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流泪猫猫 > 16. 万圣节特别番外

16. 万圣节特别番外

小说: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作者:

流泪猫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3

万圣节特别番外

[无个性社会if线,平安丸在幼儿园の万圣节*屏蔽的关键字*]

因为是万圣节的缘故,今天的马路上,把自己打扮得奇形怪状的人相当多。

在路边,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慢悠悠地走着。

“真的……真的没有问题吗?”

久见秋生声音都在微微发抖,他轻轻摇了摇平安丸肉肉的小爪子:“喂,我可是彻彻底底的鬼哦。”

“是秋生大人,所以说绝对没有关系!”

平安丸穿着平安时代孩童的浴衣样式,在上面喷了很多恶作剧道具制作成的血渍:“万圣节就是鬼怪横行的日子嘛。”

“……好吧。”

久见秋生看似勉强实则跃跃欲试地同意了,他身为一名已经死掉的人变成的“鬼”一样的存在,借着万圣节的机会光明正大的混进人群之中……嗯,不得不说,真·刺·激。

大家好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不,不是,错了,重来一遍。

大嘎好吾系久见秋生,系兄弟,就来砍我……不,不是,又错了。

嗯。

大家好,我是久见秋生,今天是万圣节,我将本色出演一只鬼。(正解√)

“欸?您是志村转弧的家长吗?”

“不,我是跟着他的一只鬼而已。”

“哇!您真是风趣幽默欸……呐,请进吧,万圣节快乐!”

似乎从千年前走来的少年公子轻轻掀开脸上狰狞的山神面具,对打扮成小红帽的幼儿园女老师微微一笑:“您也是,美丽的姬君。”

他的长相是那种春风拂面的美丽,没有任何锋利的攻击性,像是在雪落时离去的居士,朝岚下富士,暮归春日山。

女老师:可恶,为什么我今天选择了打扮小红帽?

打扮成随便哪个女鬼也好啊……可恶可恶可恶!

此时此刻特殊班里已经是群魔乱舞。

特殊班里的孩子都没有监护人。

所以在万圣节晚会的时候,他们没有家长会出席。

但是平安丸今天信心十足!

他有秋生大人!他膨胀了!

“我到了!”

推开幼儿园特殊班的门,平安丸牵着久见秋生的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来:“秋生大人是山神送给我的守护灵,即使是死后也依旧善良美好的鬼怪!”

“哇!”

扮演成魔术师的迫压广看了看自己不够光鲜亮丽的行头,又看了看自己畏畏缩缩裹着斗篷扮演死神的哥哥黑雾——他不平衡了。

一瞬间,扮演成*屏蔽的关键字*魔杰克的渡我被身子,扮演成变态小丑的荼毘,扮演成乌鸦精的脑无,扮演成蒙面*屏蔽的关键字*的斯坦因,全都不平衡了。

小孩子觉得不开心,于是立刻就选择哭——“哇!”

顿时班级里哭声四起,平安丸高兴地享受着大家的泪眼婆娑与怒目而视。

“欸?”

久见秋生最害怕小孩子哭,他顿时手忙脚乱——

而此时此刻,幼儿园小班的爆豪胜己与绿谷出久正站在幼儿园特殊班的门外。

“快上啊!臭久!”

扮演成小白兔的爆豪胜己凶恶地推搡了扮演成……大森林里一只大灰狼的绿谷出久一下:“你看上去比较可怜,假如你去要糖的话,他们一定会给你的!”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暴躁的小白兔了。

懦弱的大灰狼绿谷出久被命运扼住了后颈皮,哆嗦了起来。

“记住了没有?”小白兔爆豪胜己对着他怒吼:“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就这么说!”

“trick or treat……”

细声细气地跟着重复一遍,大灰狼绿谷出久已经快要吓哭了,泪水犹犹豫豫地在眼圈里打转。

“不是对我说!”

爆豪胜己指了指幼儿园特殊班的门:“是对里面的人说——臭久真是个废物,连糖果篮子都要我帮忙提!”

“因为小胜比较厉害啊!”

爆豪胜己的脸似乎可疑的红了,他一脚踢开了……幼儿园特殊班的门。

里面的人声鼎沸一时结束,大家都震惊地往外看。

转眼的功夫,大灰狼绿谷出久已经哭了出来,他一边哭一边大声喊:“trick or treat!”

场面安静了一瞬间,正在大家“这个孩子也太可爱了吧”的想法纷纷冒出来的时候,一顶小小的红帽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下方。

从帽子再往下看,出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小脸。

扮演成小红帽的轰焦冻站在一片安静里:“trick or treat。”

“抱歉抱歉,我们班的学生跑到了这里来了。”

把巫师杖像是咖喱棒一样别在腰里的相泽消太捂着额头跑了过来,不由分说把三个小屁孩夹在胳膊下面带走了:“一定是你们两个带坏了小久吧?”

暴躁的小白兔和冷漠的小红帽遂对彼此怒目而视。

“什么?竟然输了!”

久见秋生无法接受现实:“作为真正的鬼怪我竟然没有拿到‘最像鬼怪奖’?”

他心疼地抱住了自己。

恨不得跑遍整个幼儿园拿个大喇叭告诉大家久见秋生是他家长的平安丸却丝毫没有气馁:“因为秋生大人虽然是鬼但是并不怪啊,而且也不吓人的说。”

“没关系,如果有‘最有人气的鬼怪’这个奖项的话,一定会授予您啦!”

扮演成巨人的欧尔麦特忽然从后面拍了久见秋生一下,用力过度差点把秋生给拍进地里去。

“嗯。”

久见秋生感觉自己难过的快要哭出来了。

这不是没有这个奖嘛。

没能带着平安丸上台领奖他太愧疚了——特别是他真的是一个鬼,而且还没被评为“最像的鬼怪”的时候。

“不要难过……我们去参加那边的篝火晚会吧!”

四处散落着节庆时人间特有的那种热闹与温暖的笑声,平安丸摸了摸蹲在那里自闭的久见秋生的头,戳了一下他头顶的那个发漩。

“欸——”

久见秋生的袖子被平安丸拖住,于是他只好站起来,跟着元气满满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往篝火晚会的场地跑:“超级突然的啊——小心一点不要摔倒了哦。”

篝火已经点了起来,扮演成魔女的女老师站在高台上往下抛洒着糖果,所有的孩子都拖着各自的家长都在那个方向跑,边跑边跳跃着,高呼着,宛如没有任何的心事,只要接到了糖果就能接到幸福一般。

久见秋生也跳起来接糖果——奈何个子有点矮,一直挣扎在差一点接到的边缘。

平安丸左顾右盼了一番,忽然凑在他的耳边大声问:“秋生大人会永远陪着我吗?”

“会啊——为什么这样问?”

久见秋生一头雾水,风把他这句话吹得摇摇晃晃。

平安丸把藏在浴衣里的故事书摸出来,翻开某一页指给他看:“因为在传说中,当时间过了午夜十二点,所有的鬼怪都会消失……”

“我不会消失的!”

久见秋生似乎在笑,他奋力跳起来试图抢在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似乎是刚才那个小红帽的父亲——之前接到正在落下的那颗太妃糖。

身材高大的轰炎司撇了撇嘴,缩回了手。

他当然抢得过久见秋生,但是让这个单薄苍白的少年一颗糖也接不到未免有点太过于残忍了。

“真的吗?”认真脸。

“真的啦!”好敷衍。

成功在轰炎司泄洪一样的操作下抢到了一颗太妃糖的久见秋生激动万分,终于开始认真回答平安丸的问题:“要知道我可是君の守——十二点钟的魔力只会制裁西方的鬼怪哦!”

而在此时礼炮轰然炸开,喷出无数彩带与礼花。

“请糖果包装纸里包着号码牌的幸运儿上来领取万圣节超级surprise礼物!恶魔的指骨项链巧克力哦!”

麦克老师握着话筒站在高台上大吼——今天他打扮成了一只金黄色的大玉米,所有孩子都很想上去摸摸他。

“是超级普通的糖果……”

久见秋生兴冲冲地剥开糖纸,然后失望地把平平凡凡的太妃糖塞到平安丸的手心里:“我的运气一如既往地差啊。”

“好甜的。”

平安丸把太妃糖咬了一半,剩下一半捧在手心里送到久见秋生的面前:“巧克力苦,我喜欢吃甜食。”

“没错。”

秋生嘟哝了一句,接过那半枚太妃糖放在嘴里:“太妃糖果然超级甜。”

他其实没有味觉,根本尝不出食物的味道,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枚太妃糖是苦的——万圣节的恶趣味玩笑,苦味太妃糖*屏蔽的关键字*。

“嗯。”

平安丸被口腔里*屏蔽的关键字*性的苦味刺激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了,他伸手胡乱地擦着眼睛,咧嘴笑着说:“今年的万圣节真是令人幸福呢……”

久见秋生觉得平安丸一定很难过。

他有些僵硬地蹲下去揉了揉平安丸的头发:“抱歉,我没给你拿到奖牌,也没给有给你抽到巧克力……”

“这样吧!我付出灵魂向魔鬼许愿好了!”

他灵机一动,动作浮夸地故意搞笑想逗平安丸开心:“魔鬼!能不能让我今天的运气好一点?”

“不要!”

平安丸扑进他怀里:“没有完整的灵魂就再也不能做人了!”

“做人的话要投胎。”

久见秋生神色严肃:“那样的话就没法一直陪着平安丸了。”

在他怀里蜷缩着的孩子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要去!”

“即使那样就没办法陪着你了?”

“嗯!”

“可是我舍不得平安丸啊。”

久见秋生抱着平安丸站起来,往篝火舞会的方向跑去:“所以平安丸不要丢下我,不要赶我走,我们要一直在一起——糟糕,篝火舞会的座位要没有了!”

少年的手和身体都很冷,但平安丸却觉得自己在他的怀里的时候很安心,就像是在阳光下一样——不,那是一种比阳光更柔和的温度。

好奇怪,身上一点也不寒冷啊。

嘴巴里的苦味已经没有了,恶搞苦味太妃糖外层薄薄的苦皮褪去之后,里面的糖心比普通的太妃糖还要甜一点,让人有落泪的冲动。

今天他依旧不是整个幼儿园里最亮的崽。

今天他还是幼儿园特殊班这个众人特殊看待群体的一员。

今天他没有如梦想中一样制霸整个幼儿园,也没有拿到特殊的糖果,他依旧不被世界宠爱。

可是他有秋生大人。

就算是所有的一切都糟糕透顶,但是有秋生大人,就超级好。

他的人生从来都没有童话的色彩,所以万圣节里他扮演的是一个死去的孩子,那样就能和身为鬼的秋生大人永远在一起。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