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袖中美人 寒菽 > 第 17 章

第 17 章

小说:

袖中美人

作者:

寒菽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3

避暑山庄。

绮望阁。

“陛下,您又走神了。”崔贵妃轻轻推他一下,娇嗔道,她顺着萧叡的目光望过去,只看到一棵松柏树,其上攀附着茑草,绽放着浅黄色的小花。

萧叡回过神,温和一笑,站起身:“方才在想政事。”

崔贵妃道:“陛下,您陪我在园子里逛逛吧,我还哪都没去呢。”

萧叡心浮气躁,耐着性子应付她:“让管事陪你逛,朕心里挂念着事要办,你带上侍卫和宫女,四处逛逛,只是别去湖上玩,仔细出什么意外。”

崔贵妃乖巧道:“陛下不陪我,有什么好玩?陛下且去处理政务,臣妾等陛下回来。”

待送走萧叡之后,崔贵妃才沉下脸,幸得之后奴婢禀告皇上的确回了书房,而不是去别的嫔妃那里,才让她心情稍微舒服一些。

他们自抵达避暑山庄之后也有三四天了,陛下在她这里时,总有几分心不在焉,夜里也不歇在她的屋里,还要回去睡。

感觉陛下的心情很烦躁,究竟是为何?近来海晏河清,处处升平,应当无事困扰陛下才是,陛下还缺什么呢?

不知怎的,她就想到怀袖。

先前陛下出行,旁的妃子都不带,也要带上怀袖,这次反而没带,留了怀袖看家。如果这次陛下还带怀袖,那她便能笃定两人之间必有猫腻,偏偏没有带,是以如今又觉得两人或许真的只是君臣关系。

也说不定,陛下这样烦躁,只是因为来了避暑山庄以后有些睡不惯吧。

但愿如此。

萧叡已经好几日没睡好了。

他一想到怀袖就难受,那个女人可真是得寸进尺,仗着被他宠爱,一而再再而三地违逆于他。

他想着,必须冷冷怀袖,让怀袖知道她也没那么受宠,特意这次不带怀袖。

白日里还好些,有事可做,家国大事最重要,可以心无旁骛。

夜里歇下以后,他还是会想起怀袖,明明他带了好几个妃子过来,个个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待他也温柔小意,视他为天一般,任他采撷。

哪个都比怀袖乖。

怀袖就从不会用崇拜的目光仰望着他,总像是在悄无声息地燃烧。

可是让他安心,纵使怀袖有诸般叛逆,但他们能够互相信任。

跟别的女人躺在一起,他根本不能安心入睡。只有抱着怀袖的时候睡得香甜。

今日只是看到庭中的花草,叫他想起一句诗:

茑与女萝,施于松上。未见君子,忧心怲怲;既见君子,庶几有臧。

茑草和女萝,攀援在松柏之上才能生长,没见到你,我忧心忡忡,见到你之后,便烦恼全消了。

怀袖就是他的茑草女萝,离了他活不了的。

他头一回那么严厉地训斥了怀袖,晾了她这么多时日,怀袖应该已经知错了吧?后宫别的女人,被他冷了以后马上就学乖了,怀袖又不是个蠢笨的女人,肯定会改。

还是把怀袖叫来吧。

明日早上他就写信,萧叡如此想,一个人躺上床。

避暑山庄浓荫清凉,即使是在三伏天,却一点都不热燥,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外头值夜的内侍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忽地听到屋内有起身的动静,赶紧打起精神伺候,丑时还未到寅时,陛下坐在床头,阴沉的吓人,道:“掌灯,笔墨。”

不行。还是睡不着。

现在就把信发出去。

萧叡心想,怀袖也够木的,不知道要主动来与他认个错,认了错,他便原谅她了嘛。

这一恍惚,回过神,就看到纸上鬼使神差地写着乱糟糟几个字:朕思你……

萧叡把这张宣纸抓起一揉,扔了。

他又写了一版训斥怀袖的,洋洋洒洒数百字,写完自己读一遍,觉得太凶了,算了算了,再写一个吧。

推翻数遍,写了一个时辰,他就是真的作文章也用不了那么久,改来改去,最后只留下一句:宫中可还安稳?若无甚要事,朕准你来避暑山庄。

从天黑写到天边擦亮。

萧叡封好密信,命人八百里加急送回京城,一刻也不准拖,以最快的时间把信送到怀袖的手上。

萧叡按了按额角,心里盘算,快得话,三四日之后,怀袖就会到了吧?再忍忍就是了。

没等那么久,才两日,怀袖的回信到了。

此时萧叡正在与一众嫔妃看歌舞表演,内侍过来耳语两句,他立即起身离开,回书房,关上门,拆开信。

怀袖足给他写了两张纸,萧叡不由地一喜,再往下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怀袖每个字都透露着毕恭毕敬,先是详细周全地禀告宫中一切安稳,并无差池,但她还有许多事要做,非常忙,无法抽身,还望陛下谅解。然后搬出了太皇太后,表示,年底便是太皇太后的寿辰,去年她就开始准备,日子愈发临近,怠慢不得,她一定会扶助陛下孝思不匮。

总而言之一句话:忙,不去。

萧叡捏着这两张纸,恶狠狠地盯住娟秀整齐的蝇头小楷,直想撕了,手指攥紧,把纸都捏皱了。

他运气平息,过了好一会儿才稳下来。

这信寄回来的这样快,她当时一收到就写好回信了吧?连犹豫都未犹豫,就不想来吗?皇帝的话她都敢不听,真是反了。

但他还是把这两张纸铺平,收藏起来,才回去继续看歌舞。

本就没甚心情,这下更扫兴。

避暑山庄的总管特意从扬州买回几个瘦马,姿容绝色,练了一整年,就等这一日叫陛下看两眼,赏一句,陛下若是要收用就更好了。

开宴时还好,不知发生了什么,陛下出去了一趟,再回来脸色就极其难看,杀意腾腾。

他多瞥了一眼,有个舞姬被吓得脚软,一个趔趄,舞阵瞬时乱了,纷纷瑟瑟发抖地下跪。

乐声也停了。

无趣。萧叡俯视着这些跪着的女人,觉得与怀袖像,又与怀袖完全不像,怀袖不会这样发抖,她胆子大的很。

阖宫上下所有女人的胆子加起来,都没有怀袖一个人狠。

一时寂静。

龙威之下,连贵妃、德妃亦不敢出声。

萧叡把怒意忍回去,重新装出温柔仁恕的模样,安抚了几位爱妃,让舞姬退下,倒没责罚。

这一点让崔贵妃甚是满意,山庄总管准备了好些美人,有两个连她看了都觉得是倾城之色,陛下一个都没收用,定是嫌弃她们身份卑贱。

夜里放烟花。

萧叡携众妃在怡景阁高处看焰火灿烂。

星芒撒天,珠光落海,美不胜收,引得众女赞叹。

萧叡忽地想起八、九年前时,他和怀袖一起看烟花。那年父皇曾带他一道来避暑山庄,怀袖则是随侍皇后跟来的。

晚上烟花会,大家都去高处的阁楼看烟花。

他把怀袖偷偷叫出来私会。

月上柳梢,人约湖畔。

怀袖不愿意,但还是来了,匆忙地问:“有什么事你快说吧。”

萧叡拉她的手:“没、没什么事,我就想见见你。”

怀袖睁圆双眼,又急又气:“没什么事你把我叫出来,若被人发现怎办?”

他非拉着怀袖的袖子不放:“你且等等。”

只听“啪嚓”一声响。

烟花蹿上靛蓝的夜幕,霎时绽开,光落在粼粼的湖面上,被柔柔地漾开。

萧叡紧握着她的手,问她:“是不是很好看?只有我们俩在这看。”

怀袖不再说要走,望着他,眸中似映着星火,两人都脸颊绯红,牵着手。

他们那时都还年少,明明也亲近过了,却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手心紧张到冒汗,好怕被发现,心跳如擂鼓。

像是发生在昨天,那时怀袖也还是个小丫头,身材纤细,比他矮一个头,穿一身水蓝的宫女服,梳着简单的垂环髻,低下头,羽睫慢慢翕动时,像一下一下地挠他的心尖。

萧叡问:“我可以亲你吗?”

怀袖点点头。

她抬起头,微光漝漝的一双秋水明眸,只被望一眼,他的心底便化作一团柔情,红着脸轻声对他说:“你亲了,就放我回去。”

如今他倒是坐在了无人能及的高处看焰火,却没十五六岁时与怀袖在堤下偷看的美。

萧叡回去,铺开一张新纸,又写了一封信给怀袖:

裁得天孙锦一织,火树星桥银合花。

怀袖,你想看什么烟花?朕给你放,过来一道看。

写完封好,再命人八百里加急送回去。

皇宫。

辰时。

侧门处,一辆不起眼的青蓬马车往外驶去。

怀袖坐在车中,亮过腰牌后被放行,外面先是安静,渐至闹市,吵闹起来。她撩起帘子往外看,街道两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车夫问:“尚宫大人,先去哪?”

怀袖道:“去城门口。”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