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富贵锦绣 蓝云汐 > 第一五三章诊脉

第一五三章诊脉

小说:

富贵锦绣

作者:

蓝云汐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22

  王郎中说得没错,小雅吃过几幅药之后,便不再咳嗽了。

  这期间,秦衍过来了两次,一次送了枇杷膏,一次送了些喜嬷嬷做的小点心。

  因为平素林清樾都是在季老先生那边,所以,秦衍过来的时候,是和方汝一起来的。

  方汝简单木婉时,还是一幅傲娇的,不愿意搭理人的样子。

  像这种娇小姐,木婉可没有耐心去哄。

  礼貌地打过招呼,简单地寒暄几句,算是尽了主人的本分。

  方汝应该还没有从一连串儿的遭遇中缓过劲儿来,对什么都是淡淡的。

  因此,屋子里明明坐了四个人,只有秦衍和小雅两人聊得开心。

  两个都是懂事的孩子,说话做事都是有分寸的。

  让木婉不解的是,王郎中居然来过一次。

  说是木婉做的馒头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便想着亲自过来尝一尝。

  这可是把木婉惊到了!

  她知道自己做的东西很受欢迎,可没有想到会这样受欢迎。

  居然会有人慕名而来!

  木婉心里一激动,挽起袖子,又亲手给王郎中炒了两个菜。

  不过,也是王郎中过来的时间也特别赶巧。

  早餐时间刚结束,午餐还没有开始。

  若是赶在忙的时候,就是让木婉去炒菜,木婉也没有那闲工夫。

  王郎中也不跟木婉客气,踏踏实实地坐在那里等着木婉上菜。

  实在是无聊了,便替小雅诊了一回脉,“嗯,确实已经大好了。”

  太好了,再也不用喝那苦巴巴的药汤子了。

  小雅高兴地跑进厨房里,将这一好消息告知木婉。

  木婉盛菜的手一顿,怎么感觉王郎中是亲自上门儿来诊脉的?

  不过,不管他为何而来,自己的手艺可不能露怯了。

  木婉手脚麻利,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菜便上桌了。

  两道现炒出来的家常菜,一碟用黄瓜腌制的咸菜,一碗飘着葱花儿和香菜叶儿的骨头汤。

  另外是一盘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王郎中瞅了一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些菜平时都吃过的。

  他拿起旁边的湿帕子将手擦净,慢条斯理地撕了一块儿馒头放到嘴里嚼着。

  嗯,是不错!

  馒头松香绵软,却十分有嚼头儿,而且,越嚼越甜。

  他的目光最先扫向了那盘儿咸菜。

  翠绿色的黄瓜上,被红通通的辣椒油包裹这,中间点缀着白白的蒜末。

  红红绿绿的,卖相倒是不错。

  馒头就咸菜,绝对是他的最爱。

  他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儿翠绿色的黄瓜放到嘴里,轻轻的嚼着。

  嗯,很好吃!

  不是那种让人浑身冒火的辣。

  而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香辣,辣中带着微微的甜酸。

  很爽口,很开胃,很下饭。

  一个馒头下肚后,咸菜也下去了一大半。

  随手夹了一筷子旁边盘子里的炒菜,嘿,也不错!

  不知不觉,盘子里的菜被王郎中一扫而空。

  甚至用馒头将盘子里的菜汤都擦干净了。

  木婉实在是忍不住了,“王郎中,你这是几顿没有吃饭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当郎中的,不都很注意养生吗?

  王郎中吸溜碗里的骨头汤溜缝儿,不满地斜了木婉一眼,“怎么,担心我不付你银子?”

  “哪能啊?!”木婉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吃撑着了吗?

  王郎中放下空碗,用帕子擦擦嘴,笑着说道“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呀?”

  “见过啊!秦老夫人住在这里时,你不是过来替她看病吗?

  灵芝的事情,您还答应替我保密。这份情,我一直都记得的。”

  王郎中摇头,“我不是说那个,是说以前。以前我们见过吗?”

  “以前?”木婉拧着眉头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王郎中像是没有看到木婉眼中的戒备一般,笑着说道“如若不然,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饭量呢?”

  这些东西,简直就是量着我的肚子做的。

  “呵呵!”木婉被逗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这样说呢!”

  王郎中挑着眉头,饶有兴趣地问道“那别人都怎么说?”

  木婉淡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觉得还能入口而已。”

  “林姑娘谦虚了。”王郎中笑着说道,“结账吧。”

  木婉“这顿我请了。你千万别拒绝。你治好了小雅的病,刚才又替她诊脉。就当是我们姐妹的谢礼了。”

  王郎中沉吟了一下,说道“治好你妹妹的病,是我为医的本分。

  而刚才诊脉的诊金,是抵不上这顿饭的。我平时最不喜欢的,便是欠人家人情了。

  这样吧,若是不收钱的话,那就让我替姑娘诊一回脉,如何?”

  这人该不会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替自己诊脉吧?

  上次被拒绝了,这次还是不死心?

  王郎中“呵呵,小丫头,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弄得我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

  行了,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

  “愿意,愿意的。”不等木婉开口说话,小雅非常积极地喊道,“姐姐,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胃有些不舒服吗?”

  “已经好了。”木婉要起身收拾碗筷。

  小雅一把拉住了她,“可自从上次你受伤醒过来后,还没有诊过脉呢!

  趁着王郎中在这里,好好诊一次。”

  “哎呦,我的身体好着呢!”木婉再次拒绝道,“他们马上就要来了,我········”

  “姐姐,只是诊一次脉,又不一定开药的,你紧张什么呀?”

  “谁,谁紧张了?”木婉结结巴巴地说道。

  她一直记得,那个疯癫道人说她命不久矣的事情。虽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可万一呢?

  万一被诊出什么来,她这要怎么活呀?

  小雅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姐姐,你居然害怕诊脉?可我生病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

  “我·········”木婉抿了抿嘴唇,一时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总不能告诉他们,我怕我有病吧?

  王郎中抬起手,一派抚摸着下巴上的那一抹胡须。

  最后,看热闹不怕事儿的说道“你既然不怕,为何不想让我给你诊脉?”

  。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