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流泪猫猫 > 4. 绝赞夏日祭预备

4. 绝赞夏日祭预备

小说:

[综]如何在黑泥边反复纵跳

作者:

流泪猫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3

“不管怎么说,平安丸都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最可爱的孩子。”

毕竟之前那些熊孩子都掰他手办来着。

“不是的……”

志村转弧又一次狠狠地咬住了唇:“不是的……”

当你遇到其他的,更好,更可爱的孩子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一点也不好。

一点,一点,一点也不好。

久见秋生感觉自己又一次读出了平安丸的心声。

哦豁,完蛋。

这事情劝不来啊。

于是……只好摸头了吗?

他伸出手“摸”了一下平安丸的头,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感觉自己在摸头的时候好像有一点阻力,而在触碰到平安丸的头发的时候,这种阻力烟消云散,宛如被戳破的泡沫一样了。

一定是想摸柔软的浅蓝色头发(而摸不到)的怨念!

“……什么嘛。话说,夏日祭的时候平安丸要给我带金平糖啊。”

久见秋生发动秘技:转移话题。

当然,是抢在平安丸想到他其实并没办法“吃”这,个,事,实,前。

此时此刻,一所高中悄然敲响了在夏季彻底到来之前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

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两个少年正在窃窃私语——当然,其中一个并不答话,而另一个自认为自己的说话声音很小。

“这是最后一个暑假了吧?等到明年就毕业了呢。”

“……”

“高中二年级的体育祭冠军,说几句话嘛。”

“……”

“难道你不打算趁这个假期约漂亮的女孩子出去玩吗?如果再不出去的话就来不及了哦。不要瞒着我了,我看见你有收到了雪片一样众多的情书。”

说话的少年有一头灿烂的金色头发,柔软地披散在肩上。

当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遂猛拍那与他隔着一条过道,看上去正在补眠的黑发少年的肩:“真是难以理解为什么啊……难道我就那么不受女孩子欢迎吗?比起你这个黑发死鱼眼来说,我才应该是受到女孩子欢迎的那一种吧?”

被他猛拍的黑发少年依旧宛如一个**一样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如果你拥有好一点的品位,那么大概你的情书也会收到手软吧?但是没办法哦,你把自己的英雄服设计成那个样子……”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子也趴在最后一排,她听见金发少年在碎碎念个不停,忍不住小小声地插了一句嘴。

“喂!”金发的少年脸色涨红:“香山睡同学……”

他本来想要说‘香山睡同学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但每次看到香山睡的作战服就会控制不住的脸红,于是话也只能说出一半。

“山田君,请不要再说话了。”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将一切都尽收眼底,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已经上课了哦。”

“欸……有那么大声吗?”

“超级大声的啊!”

大概是因为这是最后一节课了,所以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都很放松。无论是谁,听见山田阳射这样说,都纷纷大笑了起来——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山田阳射的“个性”就是“声音”,被称为所谓“爱着声音,也被声音爱着的男人”。

众所周知,他能够透过与声音相关的「个性」·「声音」来进行声波攻击与大范围传播声音——可怕的音量,可怕的音域,据说出生时的哭声把医生和父母的耳膜震出了血……

而他对自己是个大嗓门这个事情直到现在都处于“我不承认”这样的蜗牛状态。

总之很是一言难尽了。

甚至连一直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完全无视他的胡说八道的黑发少年都懒洋洋地转了一下头,慵懒地轻笑了一声。

山田阳射绝望地看向香山睡,发现自己的这位女神笑得最大声。

“不是大嗓门……”

他最后挣扎了一下。

“不是大嗓门——”

香山睡,将自己的英雄名取为“午夜”的美貌少女故意拖长了声音,在金发少年濒临世界崩溃破碎边缘之时将他拉了回来:“是声音英雄‘布雷森特·麦克’,对吗?”

说到英雄名的时候,旁边的黑发少年又一次安静地——趴下去了。

“不会又打游戏通宵了吧……”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苦恼地想了想,但是应该宣布的还是要宣布的:“保持安静啊诸君!接下来宣布这个暑假大家活动应该注意的基本事项……”

值得注意的事情并不算很多,因此这节课事实上只上了一半就解散了。

今天负责“解散前的大扫除”这个无聊值日的原本有山田阳射,但是他为了可以和香山睡回家时共同走一段路,强行以一张猫咪咖啡屋的贵客券成功勾引了堂堂体育祭高二组的冠军代替他打扫卫生。

在收拾包的时候,他想到课上老师所说的注意点,忍不住地吐槽道:“所以说,就算是有了临时英雄执照,也没办法像真正的职业英雄一样自由啊!”

“……券。”

闻猫而动的少年站起来,向他伸出手。

“券?”山田阳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他就看见自己无情冷酷的竹马君相抬起头,用那双深沉的眼睛沉默地盯住他。

随后他惜字如金地说道:“猫。”

……山田阳射的内心遭到了严重的打击。

不过幸好受到不是一次两次了,其实内心已经适应。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用嘶哑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抨击相泽消太的冷酷无情:“你根本就不爱我,你爱的只是我的猫!”

被称为相泽消太的少年岿然不动,直到山田阳射服输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猫咪咖啡馆贵宾券,故意恶狠狠地拍在他的桌子上之后——始作俑者的少年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泰然自若地缩回了手。

他将桌子上的猫咪咖啡屋贵宾券捏着一角拎起来,看着它皱巴巴的样子这才皱起了眉头。

认真思考……嗯,知道了。

于是他将那张券压在书页里。

这下,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小的笑容——这个笑容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嘴角的弧度都几乎叫人看不见。

“你也没有猫。”

随随便便开个大吧。

于是,山田阳射,17岁,卒。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可不是你那样浑身散发的气息令猫咪都厌恶的人啊。”

垂死挣扎!

“无所谓。”

相泽消太翘起的嘴角弧度变大:“我喜欢猫,不是因为猫喜欢我。”

他说这句话时,内心其实是流着两行泪的。

这就是拥有猫厌体质的绝世猫奴应该拥有的自我修养吗?

不知道为什么苦涩它围绕着我……

但是——真是美好的一天——这是山田阳射强行“顺路”送香山睡回家,在返回的时候,看见坐在猫咪咖啡馆窗边的相泽消太时,他的心情。

我山田阳射说的,绝对是对的——相泽消太果然是一个猫厌体质。

就算是坐在午后阳光正好的地方,就算是少年凤眸乌发容颜俊秀,就算是拿着的是贵宾券,相泽消太,也依旧是所有猫所共同厌弃的敌人!

猫咪咖啡屋穿着女仆装的店员十分惭愧地对相泽消太鞠躬道歉:“真是十分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店里的猫咪其实是很亲人的……”

相泽消太暗中观察,发现只有他身边连小猫三两只都没有。

几乎所有的猫都对他退避三舍——所以说果然就算是手里拿着贵宾券,也是无法快乐吸猫的。

他又一次颓废怠倦地趴下去。

“没有关系。很多东西远观便已经很幸福了。”

“就让我在这午后的阳光里睡一觉吧。”

佯装闭上眼睛,相泽消太现在的希望是能有小猫上当,认为他睡着了,冒冒失失地过来玩耍——然后等它一过来,他就立刻把它抓过来撸秃(正色)。

但是很明显,没有猫上当。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在等待的过程中他真的睡着了。

梦里全是毛绒绒。

少年真的睡着后,他整个人的气息似乎都温和了起来。

几只年龄很小的猫忍不住过去蹭蹭他——随着这几只小猫过去,有更多的猫跳到他趴着的桌子上,或者爬到他身上。

睡着了的相泽消太满身披挂。

穿上这身猫铠甲,就可以在猫狗大战中冲锋陷阵了!(雾)

“欸?”店员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完全想不到呢……”她转身拿来照相机,给相泽消太拍了一张了照片。

咔嚓。

照片里的人尚是少年时代,气质锋利如刚开刃的刀剑。然而闭着眼睛被猫摸头的样子,却又该死的温柔,宛如被放在了华贵的剑鞘里。

他的头发是深沉的,几乎可以吸尽光芒的浓重黑色,有些凌乱,披散在肩头。

欸?是英雄科的制服。

店员小姐忽然想到了什么,微红了脸。

好像是职业英雄预备役,雄英高中体育祭的某位冠军呢~他给自己起的英雄名似乎是,“Eraser·Head”?

猫忽然都散了。

过了半分钟,相泽消太茫然地睁开眼睛。

果然,还是没有猫咪愿意亲近呢……等等,这是什么?身为猫咪显微镜,他神色凝重地用手指黏起了桌面上一缕白色的猫毛。

“Surprise!相泽先生~”

店员小姐手中拿着一个照相机,在他面前转了个圈:“看一看这是什么吧!会成为很美好的回忆哦!”

“嗯?”他将照相机接过来。

“……”他脸微微有点红了。

感觉,感觉……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大雾)

“请将这张照片洗出来给我一份,可以吗?”

“当然可以!”

且不说这边某个爱猫人士得到了天大的喜讯,这边久见秋生凄风苦雨。

“好想去夏日祭玩啊……三天。”他掰手指数日子:“再晒三天月亮,可以变成人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

事实上,被广泛用于各大小说中的“日月精华”梗,在久见秋生这里好像没有什么用处……

“永远被困在这个地方,真是想想就很恐怖的事情诶。”

悬浮在空气中“晒月亮”,在没有人的时候——这个“人”特指平安丸——久见秋生露出了死宅所特有的厌世脸。

“当鬼就不会再‘死掉’吧?简直是bug一样的永生了。但是如果说拥有漫长生命的代价就是被困在这里这样子的话,那么死亡之后再投胎好像其实是个更好的选择?所以说……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你们在哪里啊?”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