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袖中美人 寒菽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小说:

袖中美人

作者:

寒菽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3

萧叡高居皇座之上,睥睨伏首阶下的闵朔。

这个闵朔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呢?不是都给他安排了一门说亲吗?非得盯着怀袖一个人不可吗?

理智上他也明白,因为闵朔不知道怀袖是他的女人,才敢正大光明地问他讨要怀袖,假如闵朔知道,给他吃十颗熊心豹子胆,量他也不敢跟自己抢女人。但他还是不可遏制地躁郁起来。

怀袖拢袖在侧,拨了拨手腕上的翡翠镯子,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她放消息出去是为了探探风,没想到竟真有个傻子咬她连饵都没放的直钩,都让他别咬了,还非要咬。

这不是往萧叡的刀下递脖子吗?傻子。

闵朔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众人默然。

连在下面伺候贵人的雪翡也听见了闵大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她吓了一跳,手一抖,一不小心把酒壶的酒撒出去一点,于是更惊惶,瑟瑟发抖地望着这位大人,马上跪了下来:“奴婢知错。”

这位年轻英俊的官大人却微微一笑,轻声道:“莫怕,没事,我不怪你。擦擦便是了。”

说完,他转头再望向闵朔那边的动静,他坐得远,看不真切,就听个响动。

怀袖闭了闭眼睛,未等萧叡回答,先行上前,也下跪,干脆利落道:“臣不愿嫁给闵大人。”

闵朔如遭穿心一箭,脸色煞白,他侧头去看怀袖,怀袖连眼角都没给他一个。

萧叡这才不疾不徐地道:“既然尚宫无意,强扭的瓜不甜,闵卿还是另觅佳人吧。”

闵朔当众被拒,一腔热血被浇了个透心凉,打击颇深,一时间精神浑噩,难以自拔。

散会之后,萧叡再将闵朔宣至南书房。

闵朔强打起精神,不知陛下所意为何。

萧叡道:“闵卿,朕对你很失望。”

“原本朕很欣慰你赢了这场蹴鞠赛,进退指挥之间颇有乃父之风,以为你有凌霄之志,胸怀家国天下,未曾想,你居然惦念着儿女情长?问朕要一个女人?”

萧叡说这话时并不严肃,还带着几分惋惜,如此打叠着宽言温语道。

却让闵朔顿时之间无比羞愧,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酿成大错,下跪认错:“臣辜负陛下厚望!”

还未跪下,萧叡扶了一下:“免了。”

“照理来说,一个女人,赐婚便赐婚了。”

“不过尚宫到底是个人,不是牲畜,朕也不能替她做决定,如非两家人已互通秦晋,朕是不能直接赐婚的。”

“再者,朕听闻,怀袖已有心上人。”

“子毅,你是忠良之后,国之栋梁。朕希望你能像老将军那样为国效力,本不该苛责与你,只是,你确让朕有些失望。如此吧,你可愿去雁门?朕曾在那磨砺了三年,朕的马场和骑兵就是在那练的,我本想交给你,待看你的表现。”

陛下就是在边城练骑兵起家,竟然有意交给他?闵朔顿时激动,又惭愧于自己眼界太浅,错过了一次好机会。幸得陛下还愿栽培他,再给他一次机会。

闵朔立即道:“谢、谢谢陛下!臣愿意!”

哪个武将没有金戈铁马的梦?他生于京城,长于京城,纵有一身武艺,亦无处发挥。御林军听上去是风光清贵,如今也不过是半个花架子,他更想做一个真正的将领,像他的父亲那样。

~~~

这一边。

怀袖正领了雪翡与人道歉。

此人正是新科探花尹景同,他本就无意刁难:“尚宫多礼了,本就小事而已。”

他一介寒门出身,这阖宫上下,没一个他得罪得起的,更何况统领六局一司的尚宫,只没想到怀袖竟然会亲自过来。

且怀袖午后才被当众求亲,眼下竟能浑若无事一般。尹景同在心下啧啧称奇。

先前只是远远地看到一眼,并看不清怀袖的样貌,现今人就在眼前,他方才一打照面,心底便是惊艳,直想赞句美人,再仔细打量,又觉得仿佛在何处见过,可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尹景同的目光在怀袖眼角的两颗痣上停留片刻。这样的美人,若是见过,他必定应当有印象的。

怀袖抿嘴笑,道:“尹大人可是江南白宛县人?”

尹景同眼睛一亮:“正是。”

怀袖用家乡话道:“我也是白宛县人。”

他乡遇故音,就算是怀袖,也忍不住与尹探花多说了几句话,问了问家乡的山山水水。稍聊了聊,见远处有太监在看,怀袖告辞离开。

她一时思乡之情上头,现下想想,即便她能出宫,怕是也回不了家乡了。

尹景同坐上出宫的马车,他官位低,排到很后面,等到很晚才轮到他。

上车之后,他终于记起来了,为何怀袖看上去那么眼熟,他幼时有年元宵庙会,曾见过一少女扮作观音,姿容妙美,庄严秀丽,真如仙子一般。那个少女与怀袖长得颇为相似,只是算算年纪,有些对不大上。

~~~

没几日。

闵朔的调令下来,萧叡给他提了一级,丢去北边。

外派哪有做京官好。人人都道闵朔一手好牌打烂,原本该得嘉奖,硬生生被他自己蠢成了明升暗降,又有人说闵说是被派往陛下当年起家之地,倒不一定是失了圣心。

宫中宫女之间更有不少人在私下议论怀袖:

“闵大人多好,还当众求亲,怀袖姑姑为何不答应?”

“我也觉得闵大人好,身量又高,长得也英俊。”

“现在闵大人要被派走了,不知会换谁来,是否有闵大人养眼呢?”

“闵大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求赐婚吧?两人是有私情?”

“我曾见过怀袖姑姑和闵大人站在一起说话呢。”

“我也见过,我也见过。”

这男女之事,若是没点暧昧,就跳到谈婚论嫁,谁能相信?再者,宫女与近卫军之间不清不楚也不是头一遭。

一时间,怀袖和闵朔之间的事便真有点说不清了。

怀袖同雪翡、雪翠说:“这能放在明面上议论的叫什么私情?”

雪翡着急道:“可他们污蔑姑姑!”

雪翠则问:“陛下不生气吗?”

她们俩清楚,真与姑姑有私情的不是闵大人,是当今陛下。

他气什么?他都把闵朔给赶到岭北去了,早就出过气了。怀袖道:“这事我自己能处置,还用不着陛下管。”

又道:“以后等你们长大了,记得离这种男子远一些。”

“世人待男人与女人截然不同,譬如此事,人人都觉得我们私相授受,对男人来说,只是一桩风流韵事,而对女人来说,却很严重,她的名声坏了,说不定一辈子都完了。”

颇有些人觉得怀袖不识好歹,白白推开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她二十五了还云英未嫁,有男人要她就不错了,竟还当众拒绝了。

又过几日。

怀袖听说闵家已经为闵小将军定好了一门亲事,门当户对的武将家女儿。

有人为怀袖惋惜,也有人对她嘲讽。

闵朔离职前的最后一日,又来找怀袖,依旧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怀袖深鞠一躬,恳切道:“前些日子当庭无礼,惊扰了尚宫,着实对不住了。”

闵朔大声道:“我与尚宫并无私情,先前是我仰慕尚宫多时,方才一时冲动,求陛下赐婚。因我无知鲁莽,我连累了尚宫的名声清白,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心怀歉意,想与尚宫道歉。”

这是说给旁人听的。

怀袖客气道:“大人过虑了。”

怀袖慢吞吞回了一礼:“听闻闵大人已定好了亲事,怀袖在此祝贺闵大人。”

闵朔却觉得心酸,他堂堂一个大男子,最后还是在终身大事上妥协了。

闵朔原本只想公事公办,可见着怀袖,照见她温柔昳丽的美貌,又有点昏了头,忍了又忍,到底忍不住问:“怀袖姑姑,我听说你已有心仪之人?”

这闵小将军还真是总有惊人之言,怀袖怔了一下,方才回过神,好笑地问:“此话你从何听来的?”

闵朔不可能把陛下给卖了,含糊地说:“别人告诉我的。姑姑放心,此时应当没几个人知道,切不会传出去。”

怀袖低头想了想,想到这个人是谁了。

除了萧叡还能是谁?

闵朔问他:“你真的已经有心上人了吗?”

怀袖没有点头,静静地回答:“有。”

闵朔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像是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怀袖道:“他已经**。”

怀袖没拦着人把这事传出去,明明她又与闵朔见了一面,名声却一下子好了许多。

传到后面,版本被几番添油加醋,成了怀袖曾有过一个定亲的未婚夫,但是未婚夫过世,很可能就是在七王之乱时丧生的,而怀袖姑姑为了未婚夫守节,方才蹉跎到这个年纪也不出宫嫁人。

这太说得通了。

世人称赞忠贞,怀袖一下子像是成了活贞节牌坊一般。

小宫女们都相信后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们平日所见的怀袖姑姑恪守礼节,兰质薰心,玉洁松贞,定不会是那等会勾-引男子的人。

怀袖下值回院子,靠在美人榻上看书。

萧叡进屋,她只懒懒地抬了下眼睫,瞧了他一眼,便继续看手中的书卷去了。

萧叡把她的书抽走:“这什么书,比朕还好看吗?”

怀袖坐起身来:“陛下怎的来了?”

萧叡笑了一声,就在美人榻上把她按住,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如在品评她的姿色,轻佻道:“来看我的小寡妇啊。”

“朕七岁就认识你了,朕不怎么知道你有过心上人,还已经过世,叫你未过门便当了小寡妇啊?……你这年纪,也称不上是小寡妇了。”

伸手便摸上她的裙带:“待朕仔细看看,你这忠贞的小寡妇可有认真地为夫家守节。”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