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鬼吹灯]从怒晴湘西开始的马甲生活 锦花钰汐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小说:

[鬼吹灯]从怒晴湘西开始的马甲生活

作者:

锦花钰汐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1

棺里的物件很快就全捞了出来,然后全被花玛拐装进了包里。

一来就是开门红,我们都很高兴,搬山三人得知雮沉珠的下落也异常的兴奋,最后大家果然在棺底下发现一条死去多时的巨蟒。

那巨蟒和前些时段在河道偷袭我们的一模一样。

大洞也不知填了多少禽兽人体的干尸,无一例外,全被从玉棺中生长出来的红色血脉细线缠绕。

毫无疑问,这些尸体,这条巨蟒,很显然是痋术中的重要一环,这位手段通天的大祭司建造了一种奇特的共生系统,用鲜活的血液做养分维持着棺中尸体的不腐。

当明白过来后,我们都很心惊于古人的狠辣,老洋人更是骂骂咧咧,“还好我们来了,否则会有更多的人遭遇不测,这些东西太邪恶了,师兄咱们直接替天行道吧。”

鹧鸪哨皱着眉,面无表情的看了诡异的红线半响,转过头指着那边轻声的对我们说,“这些东西好像是活的。”

我们互视了一眼,颇有默契地全跳下了大树,躲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距离,陈玉楼握紧了小神锋问鹧鸪哨。

“兄弟,你是不是看错了。”

鹧鸪哨沉默着摇摇头,抬起盒子炮,对准那些红线就是一枪,很快断裂的地方流出黑红色的液体。

剩余的红线就像处在暴怒中的人类一样不停地扭曲蠕动着缓慢朝我们逼紧。

我哇的一下在一旁吐了出来,那些东西太恶心了,让我不禁联想到一种虽小却杀伤力巨大的——蛆。

吐完后我发现身边的陈玉楼,没看到脚边正有一条红线悄无声息的钻了过来。

我身体快于大脑做出反应,短剑脱手直接砍了上去。

随后一股无名之火冒了出来,我大步流星的来到他身侧,揪着那耳朵,气急败坏地怒吼,“你明知道自己武功不怎么样,还不注意一点=口=,蠢货你差点没把我吓出心脏病。”

被那种邪物缠上会活活吸干血液而死,我到现在仍有些心悸。

这家伙真是没个省心的时候,越想越气我又恶狠狠的瞪了陈玉楼一眼。

那边鹧鸪哨带着一身的肃杀之气冲了上来,举着枪朝着玉棺就是一阵扫射,几乎瞬息之间棺中的血液漏了个干干净净,而那些诡异的红线,像是被突然间抽去了灵魂,纷纷掉落变得干枯萎缩。

“好悬啊,”花玛拐擦掉额上的冷汗,“差点交代在这里。”

我嘲笑他,“你在江湖中也算是一号人物,这点动静就吓着你了?拐子,你最近好像虚了哦。”

花玛拐哭丧着脸,“风姑娘你别说风凉话了,我是宁愿被打死,也不想死在这么邪门的东西上。”

那语气里带着颤抖,看来是真吓到了,我压下翘起的嘴角。

说起来,花玛拐也很矛盾或者是个异类,因为做这行是不信鬼神之说的,而他是既迷信又敢下斗emmm

这波操作我给满分......

这时候地面忽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我有些身形不稳,下意识的抓紧了身边的陈玉楼。

然后我惊讶的看到地面裂开的口子冒出一缕缕的黑烟,组成了一个以老树为中心的漩涡,把我们团团包围在了里面。

陈玉楼脸色剧变,拉着我跑出了黑烟笼罩范围,忽然我头顶一黑,整个脸全被按在了他胸膛之上。

“......喂喂喂,你不要这样,我呼吸不过来了。”

我刚喊出楼,就被陈玉楼弹了一个脑瓜崩,“别好心当成驴肝肺。”

被陈玉楼护在怀里,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于是我身子扭阿扭,才挑了一个正常的视觉角度。

结果看到,那两株古榕树被连根拔起歪倒在一边,随后暴露出来的还有玉棺。

方才栩栩如生的古尸,就剩下一堆焦黑干枯的木炭。

所以说,先前发生了啥?

随着老树的倒塌,从泥土中升起来一只巨大的石头赑屃,身上负着一截短碑,这只赑屃之大,简直世所罕见,粗一估量,恐怕不下数千斤。

这雕像举首昂扬,龟尾曲伸,四足着地,作出匍匐的姿势,隆起的龟甲上是云座,短碑就立在这云座之上,一股股的黑气从赑屃身下冒出来,直冲云霄。

等那烟雾散尽后,我们就凑了过去,然后啧啧称奇的声音不断响起来。

大家围着那雕像议论纷纷,花玛拐那个小子更是异想天开,说昆仑力大无穷,这雕像这么罕见,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土财主肯定见猎心喜,可以卖个好价钱。

昆仑是个老实人一直在憨笑,不过花灵看着花玛拐的脸色有些不善。

我同情的在心中画了一个十字,默念着阿门。

其实用不着花灵动手,陈玉楼就狠狠训斥了他一顿。

我捂住嘴无声偷笑=口=,明明之前花玛拐还是一个酷酷的闷骚小帅哥,为什么画风转变的如此之快?

转头就见鹧鸪哨不知何时站在了雕像背后,眉头紧锁一言不发的似是魔怔了一般,于是我走了过去轻声问,“大哥你怎么了?”

鹧鸪哨回过神,歪了一下头,“你看。”

原来镇陵谱背面,是整面的浮雕,一座穷天下之庄严的壮丽宫殿悬浮在天空的霓虹云霞之上。

嗳,那不是献王藏宝的地方么......真是跪下来叫他爹的心都有了。

这献王也是脑子不清楚,把自己的地宫画出来不是成心引诱我们去倒斗?

这太热情了,我觉得不把宝贝全挖走,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心。

鹧鸪哨拿出一本破旧的笔记本,认认真真的把雕像上的内容写下来,我在边上耐心的等候。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更不用说鹧鸪哨了,简直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

我看的愣了一下,然后心虚地瞄了眼不远处的陈玉楼,好险,差点做了出墙红杏。

还好没让某个人看到,要是他发现我对别的男人发花痴QAQ......

鹧鸪哨放好笔记,看了眼天色,便拍了一下我肩膀,温和地说,“再耽搁下去,今天就到不了溪谷的入口了,走吧。”

于是我们继续沿着遮龙山向前进发,这一段行程比较轻松,吸取了昨天的教训,尽量选靠近山脉的坡地行走。

这样走了大概五六个小时,前面出现一大片的花海,各种各样,姹紫嫣红,娇艳欲滴的盛开着而在树丛深处,再里面就是一大片一大片说不上名字的红花红叶,如一团团巨大的火云,更有成千上万的蝴蝶在花团上面翩翩起舞好不自在。

看到这么美丽的风景,我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只恨少生了两只眼睛,根本看不过来。

那两个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花灵快乐的扑到花丛里打滚,“真想不到这般人迹罕至之地竟然隐藏了一个桃源梦境。”

红姑娘捂住嘴,眼神迸发出奇异的光彩。

“不出来走走,真的是永远不知道世上有这么美妙的地方。”

这时我无比痛恨为什么没把照相机带来,把这些美景保存下来才算是不虚此行。

那些男人显然要比我们女人镇定,他们在花丛中穿梭,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很快来到花海边缘。

红姑娘激动过后,冷静了下来,“哎,我们快去找他们。”

我懒得动,就对她说,“在这里扎营吧,你们体力好,我是累惨了。”

这地方风光醉人,附近虫蚁不多,又有花树清香袭人,简直就是个野营露宿的上佳之地=口=

“你说的是什么话”,红姑娘哭笑不得,“人又不是铁打的,大家都累。”

花灵抱着一捧刚做好的花环俏生生的立在那里,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们。

“好看吗?”

好一个花精灵啊,我学着那些纨绔公子的样子痞痞一笑,撩人的话更是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人还是花,我觉得吧,鲜花再美也不如我们的小灵儿可爱。”

花灵绷不住脸面了,两颊布满红晕,“你这人,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真想不通师兄是怎么受得住你的。”

所以鹧鸪哨能当你们的大师兄啊。

我无辜的摊摊手,还有花灵的脸皮是不是太薄了?

不过谷中地形狭窄,潮湿闷热,放眼望去全是浓郁的绿色,看的时间久了,眼睛会产生疲劳感。

这一晚上我睡得不是很安稳,因为总是在做诡异的梦= =+

梦里一大群黑色的虫子满目狰狞的不怀好意的围着我,无论我用什么办法就是赶不走,最后只能在清醒的状态中被它们活活啃下肚......

那种深入骨髓的切肤之痛让我猛然惊醒,然后恐惧的看着四周。

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真实到我能深深体会到被虫子吞噬的绝望。

身旁的红姑娘被我吵醒,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我,“你怎么了?”

我惊魂未定的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感受着跳动的心脏,看到她关怀的神色,才嘶哑着声说,“做了个噩梦,对不起吵到你们了。”

红姑娘也坐了起来,摸了一下我的额头,“都说梦是反的,安心睡一觉,明天又是个大晴天。”

她说完就又睡下了,我苦笑,或许是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我担心着陈玉楼的安全,结果自己却做了那个不祥的梦,难道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它是在警告我不要妄想逆天改命?

我在心中冲着老天爷竖起一个中指。

封家传人从来就不信所谓的命,那些认命的人不过是自身实力不济。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人定胜天,还是天命不可违-_-#

满满中二气息缠身的我带着光脚不怕穿鞋只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思想进入了梦乡。

天亮后我们继续踏上征程,虫谷中的植物远比丛林中更为密集,穿过溪谷前的两块巨大陨石,然后沿着蛇溪向山谷的深处前进。

因为植被密集,必不可免的就有一些不长眼的蚊虫不顾死活地往人身上扑,扰得他们是烦不胜烦。

相比之下,我就幸运多了,我是行走的杀虫剂,那些虫子宁可绕路而行也不会往我身上凑,老洋人咋咋呼呼地说,“不公平,为什么虫子不咬你?”

我得意的以手当扇子扇了两下热风,虽说这样做没什么用= =+

“羡慕嫉妒恨吧,虫子都知道漂亮的女人不能惹。”

“我师妹,还有红姑在这里,你是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的,”老洋人嘴角微抽,语气里全是嘲讽,“你脸真大,自卖自夸可还行?”

我大怒,施展出女人对付男人的必杀技能二指禅功,然后在老洋人愤怒扭曲的表情中收了回去,“我给你一个改口的机会。”

老洋人揉着受创的部位,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似乎想离我远点。

“疯女人,你有病吧。”

我一个眼刀甩了过去,皮笑肉不笑地问,“你说什么?”

老洋人秒怂,赔着笑脸说,“我说您美貌如仙,是天底下最美最好看的姑娘。”

呵,这就是口是心非的男人啊=口=

陈玉楼黑着脸拉过我的手,我不明所以望着他,就见他掏出一方手帕,仔细的擦拭着我刚刚碰过老洋人的那两根手指。

然后轻轻的揉了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不要碰奇奇怪怪的人,万一被脏东西感染上咋办?”

啊嘞?我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他他他......陈玉楼他吃错药了吧,是不是太夸张点?人设崩了喂!

老洋人气得疯魔了,花玛拐更是笑的丧心病狂,其他人的表情是这样的,“冏rz......”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