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魅魔的庄园 蜀七 > Chapter 18

Chapter 18

小说:

魅魔的庄园

作者:

蜀七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15

带走的银器全都换了出去,现在城堡里只剩下一些金器,这些就不好卖了,领主如果变卖银器还有情可原,如果卖金器,就证明领主穷得不行,到时候圣院肯定要派人过来问。

反正现在池晏是不想跟圣院有太多交集。

管家得知克莱斯特去寻找“卡坨”的时候,十分不相信,他对池晏说:“大人,他肯定是占够了便宜,找个借口跑了,他还带走了弓箭!”

管家的心都在流血,那些弓箭虽然已经旧了,但依旧值钱,哪怕对骑士来说都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不过卡尔和艾伯特倒是很开心。

“他可算是走了。”

艾伯特哼道:“他再不走,我就要跟他决斗!”

好在卡尔还有点脑子:“你打得过他吗?他可是能够独自猎野猪的人。”

艾伯特不甘示弱:“我也可以!只是没有野猪撞到我面前,如果有那只不长眼的野猪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让它成为餐桌上的肉。”

说起肉,艾伯特咽了口唾沫,又馋了。

自从克莱斯特打回来的猪肉吃光以后,他们又有挺长时间没有吃过了。

野鸡这些倒是偶尔更猎到,但是不算过瘾。

池晏在考虑要不要给两名骑士配上钢刀,主要是领地里现在就这两个战斗力,让他们用着一碰就碎的生铁剑,真要是有什么危险,估计也只能跑了。

不怪池晏担心,现在挺乱的,虽然有圣院坐镇,但是依旧有很多吃不饱饭的平民不愿意当奴隶,而是选择“落草为寇”纠集在一起,到处烧杀抢掠。

虽然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但是在死之前吃几顿饱饭,找几个女人,对他们来说已经值了。

池晏可不想赌。

他也赌不起,小命只有一条。

**一次之后,他就更惜命了。

池晏从小就惜命,父母经常笑他是怕死鬼,恐高,怕水,从来不坐过山车和摩天轮等等让他觉得不安全娱乐设施,出去玩也绝对不沿着河边走。

但是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的死是因为走在路上遭到了无妄之灾。

别人窗台上的花瓶掉下来,正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穿越前一刻,他还在心里呐喊——我冤!

穿越了之后就天天想爸妈,天天想朋友,觉得自己简直倒了惊天大霉,后来又想自己的游戏账号,好几个都是从初中开始养的,卖出去也能卖一笔钱,不知道爸妈有没有拿到。

他们养了自己十八年,还没得看到回报,自己就嗝屁了。

池晏就想着如果爸妈能把他的那些账号卖出去,也能得到点补偿。

其中养的最好的那个账号,之前还有土豪开价四十万呢!

里面的装备都是他肝出来的,传说级装备,打终极BOSS,打完摇色子,概率是两千分之一,他欧皇附体,凑齐了一套传说级装备,如果他爸妈没发现,那也太可惜!

但现在池晏还没有底,这两个骑士毕竟是圣院派给他的,他们到底是对圣院更忠心还是对他更中心,他没什么自信。

他在圣院的时候过得倒是不错。

当时在区域圣院,院长很喜欢他,准确的说整个圣院的人无论男女,都很喜欢他。

不过因为教条,内部的人倒是没有对他动手动脚过。

院长甚至还告诉他,如果他想留在圣院,院长能为他洗礼,把院长这个位子留给他。

池晏拒绝了,他不想当神棍,当然更大的原因还是不想每天被粪糊一身,然后被人用冷水泼。

其实圣院里的人也都是普通人,他们只是虔诚的相信圣灵对带给他们更好的生活,能洗涤他们的灵魂。

池晏考虑了很久,一直下不定决心。

直到有一天,池晏忽然心慌难定,他总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

他的直觉从来没有出过错。

上学的时候只要他复习了哪儿,就一定会考哪儿。

没复习的基本都不考。

去美院考点招的时候,他前一天晚上看画册,第二天正好就考到了,要求是有窗,有桌有椅子,还得有花瓶和苹果,以及一把水果刀。

这个很考验构图,如果画室外,效果就不好。

画室内,一张图把这么多东西挤下,构图也会显得拥挤。

但池晏正好看到了有这些的构图。

结果就是他过了,画室里画室外图的基本都没过。

除非功底特别好的。

那天走在街上,他也觉得心慌,所以才加快步伐,后来想起来,其实如果他不加快脚步,那个花瓶反而砸不到他。

这大约就是阎王叫你三更死,哪能留人到五更。

这一慌,池晏就知道一定有事发生,此时正好是深夜,月亮也被乌云层层遮挡,池晏从床上爬起来,顺便把城堡里的仆人们也叫了起来。

“把奴隶和平民们都叫起来!”池晏从来没有表现的这么严肃过。

就连管家都被池晏的脸色唬住了。

池晏对管家说:“给他们每人都弄一把武器,不够就让他们找称手的家伙。”

管家咽了口唾沫,他经历了不少事,已经从池晏的命令和口气中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

仆人们还很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池晏这时候又只能说:“我刚刚听见了圣灵的声音,圣灵告诉我,有堕落的灵魂马上就要来到这片土地,我们必须保护自己。”

这里的每个人都很迷信,他们知道池晏是被圣院派来的,所以毫不怀疑池晏能听见圣灵的声音,仆人们慌起来,这片土地不算富饶,而且道路难走,他们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匪徒。

“别慌!”池晏这时候得稳定人心,“圣灵庇护着我们!就是因为圣灵要保护我们,我才能听见圣灵的声音!”

果然,仆人们镇定了起来。

管家也说:“还愣着干什么!出去叫人!”

管家咬着牙:“肯定是在城里被人看见我们运粮食回来了!”

这个是瞒不住的,那么多木板车,根本不可能掩人耳目。

池晏安慰道:“不是你的错,能换到这么多粮食,是你的功劳。”

管家挺起胸膛:“大人,我绝对不会让匪徒碰您一根手头!”

池晏一脸哭笑不得:“你还是跟我待在一起吧。”

就管家这把老骨头,他害怕管家乱起来摔跤,没被匪徒害死,先把自己摔死。

两名骑士也被仆人叫了起来,卡迪这个贴身男仆来叫他们。

卡尔和艾伯特睡得正香,被吵醒的时候还想发脾气,只是他们斥责的话还没说出口,卡迪就滔滔不绝地说:“大人说刚刚圣灵告诉他,今晚有堕落的灵魂要来到领地!”

卡尔和艾伯特脸色一变,连忙去拿自己的佩剑。

比起仆人们,他们更知道匪徒的厉害。

领地上只有他们这两名骑士,剩下的全是仆人和奴隶还要有平民,根本不能和那些亡命之徒对抗,但是作为骑士,他们要为自己的主人战到最后一刻,流尽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才不负骑士之名。

要化身为领主身前的盾,手中的剑。

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战死。

卡迪:“骑士大人!这里有领主大人命令我交给你们的武器。”

他从身后的仆人手里托起两把长刀。

这是池晏让打铁的工匠们按照图纸打造的,他觉得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剑没有刀的实用,剑是高贵的代表,战斗起来杀伤力不足。

卡尔和艾伯特接过长刀,拿到手就知道不一样。

虽然这“剑”长得很奇怪,但是颜色跟他们的佩剑完全不同,而且刀锋泛着寒光。

卡尔伸手摸了摸刀锋,只是轻轻一碰,指尖就被划破,鲜血滴在地上,他却混然不觉痛。

只是呆滞地说:“好、好剑!”

艾伯特跟卡尔一样,两人都傻了。

作为骑士,生活的享受远远不及一把好武器带给他们的震撼和满足感更大。

卡迪:“大人说这叫刀,是从商人手里买来的。”

卡尔和艾伯特都痴痴的看着手里的长刀,完全没听见卡迪在说什么。

“有这样的武器,我可以一个人对付十个!”艾伯特满面红光。

卡尔也说:“让匪徒们知道什么叫恐惧!”

两人也不管卡迪在后面说什么,手里提着长刀就快跑着冲出城堡。

但因为池晏其实没有打造多少武器,弄得最多的还是农具,所以奴隶和平民分到的都是锄头和斧子。

而且数量不多,锄头斧子加起来也只有不到十把。

都被仆人们分给了身形最结实的人。

尤其是牛头人,牛头人们一辈子都在开荒,虽然用过斧子,但是却只是用来砍树,让他们去**,他们都不敢,胆子小的瑟瑟发抖,胆子大的也可怜巴巴地看着仆人。

仆人:“……”

这群牛头人白长这么大的个头了。

还是地精站了出来,从一个缩着脑袋的牛头人手里拿过了斧子。

有地精主动,其他人也动了起来。

矮人们互相看看,也有几个去拿过了斧子和锄头。

他们沉默着,都知道大事要发生了,但没有一个想要趁乱逃跑。

女人们则都被仆人们勒令待在屋子里,待会儿不管听见什么声音都不准出来。

待在城堡里的池晏忽然胸膛揪痛,他抬起头说:“来了。”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