套在那一瞬间陨灭成灰烬。

“……”

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笑容。

“你看这里有四个人,我却只需要三座雕像,所以抛弃哪一个呢?”

被抛弃的那一个,分明是被放往所谓“生”的道路吧。

四双眼睛像是刀子一样凌迟着年幼的孩子;乞求的,恐惧的,害怕的,焦急的,带着万千情绪的。

母亲说:你的妹妹……救救你的妹妹吧,她还没出生啊……

只有她在惊慌的说话,其他人都一言不发。

“请信任我啊……”

看出了平安丸的怀疑,男人温柔地笑了笑,指着已经被放干了血钉在柱子上的少女:“你看,已经有缪斯在场,所以多出了一个呢。”

他的钩子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志村转弧的脖子上:“想着‘崩坏’我的话,我会生气的。”

强迫性地把已经被剖开了肚子的宠物狗塞进志村转弧的手里,让呆滞的孩子看着自己心爱的宠物狗在自己的手掌中心变成了一堆烂碎的血肉,他大笑起来。

“请在十秒钟内做出第一个选择——本来就是被抛弃的孩子,现在选择抛弃也不难吧?”

用钩子强迫着志村转弧环着四张椅子缓缓走动,他轻轻笑道: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啊咧,不愿选择吗?那就只好——”

钩子捅穿人体的腹部,血阴森森地洇出来。

啪嗒

啪嗒

啪嗒

是血,滴落在了地面上了啊。

“折磨人的方法总是不嫌少的。”

那人说。

请给我阻止这一切的力量吧。

徒劳无功地伸出手,但是什么都无法改变。

透明的,虚幻的东西——无法被人看见的鬼魂对着天空乞求——他从没有像此时此刻那样,那么希望世界上真的有神的存在。

世上当然没有神。

就算是有神,那么神也没有回应他。

鬼魂有泪吗?

为了自己的弱小而哭泣——无能的,懦弱的存在——久见秋生脸上狰狞的面具之下,是一张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脸。

平安丸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就像是被一棍子敲在了头上。

四肢被锁链捆在椅子上的少年呕出一口血来:“平安丸,不要相信他。”

不要相信他的话。因为,自认为可以掌握他人生命的这群厨余垃圾,社会渣滓里的蛆虫,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无论是哪一句话,都是,肮脏到极致的谎言啊!

“我只是一个养子。”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石破天惊的话似的,被日光刺得眼睛发痛,脸上却带着笑意。

我只是一个养子。

我已经抢走你太多的东西了。

分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全忘记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