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名门凤归 蜜莲子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承担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承担

小说:

名门凤归

作者:

蜜莲子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0-22

单疏临仍旧跪着,道:“此事我会一力承担,与殿下无关。”

他比皇帝更平静,整个人如同扎在地上的木桩,一点不动,半点表情也无。

“你说无关,旁人如何相信?”皇帝冷笑,“罢了,这件事的原委,你同朕细细说来。”

单疏临连眼睛也不曾轮一下:“我嫉狠三皇子在心,乘着众人看戏之时,痛下**,将三皇子斩于座位之上。”

“朕要的是真相。”

单疏临道:“我嫉恨三皇子在心,挑拨太子与三皇子关系,太子乘着众人看戏之事,命人痛下**,将三皇子斩于座位之上。”

“你!”皇帝被他的言论气得铁青。他定定看着单疏临,半晌才叹气道,“你怎么就和他一个脾气!”

这样的说话方式,叫皇帝想起吕徽每回给他呈上的书信。

想到这里,皇帝的脸色好了一些。

“臣不敢僭越。”单疏临回答道。

他与皇帝打过这么多次交道,知道怎样平息皇帝的怒火。

果然,皇帝的怒意已然消解大半:“朕信你能处理好此事。做得漂亮些,不要波及太子府。”

单疏临叩首,应道:“臣遵旨。”

皇帝这才满意。他清楚,单疏临答应的事情,没有例外,全都能处理妥当,且总是能叫他满意。

“你去领罚罢。”皇帝道。

单疏临起身,刚转身要走,听得皇帝唤住他:“太子近来如何?”

“殿下最近很好。”单疏临道,“似乎出府一事,叫她心情极佳。”

“嗯。”皇帝道,“领完罚记得去太医院,叫王太医给你支些血燕和洋参,近来水灾旱灾,太子府上的月俸也少了不少罢?”

单疏临应:“府上尚有存余,暂且还无需填补。”

皇帝闻言,这才满意,放他离开。

走出大殿,单疏临仰头,瞧见外头日光正盛。他笑,独自一人走向罚堂。

看着天边阳光一点点消失殆尽,吕徽的心也提了起来。她站在屋门口,很是不安。

“还没有小消息么?”吕徽问苍苍道。

苍苍面上也同样满是担忧。她摇头:“单公子没有让我们的人跟着,所以也不知他现在究竟如何。”

话说着,外头就有人匆匆跑了进来:“回来了,回来了。”

蒹葭一边跑着,脸上满是轻松和快活。她一路跑到吕徽面前,给她会心的一个笑容:“公子回来了。”

吕徽不等她继续往下说,大踏步走出门,迎了出去。

扶着单疏临回来的是早已候在外头的白露。她的面色很是不好,单疏临的面色则更为灰败。只是情绪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吕徽松了口气,走到单疏临身旁,随着他一起进屋:“可有受罚?”

单疏临原本想答一句不曾,可瞧见吕徽已经先一步嗅上他身体,只得无奈道:“皮外伤,不妨事。”

吕徽眸光稍有黯淡,站正道:“好浓的血腥气。”

皇帝下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重。

单疏临不以为意:“可比前时吕埏身上的血腥气还重?”

自然是没有的,吕埏已经是个**了。

吕徽听他逗自己,想要笑,却又笑不出来。她转头:“你们都下去罢。”

这句话,是对苍苍等人说的。

三人明白,白露将药膏递与吕徽,最后出去合拢了门。

“将衣裳除了罢。”吕徽面无表情,“我替你上药。”

单疏临没有立即动手。他笑:“哪里敢劳烦殿下,让白露进来替我换药即可。”

吕徽瞪他。

“是我不好,白露好歹是个女人,那便叫魏双,你总不会介意?”单疏临笑着,试图转移吕徽的注意。

“脱。”吕徽不吃这一套。

单疏临无奈,叹了一口气,才坐下,将外衣除去,配合吕徽将里衣卷起来。里衣早已被血染红,并且碎在伤口之上,轻轻一捻就掉落在地。

后背的皮肤没有一处好肉。用来鞭笞的并非条板,而是荆棘,以致于伤口坑洼,点点翻起。

吕徽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单疏临笑:“你的眼泪掉在我的伤口上了,伤口撒盐这种事情,你倒做得顺手。”

“滚。”吕徽又哭又笑,“你必是招惹了他,何苦这样做?将事情全推在我身上,你倒能少吃点苦头。”

她说着,用夹子将单疏临背上扎进肉中的刺小心取出来。

“推给你作甚。”单疏临仍旧是笑,“刀是我的刀,动手的人也是我,杀了个皇子,只受些皮肉伤,划算。”

“划算。”吕徽冷哼,拿起一把剪刀,朝他背后去,“待会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划算......”

瞧着剪刀上的光亮,单疏临瞪大了眼,往旁边一躲:“我不想知道,让应之问来,你等会,让应之问......”

“这点小事,就不劳烦他了。”吕徽冷笑,用剪刀尖比对单疏临的伤口,“我来就行。”

伤口破碎的地方,总得象征性的修平不是?

然而在单疏临的坚决拒绝下,吕徽看在他实在可怜的份上,还是让应之问来替单疏临处理好了伤口。

“你看看你,最近哪一次不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应之问一边上药,一边絮絮叨叨。

“我说你,上回还是**,上上回是被簪子扎,现在好了,又被人抽。”

“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奇怪,总是欠揍,还总送上门的请人揍。”

吕徽坐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她何尝不知道应之问表面上是在责怪单疏临,其实一字一句的都是在说自己。

要不是自己的主意,他何尝会吃这样的苦?每每犯下的事情,都要单疏临去担责,也确实过分了些。

“我说,你就应该......”

单疏临打断了他的话:“多话。”

说着,闭目,不搭理应之问了。

“哎!我说说你还不乐意了吼?我说你怎么了?你这个人就是不听,好的也不听,坏的全都听。这下好了,罪名更加一等。”

“全京城都在说你戏子单疏临,杀了皇子吕埏,这下你满意了?”

后头这话,又是看着吕徽说的。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